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彩云国物语】珠翠

珠翠

申明:人物不属于我,属于雪乃纱衣

人物:珠翠

文体:官方BG向+非官方耽美

级别:PG

目录:

  1. 瑠花

  2. 璃樱

  3. 风狼

  4. 邵可

  5. 刘辉

  6. 楸瑛

  7. 司马迅

 

  • 瑠花

 

传说五百年前,世界一片混沌,妖魔横行,人类常常沦为食物。后来苍玄王的妹妹苍瑶姬坐在九彩江边上拉奏了一曲胡琴,妖怪们被她的琴声迷惑了,最后纷纷被封印在了一面镜子里。

今天,妖魔虽然已经不知所踪,九彩江附近的宝镜山却还依旧在。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大多数人只要走进山里就会迷路,再也别想出来。但也有人能够来去自如,据说那样的人就一定不是普通人。也许是隐藏在世人中间的苍瑶姬的后代,也许是真命天子;那些话本不可尽信,传说被重复了几百年,到底还有几分是真的?凡夫俗子如果对此想得太多是没有好结果的。

然而不论长者怎样劝说,总有不知好歹的年轻人忍不住踏足这片净土,仿佛这样就能证明什么一样。于是宝镜宫就成了这样一个令人向往的所在。它伫立在人迹罕至的深山白云间,远远可以用肉眼望见,却休想用常人的脚步去追寻。

宝镜宫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这个问题如果拿来问八岁的珠翠,答案可能是“一个好安静的地方”。

真的好安静,就连鸟都飞不到这么高的地方来。

***

“珠翠”这个名字并不是瑠花取的,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名字,好像瑠花从没想过要改掉它。她说“挺好嘛。”

珠翠初见瑠花的时候,正跟着亲生父母在湖海城的一个小集市上卖艺。当时她爬在叠起来的三张板凳上弯曲起身体,脑袋从两条小腿中间钻出来,颠倒着看四周围的人群。

虽然没看到几个观众喝彩,却看见了一个很美很美、很白很白的美人,身上披着一件珍珠色的长斗篷。

“你叫什么名字?”当她手里端着一只破碗去向人群要铜板的时候,美人问她。

“珠翠。”她回答。她知道这名字不怎么有创意,不过这是爹妈给的。

“挺好嘛。”美人说,“你多大了?”

“八岁。”她回答。

“不小啦。”美人又说,“识字吗?”

摇头。

“刺绣呢?”

再摇头。刺绣是什么东西?

只是微微疑惑了一下子,那个看来白皙尊贵的美人突然伸出一只穿着绣花鞋的脚,朝她小腿上踢过来,她向后跃了一下子,避开了。

“做什么啊!?”珠翠生气了,“不给钱就算了。”

“谁说我不给钱了?”那位美人笑着伸出手来,手心里是一颗漂亮的珠子。

于是珠翠就很快被卖掉了。她曾经有个姐姐也是被人买走的,比起姐姐来她觉得自己还算幸运。因为眼前这个美人看起来比那个买了姐姐的老头子要强很多——直到她被带着坐进轿子,看见对方摘下斗篷的帽子。

然后珠翠就吓了一大跳。

八年人生还从没受过这么大的惊吓。

这个美人,带着帽子的时候确实是个二十几岁的“美人”,摘下帽子却是一头白发。蓝州冬天很少下雪,但是珠翠见过霜降。那种白色,是不惨杂的冰霜雨雪。

珠翠不明白一个人怎么可以老成这样,同时又妖艳成这样。

矛盾而不合常理的东西往往给人恐怖的感觉,孩子也不能例外。

“那……做我的女儿,要学的东西很多的哦。”白发美人甜腻腻地说,“认字,刺绣,还有胡琴。缺一不可——不过舞蹈还是最重要的。只要你学得好,我一定会好好奖赏你。”

她紧绷着身体,点了点头。

“我叫瑠花,”白发美人说,“缥瑠花。”

“嗯。”

“你觉得我漂亮吗?”

“嗯。”

“见过比我更漂亮的女人吗?”

