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盾冬】螺旋契机5

性质:原创《美国队长》同人,遵循MCU

声明:贯穿 First Avenger, Agent Carter, Winter Soldier和Civil War情节,有Avengers和Spiderman-Homecoming的其他人物客串,时光交错

配对:Stucky

本章级别:PG

 

5. Two targets, level six

 

为什么Fury会去找Steve Rogers?

这问题其实不像表面那么简单。Alexander Pierce如是说。

表面上,Rogers在洞察计划名单里,这毫无疑问。但Rogers既不是名单上的随便哪一个例子, 也不是Zola的方程式计算出来的阻碍力量最大来源。

那么,为什么是Rogers?

在追寻秩序的道路上,相信人类应当被制约是一个必要的过程。大多数人会愿意用一部分自由去换取安全,因为人性是被环境规划的,就像未来也可以规划。Amim Zola计算的未来和Johann Fennhoff计算的人性,加起来组建了一个完美的平衡秩序体系。

这是新时代淘汰旧理念的自然法则。

然而美国队长,就像是一个横空出世的意外,在方程式里面打出了一个缺口。

旧时代的精神还残存在人心最深处,沉睡着,有一天会醒来。

“我已经等得够久了。”Alexander Pierce对S.T.R.I.K.E下令,“告诉我,他死了。”

在新泽西的S.S.R.旧址,Rumlow脚下是一片废墟。可是在碎片之中除了两个脚印,他什么也没能发现。简直难以相信,就连导弹都要不了美国队长的命。

“他们还活着。”他向Pierce报告,“你得把‘武器’派出来了。”


***

作为Hydra当代的首领,Alexander Pierce深知使用“武器”有两个重要的原则。

“武器"不能离开冰冻状态太长时间,每次使用后,必须完全清除记忆。而清除记忆也是一个耗时的过程,他被置于剧烈的疼痛下时间越长,记忆就消除的越彻底,但这么做的不良反应是他在六小时内的行动能力减弱。“武器”已经在十小时之前用于扫除洞察计划的第一障碍Nick Fury,假如还要继续使用他扫除其他障碍、又不能减弱他的能力,很有可能会让他出现1991年那样的失控状态,这是危险的。

然而,离开洞察计划实施只有一步之遥,Alexander Pierce不得不变动那两大原则。不冒险就没有结果,要怪就怪他当初不该姑息Nick Fury对“启动复仇者”的执着态度。

现在他已经没有了Zola, 为了洞察计划,哪怕彻底把“武器”使用到报废也是值得的。

他看到被他下令派出的“武器”来到了他家厨房里,坐在一个没有光线的角落,将一把P226手枪摆放在面前的餐桌上。

虽然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在类似的情况下看见他,此情此景还是让他不寒而栗。

完全的无声无息,拥有机器一般的精确度,很难再找这样好用的“武器”。是的,他会想念他的。冬兵是Zola对Hydra最伟大的贡献,仅次于方程式。

“我们的进度表加快了,”他对“武器”说,“时间有限。一共两个目标,六级。10小时内我要确认死亡。”


******

Sam Wilson小时候住在祖父家里,听老人给他放过一段老掉牙的胶片录音。

1946年的热门系列广播剧《美国队长历险记》,他至今记得里面的大致情节:有个叫Betty Caver的美国护士,不知怎么老是被希特勒绑架,然后一次次被美国队长英勇的救回来。每一集结束台词千篇一律,就是Betty那娇滴滴的声音:

“哦,美国队长,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Sam每听到结尾就捧腹大笑,可是祖父会呵斥:“你们这代人,没有了美国队长,将来真不知道怎么办!”

