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盾冬】螺旋契机9

性质:原创《美国队长》同人,遵循MCU

声明:贯穿 First Avenger, Agent Carter, Winter Soldier和Civil War情节,有Avengers和Spiderman-Homecoming的其他人物客串,时光交错

配对:Stucky

本章级别:R

 

9.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 Rogers一辈子都在不停接受各种考验。

在漆黑的后街小巷里被狂揍,在征兵机构被拒绝,在一个大铁罐子里被注射超级士兵血清,驾着飞机冲进冰雪覆盖的大海;从一间温暖的小屋,光着脚跑进一个不再是非分明的新世界……

现在,在通往第三艘航空母舰中心位置的一座桥上,重新见到Bucky Barnes。

“队长,6分钟。”Maria Hill在耳机里催促他。

从Hydra找到宇宙魔方开始,Steve Rogers一直都认得准敌人是谁,即使有时候他必须挣扎着去看清楚。但他消耗的是时间,而不是吞没他理智的绝望。他面前的Bucky脸色苍白,目光冷淡,看他如同看待墙上一个平面的射击靶点。那不是他所认识的朋友,而是Hydra的冬兵,一个给世界带来混乱的工具。

Steve Rogers可以不惜代价摧毁被Hydra玷污了的神盾局,却不知道怎么出手攻击Hydra的拳头。神盾局是Peggy一手创建的,而Bucky……Bucky是他自己失手弄丢了的……

七十年过去了,他只有6分钟。他无法呼唤时间倒转。

“很多人会死的,Buck。"他开口说话,声音颤抖而嘶哑。“我不能任凭这种事发生。”

冬兵麻木的看他,仿佛在笑话他的傻,因为他跟一个杀手谈论生命。

“请你……别逼我动手。”他又说,这一次声音颤得更厉害,仿佛喉咙被什么东西灼伤了一样。

冬兵的目光将他从头到脚扫了一遍,仿佛是在确认目标,同时评估他身上的武器。他穿着1943年咆哮突击队首次行动时的制服,博物馆偷来的。左边腰际插着一把柯尔特M1911A1手枪,老掉牙的装备,它差不多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装饰,这让冬兵困惑了片刻。

看准他露出迷惑神情的时候,他朝冬兵扔出了盾牌,冬兵立刻进入战斗模式。他拔出手枪,避开盾牌的中心,擦边一样的开了三枪,上,下,右。两颗子弹擦过盾牌边缘,Steve可以听见振金粉碎子弹的声音。但第三颗擦过他腰际的衣服,划破了他的皮肤。

奇怪,冬兵仿佛记得他持盾的习惯。

他们皮靴下的空荡荡的铁桥在高空中发出轻微铮铮的响动,他仔细看冬兵的脸,眼睛边缘微红,头发微湿,他显然至少对他们上一次交手有点模糊的印象。

这让一阵奇怪的希望涌上Steve的心头。


*****

 “让我来帮你们计算一下Steve Rogers成功的几率,怎么样?”Alexandar Pierce看着正在上传神盾局机密文件的黑寡妇,镇定的说道。Nick Fury和其余两个安理会成员尚且用枪指着他脑袋。

“我对你的意见不感兴趣。”Fury回答。

“可这事很有趣的。Zola教会我怎么用一个人的过去计算他将来的行为。”Pierce说,“这里面有不少普通人想不到的小惊喜。比如,假如冬兵现在是被彻底洗脑的状态,那么他的对手会觉得大势已去,会下定百分之百的决心。但是相反的,假如冬兵有一点点记得他,他就会手软……也许会期待鱼死网破的结果,你看他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同样的人在同样的绝望下会做类似的选择。”

“你是说你故意让冬兵处于半清醒状态?”Natasha停下操作系统的手,转头看Pierce。

“Steve Rogers是个战士,他知道他要做什么。”Fury说。

“Steve Rogers也是个人,你不能像我操纵冬兵那样操纵他,这就是为什么你会输掉,Fury。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能赢过Hydra。”

银幕上传来声响,上载完毕。

“结束。”Natasha说,”网上可要火啦。“

然而Pierce就在等他们分神的那一刻,他按动了手机里的操控装置,两个安理会成员倒地,Natasha拔了枪,但他给她看自己的手机屏幕。

“如果不想在锁骨上烧个洞,最好现在放下枪。你戴上别针的时候炸弹就启动了。”

Pierce从她手里接过操作系统。

“Fury, 刚才我们被打断了。继续谈Steve Rogers的成功几率?” Pierce一边接通航空母舰的通讯,一边问。

“你可真是爱啰嗦,Pierce。”Fury评价,“就不能把没人爱听的牢骚话都放在心里吗?难怪你缺少朋友。”

“彼此彼此,Fury,你我交心的机会可不多啊。”Pierce说,“即使表面上我们好像合作多年了。我希望这不是被’大溪地计划‘植入的假记忆,嗯?应该不是吧?就像你们对美国队长做的那样。不知道刚才泄露的机密里有这条吗?如果有的话,那真是会在网上火起来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Fury冷静的回复,Natasha惊骇的盯着他。

“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Hydra跟你的目的手段都没什么不同。在你死之前,我很希望你认清这一点。”

“Pierce,我早想告诉你了。你实在很会自作多情。我跟你是不同的。因为我们行为目的不同,我不会像你一样总拿一件事的结果去评价它的初衷。不错,我们都会犯错,但区别在于我们如何审视自己的错误。“

“哦,又来了,自欺欺人。”Pierce冷笑,他接通了与航空母舰的通讯。

“报告进度。”他问手下,“还有多久进入攻击状态?”