摇头。

瑠花嘴角弯成细长的弧度,一对异样色彩的瞳眸蕴含着笑意。

然后,毫无征兆地,她扇了珠翠一记耳光。

这不是珠翠第一次挨打,亲生父母就常常打她。所不同的是,瑠花从不会告诉珠翠她挨打的原因。或者她是要让珠翠自己去想,或者是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

她们从湖海城走到宝镜山不过是一天的路程,但是珠翠由于身体不习惯而足足躺了三天。

实在太高了。要住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岂能不付出代价。第四天,她终于行动自如,复原以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好静啊,这个地方真的好静啊。”

不论瑠花是出于什么原因选择了珠翠。她的确教了她很多东西。在这个安静而没有外人干扰的地方,她教她读书认字,还有舞蹈乐理。瑠花的缥氏胡琴是不外传的,据说承继自苍瑶姬,就连在缥家都不是每个人都会。瑠花是宝镜宫的主人,原本宗主的人选,所以她才有资格拉胡琴。

瑠花对珠翠说:“天下四大神乐中,以红家的琵琶为首。但贵妃红玉环坐在皇宫里弹上十年,弹得十根手指尽断,也没法把红家的人弹上皇位去。因为红家琵琶再好,也不过是件乐器——我缥家的胡琴却远不止如此。”

珠翠还是个无知的乡下孩子,她自然不知道那个时候在皇宫里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明争暗斗。红玉环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二贵妃铃兰送来的珠宝却成堆的放在缥瑠花的房间里。

缥家不问政事,但无时无刻不存在政事的漩涡之中。

***

除了刺绣之外,珠翠对自己的其他功课都挺感兴趣。坐在世界之巅安心读书的机会应该不是所有乡下孩子都有的,比起这个,偶尔被教训几顿根本算不上大不了的事。更何况,瑠花大多数时间对自己都颇为不错。

唯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瑠花几乎不出门,而且每月的初一和十五还会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存放宝镜的屋子里,不见珠翠,更不见下人。珠翠想,她会跑到湖海城去莫非就是想买一个女孩子来陪伴自己吗?虽然相处的时间算不得长,她却深知瑠花绝对不会去做任何没有意义的事。

 

那日瑠花又一次从密室中出来,看起来比往日更疲惫。

“珠翠啊,”她对她说,“看来越来越不行了呢……我毕竟不是长生不老的。”

“我觉得母亲看起来很年轻。”

“马屁精。”瑠花笑着说,“我让你练习的扇子舞,乐师说你跳得很不错了。”

“他说我老爱抢拍子。”

“那你明天就继续抢。我知道有人爱看快步舞。”

“谁呀,难道母亲明天有客人吗?”有谁愿意跑这么高的地方来看望一个老太婆和一个黄毛丫头,珠翠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瑠花并不回答她,只是皱着眉头,仔仔细细从上到下细细打量珠翠,看得珠翠浑身不舒服。

“去把头发洗一洗,”瑠花忽然微笑着说,“我为你准备了蔷薇花瓣。”

珠翠从不知道蔷薇花也能用来洗头,不过既然被吩咐了,她就只能照做。好几个侍女服侍着她进入了瑠花的浴池,她还是第一次使用这里。

那是一间石头做的屋子,完全没有想象的华丽。池子很光滑,四周一面镜子都没有。

侍女们让她仰面躺下来,把头发完完全全浸没在池水。然后她们把准备好的鲜花花瓣纷纷撒进池中。瑠花也走过来了,白色的衣裙佩环叮当。

珠翠发现,浴池的顶端可以看见天空,高高的,像一个奇异的井口。她仰头的时候就仿佛坐在井底,耳朵边上响着清澈的流水声,鼻子里闻着花香,头发被轻柔而缓和地梳理着,整个人就好像在做梦一样……但是尽管意识模糊,她却始终舍不得闭上眼睛。

她看着云彩慢慢飘过去,那是外面世界里风的证明。

等她起来的时候,头发被人小心的用手托起,她只觉得花香似乎都留在了发间。

“很好,这样很好。”瑠花微笑着,把手中一朵蔷薇花插入珠翠的发鬓。

“明天你要站在殿前,背对着台阶跳舞。”瑠花说完了,就转身离开。她的佩环轻轻响着,听起来很像玻璃碎裂的声音。

然后,两名侍女持着一面镶着黄铜的镜子,缓缓地走了过来。

那是珠翠第一次在这面封存了一百零八只妖怪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

她的额头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珠花的印记。

而她的头发,已被蔷薇花染成了暗红的颜色。

 

评论(4)
热度(13)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