Sam本来从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了美国队长地球也照样转,世界并未因此缺少超级英雄。

然后,他的朋友Riley在一次他们共同执行的任务中牺牲了。那不是他的错,但创伤后的人生跟之前总是不一样了,他曾看着一个人装上猎鹰的翅膀飞到高处,却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打落地面,翅膀是修好了,可人再也飞不起来。没有人知道Riley为何而死,也再没有人像怀念美国队长那样,怀念他们这一代英雄。

“Fury叫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他听见黑寡妇对Rogers说。

“对,他说过。”

“但你相信这个跑步时遇见的人。”

“这不是在神盾局,这是士兵之间的信任,跟我相信你没两样。”Steve说,“要真的谁都不信了,那么洞察计划已经成功了。”

Natasha沉默了片刻,“我们不是在打仗。”

“我们就是在打仗。”Rogers回答,“我清楚什么时候自己在参与战争。上一回我醒来,人们告诉我仗打赢了,可他们从不提起输掉了什么。现在,我明白了,战争没有胜利的一方。Fury带我去看航空母舰的时候,我就对他说过,自由是昂贵的,但我会为此付任何代价。”

“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跟神盾局作对。”Natasha若有所思的说,“但Fury为这而死,我别无选择。”

“我知道那种感觉。”Steve说,“你想让他的死变的更有意义,希望这能减轻你的内疚感。”

Natasha沉默了片刻。“能吗?”她问。

站在门外的Sam侧过脸,同样也等待美国队长的答案。

“不能。”Steve回答,“但至少你把他的战斗继续下去了。”

Sam自嘲的笑了笑,走到柜子边上,拿出里面那份EXO-7“猎鹰"文件。


*****


冬兵不习惯集体行动。两个六级,难度还不如上次的七级,却不是像上次那样单独行动,这让他意识到时间的紧迫。

他们追踪的是一个内部人员,虽然在Rumlow的监视仪器上,那只是一个红点而已。

“对Sitwell怎么处理?”Rumlow问对讲机另外一头,得到的答复显然并不让他吃惊。

“好,你看好了,你的目标现在就在前面那辆车上。”Rumlow把两张照片放在冬兵眼睛下面。

“这是目标一,女,红发,俄国人,跟你一个地方来的,也许相对好处理一点,但她很狡诈,要小心,懂吗?”

Rumlow看见冬兵面罩上方的眼睛向下瞥了一眼照片,只是一下子,然后重新淡漠的朝着自己看。

“目标二,男,金发,这个比较麻烦,要先解决掉。”Rumlow说。

冬兵的目光再次向下移,这一回停留在照片上没动,甚至还皱了皱眉。

“怎么,认出他了?”Rumlow问,“你上一次任务见过他,对吧?那么不用我跟你细说他为什么比较麻烦了。”

冬兵不说话,继续盯着那张照片。

“这一个是优先清除对象,听明白了吗?”Rumlow又强调了一遍。

冬兵抬起眼。

“你听得懂英语吗?”Rumlow忍不住问。

“我不从你那里接命令。”冬兵回答,纯正的美国口音让Rumlow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随便你。”Rumlow说,“我已经提醒过你了,我的人要撤了。”

他没来得及停车,就听见碎玻璃落地的声音,冬兵用左臂打碎了他的车窗,然后整个人从窗子窜到外面,直接跃到公路上。

妈的活见鬼。Rumlow心里咒了一句,转着驾驶盘换道,让后面俄国人的车超过去。

****

第一击,冬兵一把抓住了那个被追踪的红点Sitwell,他是个七级,但并不是目标,放在这里太碍事了,于是他将Sitwell扔下高速公路。

这个举动让目标一迅速行动。她动作灵活的钻到车子前排。冬兵拔枪的动作居然比她慢了半秒,第一枪没能打中。目标一随即抱着目标二的头往下一压,第二枪的子弹进了车座椅。

然后是一个急刹车,冬兵被甩下了车顶,他手里的COP 357掉进了目标的车内。

目标一的确跟他是一个地方来的,他认同这一点,因为她的反应足够快。

机械臂及时让冬兵停止在公路上滑行,他站起来确认车里的两个目标。虽然隔着滤光镜片,两个目标的脸他看得很清楚。没错,跟照片完全吻合。

第二击,他把目标车内的方向盘拔了下来。

目标一捡起COP 357开始朝他射击,他跳到俄国人车上,COP 357有四个弹道,现在还剩下二十发子弹。不过俄国人车里的重型火力Milkor MGL榴弹发射器应该会比COP 357好用很多,他想,目标的车子马上就要撞出高速公路了,这比想象的要容易。

