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盾冬】螺旋契机15

性质:原创《美国队长》同人,遵循MCU

声明:贯穿 First Avenger, Agent Carter, Winter Soldier和Civil War情节,有Avengers和Spiderman-Homecoming的其他人物客串,时光交错
配对:Stucky
本章级别:PG-13


15. There is no prisoners in HYDRA

“你是怎么追踪隐形战机的?”

“谁告诉你我能追踪隐形战机?”Clint瞥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Steve。

“我95岁了,但不健忘。”Steve说,“上次神盾局的航空母舰寻找Loki的时候,Fury用了什么193.6应急代码。可你不但追上航空母舰,还直接毁掉了引擎。你是怎么做到的?”

Clint歪了歪嘴,“其实我不太愿意解释。毕竟那发生在我被控制的时候。‘信任危机’记得吗?”

Steve挑挑眉毛,“你要真的在意Stark的话,就不会特地跑来帮我了。”

“是啊,Tony有时候是够烦的。”Clint笑了。“在他鼻子底下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不容易。但你别太在意,队长。我知道Tony明白你的价值,就像他明白其他所有人,只是他嘴上不饶人,他那人就这样。”

Steve苦笑,”这我明白。“

有时候,是我自己不太明白自己的价值。他心里说。

“他们不是白白叫我‘鹰眼’的,”Clint解释,”我善于观察物体移动轨迹,尤其是远程观测。神盾局的193.6代码,也就是战斗机隐形技术,利用飞机表面镜面折射而达成隐形目的,但飞机飞过时依旧会留下痕迹。因此,这类隐形技术对我来说就相当于零。”

“也许我们可以猜测一下,什么人会采用神盾局的技术,在神盾局倒台的时候偷偷运输。”Steve说。

“不用猜了,一定是潜伏在神盾局内的Hydra的双面间谍。”Clint回答。”不过有一点我同意Tony,现在是Hydra的权力交替时期,他们不可能蠢到用这种我们能轻而易举检测到的代码运输重要的物资。我看这回,我们就是两条大鱼掉进小池塘里*了。“

“正因为太简单,他们会指望我们视而不见。”Steve说,“反正我一向是’如鱼离水*‘的,不觉得有什么差别。“

Clint耸肩:“那你坐稳啦。”

昆式战斗机在夜空里划过一道弧,用一种超过正常速度很多倍的方式冲过华盛顿上空,向北飞去。

“找到我们的宝贝小鸟儿了。”Clint不一会儿在屏幕上手动锁定一个区域。

“我可什么也没看见。”Steve皱眉对着屏幕。

Clint开到自动驾驶,然后转身打开飞机尾部的舱门。他手里捏着弓和一支滴滴作声的箭。

“真不想把‘指环王’加在你单子上吗,队长?”他问Steve。

一支箭在夜空里射出去,击中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随后爆炸了,火花四射,凭空震动出一个明亮的光圈,光圈所过之处,一架飞机慢慢显型。

“干的漂亮……“Steve拿着盾牌走到舱门。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队长,我留在昆式战斗机上接应你。“Clint说,“希望你能捡到好东西。”

Steve从舱门直接跳了出去,跃上了那架飞机顶部。

“妈的,他是真的不用降落伞啊,我还以为这是谣传。”Clint说,转身关上舱门。

*****

恒速飞行的飞机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这让冬兵警惕的睁开眼睛。

飞机很可能是被遥控改变了航道,说到底,他不会奇怪那个Von Strucker男爵只是在虚张声势。

看来,假如他不想被送去索科维亚,就得想办法从飞机里逃走。

锁着他的手铐很容易破坏,但柜子本身却是用坚硬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他试着用铁臂敲打了几下,打出几个凹陷,但效果不够快,用他口袋里的球型手榴弹更适合,就算受点伤也只能豁出去了。

可就在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榴弹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好像是飞机顶部遭受了强大而精准的攻击。这攻击本身并没什么特别,但是冬兵的耳朵似乎对某一种特殊震动频率特别敏感。

材料是独一无二的。它曾在回忆里陪伴他,又在他失去记忆时,顽固的强迫他忍受痛苦寻找回忆——那面该死的盾牌!