*****

“4分钟。” Marira Hill在耳机里替Steve Rogers倒计时。

Steve还在跟冬兵继续身体对抗。但他其实只是在努力解除对手的各种武装。P226没了,他用盾牌正面揍他,将冬兵整个人连同机械臂一起踢出栏杆。

他转身想往主控装置中间插控制芯片,可是冬兵已经回到他身后,冷冰冰的匕首对着他后脑就戳下来。他手中芯片被击落,转头用两只手接住了对方的拳头,手腕一紧,跟冬兵硬碰硬的拼起了手臂力量。

血肉之躯,对上钢筋铁臂。

他双眸忍不住与冬兵对视了一眼,他一直在避免视线接触,因为觉得这对战斗状态的自己来说肯定不是个好主意,但他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

结果出人意料。

冬兵的蓝眼睛如同触电般的瞪大了,然后就听见机械手臂一阵滋滋的电流声,像是什么东西出了故障,铁臂近腕处三片铁片翻了起来,手腕仿佛处于暂时切断电源的状态。

Steve抓住机会,一把夺过匕首,扔下高空。

冬兵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又被Steve的肘部猛击,他被弹了出去,而后愤怒的冲回来,将对手拦腰推了一把。美国队长失去重心,掉下桥,但他摔下去的时候重新抓住了芯片。

现在冬兵看明白了,这个芯片是美国队长的任务,他跳下来捡起美国队长的盾牌,朝他扔过去,又拔出另外一把匕首,这一次他刺到了Steve的肩膀,趁他不得不拔匕首的档口,冬兵抢走芯片,放在机械手的手心里。

现在只要他一用力,美国队长的任务就失败了。

"不!住手!“Steve Rogers悲愤的扑了过来。

也许,作为混乱世界的制造者之一,你已经习以为常七十年了,但是休想在我面前,因为我决不允许!

刹那间,Steve不再以防守或是解除武装为目的了,他一把掐住冬兵的喉咙,把他整个人从地面提了起来。源源不断的力量的从美国队长每一块肌肉里涌出来,危急关头,他变得清醒,他骨子里不屈不挠本能开始复苏。

不阻止他,就等于是任由他彻底杀死Bucky,我的Bucky。

Bucky Barnes,他是为国捐躯的英雄,他是美国人的好孩子,他是我的兄弟。他为了我赴汤蹈火,为了打败Hydra献出生命,他毕生的愿望是跟我一样为自由而活。我决不允许冬兵毁掉他属于我的那份仅剩下的美好。

这是愤怒,这是淤积已久的痛苦。

冬兵被超级战士火钳一样的手抓的无法呼吸,他蹬着双腿,试图挣扎,却被队长猛一挥手臂,重重的砸在地上。

“放开!”Steve沙哑的喉咙命令着他。

冬兵试着提起右手,结果被一种快得近乎可怕的力量反转过来,咔擦一声,肩膀就此脱臼。

冬兵喉咙里冒出一声喊叫。

这一下轮到Steve傻眼,他差一点就要松手,冬兵的喊声太熟悉了。一种突如其来的、在毫无防备中被击垮的呼喊。

航空母舰的螺旋桨轰隆隆的在耳边巨响,风毫无顾忌的吹开冬兵额头前的头发,他的脸完全暴露在Steve的眼前。

一张在他遥远记忆中带着光环的脸,如今光环碎的连渣都不剩下,眼睛布满血丝,嘴角流着鲜血。

冬兵觉察到背后的人在犹豫,举起机械手臂从侧面攻击,但他又一次失败了。Steve Rogers似乎已经激发起了所有的潜能与意志力,他猛的一把死死的抱住冬兵,依旧掐着他的脖子,似乎要拼尽全力与一个最可怕的野兽肉搏到底。

然而,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滴落在冬兵的脸上。

他背后那个人在哭。无声的,愤怒的,绝望的。

尽管他被对手掐的快要窒息,用尽全身力气包括他的机械臂都无法挣脱那人两条强健有力的手臂,他却能感受到对方眼泪的温度,就像是血液在流淌。

氧气在咽喉中流失,冬兵的手松开了,芯片掉出来,身体从Steve Rogers怀抱里无力的滑了下去。

“最后5秒钟。"

Steve抓起芯片冲向母舰的中心控制轴,他肩膀上的刀伤还在流血,但他忍着疼痛跳上去。

这时候枪响了。一声,两声,三声,四声, 打中Steve的腿,肩膀,后腰和左侧肋骨。

他双膝一跪,发现腰里的那把柯尔特M1911A1手枪,在他紧紧抱着冬兵的时候不见了。那把古董枪,仿造1944年美国军用枪支的装饰品,它的里面只有五发子弹。

还剩下一发。

他没有回头看,他猜想自己已经沦为冬兵的猎物,将要在他塑造的世界里加上一抹美国队长的血。但他突然不在乎了。当他的眼泪滴落在曾经属于Bucky Barnes的那张俊俏的脸上,他就知道他不在乎了。

“3秒钟,队长你在哪里?”