然而在车子失控后的三秒,突然门被撞开了,车内三人身下垫着车门掉了出来。

目标二使用的是一面盾牌,冬兵见过那面盾牌。

Milkor MGL该出场了。冬兵接过榴弹发射器,对准正从地上爬起来的两个目标迎面射击。他看见目标二把目标一猛的推开,自己举起盾牌来挡,接着就被榴弹的作用力弹出了高速公路。

目标二现在不在视野内,但目标一还在枪林弹雨中快跑,她本不该这么白费力气。

俄国人不得不把Milkor MGL扛在肩膀上,但冬兵用一只左手就够了。他瞄准目标一再次射击,可是她飞身跳下了立交桥。

好吧,她比Milkor MGL快,不过也就快一点点而已。冬兵顺手跟俄国人换了一把VZ-61,这东西对付她正合适。

蝎式冲锋枪瞄准了目标一奔跑的路线,可是三秒钟后她还没出现,冬兵忽然觉察到眼前有火光一闪。居然是COP 357的最后一发子弹擦过了他的防护眼罩。

冬兵常常激怒对手,但很少被对手激怒。假如之前他是故意把Rumlow的话当耳旁风,那么现在他算是真的找到了暂时放弃让他非常不舒服的目标二、全力追杀目标一的理由。置于目标二为什么让他不舒服,他不知道。

VZ-61终于命中了目标一,她摔倒在地上,可是就在冬兵把她完全照在瞄准器下时,突然什么东西朝他飞了过来。

目标二的盾牌挡下了VZ-61一阵猛烈扫射。现在冬兵意识到自己为了追目标一而放弃Milkor MGL是不明智的。目标一分散了他的注意力,现在,目标二开始全面反击。

这是个对手。不论力量还是速度都跟冬兵不相上下。他瞬间就踢掉了VZ-61,而P226的子弹转眼也打光了,冬兵不得不抽出格斗刀来徒手面对目标二。

上一回在刺杀七级目标的时候,目标二曾经从对面的建筑物跳过来追踪他并且向他投掷盾牌。冬兵本应将他除掉,因为任务的附加条件之一是“没有目击证人”,可冬兵毫无理由的回避了目标二的正面出击。

似乎是目标二那张脸,以及那面盾牌发出的声音,这两样东西结合在一起让冬兵心神不定。

机械臂对着盾牌中央猛击,震动声被化成一种闷响,这是绝无仅有的冲撞感,来自一面绝无仅有的盾牌。冬兵的头部像是被电击了一下,仿佛在承受脑部清洗。

格斗还在继续,冬兵的身体像是被驱使一样,完成一系列致命的动作。

然而盾牌的每一次震动,每一个闷响,都在给冬兵重复着记忆清洗,同时对他的行动能力造成影响。

有什么不对劲,他离开冰冻状态太久了,他不能再接近那面盾牌。

目标二绝不会放过冬兵任何破绽,他一把揪下了冬兵的面具。

他们肉眼对着肉眼的一刹那,仿佛周围突然安静下来,时间在螺旋一般的旋转。

“Bucky。”目标二呆呆的望着冬兵,这样呼唤。

“谁他妈的是Bucky。”冬兵回答的比自己想象的快。

他是我想要阻止的目标。

他是我的鬼魂。

他是一切的开始。


不远处,Natasha Romanoff用受伤的手臂艰难的举起Milkor MGL,朝着冬兵放了一枪。

虽然不知道美国队长是怎么做到的,但他似乎远比她更接近冬兵真正的弱点。

TBC


评论(5)
热度(162)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