他不自觉的整个人往柜子里缩了一下。

不久以前,在华盛顿市中心医院的门前,倾盆大雨中,他试图用自己的方式跟Steve Rogers告别,可看来对方没那么轻易放过他。也许这并不在意料之外,换做是自己,大概也会一样的穷追不舍。

何况,在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他是多么希望能跟那个人重聚,叫他的名字,拥抱他,亲吻他,不顾一切,忘记时间,忘记各自的经历,就好像这七十年空白根本不存在一样。

有多少人曾经在毫无防备之下分离,又在七十年被忘却、被折磨、被拆卸后再度重逢?时间给了他绝无仅有的命运,却又打定主意跟他开一个恶意的玩笑:失去的东西重新放到眼前,却再也、再也不能属于他。

美国队长是复仇者联盟的成员,而冬兵是Hydra的武器。不难想象跟冬兵继续当朋友,对美国队长来说意味着什么。

冬兵收起了手榴弹,也不再敲打铁柜,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或是不该做什么,任何一种选择似乎都是错的。

飞机引擎嘈杂的背景下,Steve的行动几乎无法用耳朵辨认,但是冬兵却可以感觉到他就在离开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只是他们互相看不见。

“两个柜子。”Steve在跟同伴通话。“上面写着‘47号物品’要是我没记错,这是神盾局以前缴获的Chitauri武器。你觉得Stark会感兴趣吗?“

“才怪。”鹰眼回答,“Tony独霸了在纽约搜集外星人武器的权利,我知道他有一大仓库这种玩样儿……要是你不嫌麻烦,可以捡回来送给Coulson,也许他会感谢你帮他寻找失窃物品。”

Steve歪了歪脑袋,“看看总没坏处。”他说着退开两步,举起了盾牌。

冬兵感觉自己双手握着拳头,整个人都紧绷了。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然后是爆炸声。

他的铁柜纹丝不动,Steve用盾牌撬开的是另外一个。

冬兵还没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机舱里很快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袭击Steve的是另外一个柜子里藏着的人。真没想到,飞机上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另外一件准备被Hydra“销毁”的物品。

 “队长,什么状况?”Clint显然听见了爆炸声。

“处理中……”Steve一把将对手反手压在地上。“你是谁?为什么被锁在柜子里?飞机的目的地是哪儿?”

他的对手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脸部带着一个奇怪的头盔似的物品。身上有一股……消毒药水的味道。

“说话!”他在对方身上施加了更大压力。

“感觉真像是私人恩怨啊,Rogers。"那人嘶哑着喉咙回答。

“Rumlow?”Steve立刻从这句话认出来这个人,虽然他声音跟原来相比有了很大变化,像是声带已被烧伤。“你没死?”

“我还以为你早听说了,砍掉一个脑袋,两个会长出来。”面罩下面的Rumlow回答,“你要不要欣赏一下我的新脑袋?”

 “队长,”Clint警告Steve,“另外一个铁柜里也藏着人,他正在试图冲出来。”

他没说错,冬兵又开始敲打柜子了。

“Hydra在搞什么阴谋?”Steve质问Rumlow, "你不是成了所谓权利斗争的牺牲品吧?谁把你锁在这儿的?他们要做什么?”

“你真是无可救药,Steve Rogers, ”Rumlow黑色的面罩下,露出被烧伤的牙龈包裹的牙齿,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具黑色的骷髅。“你就是固执的不愿意去搞明白,Hydra跟你知道的任何机构不一样。Hydra没有囚犯,只有秩序。”

“显然秩序没能让你避免被囚禁。”Steve说。

又是一声爆炸,这次是外面传来的,飞机整个摇晃,而Rumlow忽然纵声大笑。

飞机机尾遭到严重破坏,钢索从机舱底部伸进来,两个铁柜被同一时间重重甩出了机舱。

"Clint!?" Steve不得不暂时放下Rumlow,去检查空中的情况。正巧看见一支带绳子的箭从空中射来,Clint就挂在绳索的末端。而Tony的那架昆式战斗机起了火,引擎部位正熊熊燃烧着。

“远程攻击。”Clint被Steve拉上飞机时说,“我想是有人骇入了昆式战机……老天,我猜这足够让Tony恼火好一阵了。”

“他们就这样把柜子都扔下去了。”Steve望着空荡荡的机舱,“真奇怪,Hydra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不如先想想自己怎么脱身吧。”Clint建议。