“就位。”他对着通话机说。

最后一枪来了,呯的一声,比想象的低沉,因为Steve的听力已经有点衰弱了。他居然裂开嘴角,露出一个笑,身上一阵热,又是一阵凉,血涌了出来,染红他腰际的星条旗图案。

Bucky Barnes和Steve Rogers,马上就能形影不离,跟过去一样。

他伸长手臂,将芯片嵌入位置。

"Steve,快撤退。”Maria喊道。

Steve朝着天上看了一眼,吃力的将对话机凑近嘴唇。

“开火。现在就开火。“

说完,他拔掉了耳机,他不要再听任何人讲话了。

世界安静下来,他仿佛重新回到七十年前那架Valkyrie飞行器上。区别仅仅在于这一回,他不欠什么人什么解释。

一声巨响,航空母舰的顶部承受了一枚导弹,火焰燃烧起来,Steve抬起头看着天空,殷红的一片。摇摇欲坠之中,一根钢铁柱子倒了下来,压住了不知什么原因还留在原地的冬兵。

他和他之间隔开着一个断裂的铁桥。

******


从没见过如此顽固的人,身上没有一处不中子弹,却还靠着膝盖爬到目的地。他的血一路流,而且还在不停的流。

冬兵身体不能动,但是眼睛没有离开那个人。

只见他爬了起来,后退到铁桥断裂的边缘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想做什么,他疯了。冬兵想。

爆炸了,火焰冲天,那个人跳过来,狼狈的跌倒,然后滚过来。

刹那间仿佛脑海里什么类似的印象猛烈的袭来。

他想要伸出手去拉住他,但是他身上却压着万吨的重量。

美国队长昏迷的脸就在冬兵近旁,面罩下面一双紧紧闭着的眼睛,左边脸上一道刺眼的划伤,他看起来跟照片上有点不一致了,因为他失去了超级战士的光环,看起来只是个无助的、伤痕累累的人。

笨蛋,快跑啊,你打不过的。

冬兵又听见了心底深处的一个奇怪声音。Steve, Steve,快跑啊……

航空母舰被更多的导弹击中,摇晃的像是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的一艘船。冬兵意识到自己快要死了,和他身边的任务一起。不知为何,他前所未有的想要爬出来,爬出来干什么?他不知道。

航空母舰撞上了神盾局大楼,一声剧烈的轰鸣,Steve Rogers睁开了眼睛。直升机的螺旋桨从他们身边擦过。

他蹒跚的站起来,用唯一一只还能举得起来的手臂,抬起了压在冬兵身上的铁柱。

“你认识我。”他用被烈焰呛的发涩的声音说。

“我不认识你!”冬兵恐惧的避开美国队长与自己对视的目光,挥起铁臂就是一拳。

美国队长倒下来,再爬起来。

“你的名字是,James Buchanan Barnes。”

“住口!!!"又是一拳,但是美国队长还是爬了起来。

我能奉陪你一整天。

冬兵心里又有个声音说。

他突然感觉机械臂贴近心脏的那一边,被自己加快的心跳撞击的砰砰直响。

Steve摘掉头盔,露出了脸。他的蓝眼睛里掺杂着一抹黯淡的绿色,尽管此时多了一道伤疤,还是像透了冬兵碎片般记忆中那个伸手接过钥匙的小个子金发男孩。他面露与男孩一模一样的、令人心痛的伤感。

这一下,千万次针扎刀刮一般的痛,排山倒海一样冲向冬兵的脑海,就像是七十年来每一次被四十根钢针的折磨全都加在了一起。

“你是我的朋友,我不跟你打。”Steve扔掉了盾牌。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冬兵心里怒吼着。他们是对的,记忆太痛苦了。他无法承受这种痛,他会死于这样的痛。

他狂吼了一声,冲向Steve, 把他压倒在废墟里,一只断臂按在他胸前,机械手臂一顿狂乱的挥舞,他要打坏那张脸,那张像极了他记忆中碎片的脸,只有这样才能让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停止下来。

“你是我的任务。”他说,然而那声音听来也开始颤抖。

没有回击,没有反抗。

只有一句轻的要命的回答,好像是一个快要死的人在他耳边说话。但这句话,却停止了冬兵心里的一切杂音,好像收音机一样清晰回放。

“那完成它。因为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

轰烈的响声骤然静止,航空母舰像一个巨人在天空中崩裂,冬兵的机械手抓住了什么东西,断掉的右手想去拉住他的……任务。

但是血肉之躯的手指尖,只擦到Steve Rogers衣服的一角。

他不会游泳。

那是冬兵跳下去前,心里唯一想法。


TBC


评论(8)
热度(165)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