******

冬兵在燃烧的飞机下,将铁柜砸开了一道裂口。

可是他已经看不见Steve了,飞机显然被设置了在坠毁前自动销毁运输品的程序。他被挂在半空中。而飞机正在阿拉斯加上空,冲向无人地带。

一个火红色的、穿着钢铁装甲的家伙突然出现在不远的夜空中,就像是会飞的火炬一样耀眼,这还不是全部,随着他飞近,刺耳的摇滚乐也越来越响。

“敲门敲门,有人在家吗?”钢铁侠飞过差不多已经被炸烂的机舱,跟几乎暴露在天空中的美国队长与鹰眼打招呼。"报废物品吗?焊接困难吗?请勿慌张。Stark工业提供上门服务维修昆式战斗机引擎……客服电话555-001……”

“Stark, 住口,快去检查飞机下面的东西。”Steve打断Tony的即兴表演。

“我早说了,他根本不会领咱们的情,Jarvis。”Tony自言自语,飞到飞机下面。

“这家伙太沉,一直把飞机往下拽。速度太快,我来不及让引擎再转起来,”Tony很快判断,“我得把它切断。”

盔甲的方舟反应炉从钢铁侠的手心里释放出一束光。

“Stark,你不能这么做!”Steve慌忙大喊。

Rumlow此时忽然从机身下某个隐蔽的藏身处直接跳跃到钢铁侠的肩膀上,两条腿把他夹紧。手臂死死的扣住对方的头部,由于措手不及,迫使飞行中的Tony一连打了几个转,一下子被推离了飞机下方。

 铁链已经被反应炉烧的差不多断了,经过剧烈的摇晃,也脱离了飞机。

Steve飞快的一步跨在飞机边缘,伸手抓住沉重的锁链,固执的不肯放手。

飞机在这一刻严重倾斜。Clint本来想帮Steve在铁柜上补射一箭加以固定,可他在机舱里滑倒了,只来得及一把抓住差一点被铁链拖走的Steve。

千钧一发之际,Tony重新飞了回来,用肩膀托起倾斜的飞机。

“不用谢。”他说,“跟核弹相比,你们俩挺苗条。”

倒在飞机机舱内的两个人互相望了一眼。

Clint忍不住补了一句:“‘看看总没坏处’?真的吗?队长?”

 

******

铁柜沉入了一片白茫茫的冰海。

对于冬兵来说潜水向来是一件很麻烦的事,铁臂的重量本就是个不小的负担,他还必须在短时间内从铁柜子里脱身,忍受水的巨大压力拼命向水面上游。

方才那一场混乱中,冬兵沦为一个莫名其妙被争夺的对象,毫无参与或是帮手的能力。但仅仅在缝隙里瞥一眼Steve的结果,却让他重新产生了求生的愿望。

那个完全信任战友的Steve是如此熟悉。这就跟当年他们在咆哮突击队一样。他认识的美国队长讨厌杀戮,却喜欢战斗。在这样的时候,Steve Rogers显得专注、自信、充满了他自己所不自觉的魅力。

这个简单的事实,让冬兵最终意识到,即便有天大的阻碍横在他们面前,一起活着远比什么都重要。他并不真想要离开这样的Steve,也无法离开。

在视野的尽头,他依稀看到有人用一束光融化了坚硬的冰层。

一只手从冰面上试探性的伸了下来。

视线是模糊的,但他觉得那是一个他熟悉的人,一只他熟悉的手,远在七十年前就曾经向他伸来,可惜他没能抓住。

这感觉就像是有一股暖流直涌到喉咙口。

这一刻,一切都可以轻易的化为乌有。Emily Barnes Carter写的美国队长传记也好,复仇者联盟的英雄地位也罢,什么都重要不过两个阔别多年后重逢的人、和他们彼此紧紧相握的手。

冬兵触摸到那只手的手指,确切的感觉自己活着,并且会继续活下去。

Bucky Barnes在这一刻重获生命。


然而对于Bucky来说,幸运永远是如此短暂。

他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他的铁臂依旧属于操纵了他七十年的那种秩序。因为Hydra没有囚犯,Hydra只有秩序。

Rumlow的黑色外衣上面沾上了细碎的冰块,在他胸前形成一个白色的交叉符号。他手里拿着操纵机械手臂的黑色仪器。一道激光在水中击中了Bucky Barnes的胸膛。



注解:

*大鱼掉在小池里,big fish in small pond(大材小用)

*如鱼离水,fish out of water,如鱼得水的反义词,指不适应环境的人


评论(8)
热度(133)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