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骑士回忆录 2:兄弟

看前文,请点击tag: 骑士回忆录

 

2. 兄弟

洛林没有想到连他也会被派往巴黎。这归根结底还要怪狩猎日发生的倒霉事。国王给他的惩罚是去给菲利佩·曼奇尼当三个月侍从,他当时就觉得这还不如挨鞭子来的爽快。

那位意大利花花公子在洛林看来真是要多讨厌有多讨厌。最大的原因是菲利佩老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读一些他看不懂的书,开口闭口就是保罗·斯卡隆的诗与戏剧。可洛林从没听过这作家,偶尔看到一副画像也让他倒足了胃口。

主教大人决定要回巴黎。听说因为奥尔良公爵加斯东终于愿意跟他和解,他觉得现在是时候重掌巴黎的政权了。于是他写了封信给大侄女劳拉·曼奇尼,让她务必带兄弟姐妹跟国王一起到巴黎与他汇合。

从圣日耳曼昂莱城堡坐马车去巴黎需要整整一天一夜。洛林骑在马上浑身不舒服,他想撒娇让劳拉允许他坐马车,可是才把头探进车窗,就发现车内除了奥林普和小妹玛丽,还坐着一个男孩。黑发披肩,穿着深蓝色的旅行装,衬着他雪白的皮肤和一双硕大的眼睛。

洛林赶紧缩头,怕被他看见。狩猎日之后他可不想再招惹安茹公爵了。

国王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有人骑马飞奔报信。洛林惊讶的发现那个身影居然是自己哥哥。路易·德·洛林在马车前面把一封波尔多前线的战报交给了王太后,然后四周张望。

“我在这儿!”洛林使劲朝哥哥挥手。

“菲利普,我被父亲叫去波尔多了。”哥哥骑马过来对他说。

“那我怎么办?”洛林问。

“我本来想向太后请求带你一起走的。可后来我又想,南部在打仗,你还小,跟我上路对你来说太危险了,还是让你跟着国王去巴黎好些。”他哥哥说着压低了声音,“再说,把你硬是从主教大人侄子身边带走,说不定会惹人误会我们是故意在跟主教作对。”

“你什么时候回来?”洛林没想到跟哥哥分开居然会让自己感到沮丧。可能是因为跟菲利佩·曼奇尼比起来,自己哥哥绝对是可爱多了。

“这要看父亲那边的情况。”

国王的车队再次出发,洛林必须跟着曼奇尼家的马车走。他哥哥一手拉着他与他匆忙的告别。

“记得要听话,别惹事!”哥哥嘱咐。

“上战场的话,得给我捎个礼物,否则我就不原谅你抛下我不管这件事。”洛林说。

“战场上能找到什么礼物?”哥哥问。

曼奇尼家的马车开动了,洛林也催马跟上去,一边想着怎么才能好好为难他哥哥。

“找本保罗·斯卡隆诗集!”突发奇想的洛林回头朝哥哥喊道,“然后放到修道院里去替我把它烧了!”

背后传来他哥哥爽朗的大笑声。

*******

他们来当王宫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入夜了。洛林只觉得从头到脚又麻又酸,还不得不第一个跳下马来伺候曼奇尼家的人。奥林普小姐自从摔下马以后就没能跟路易国王一起上芭蕾舞课,近来心情特别糟糕,常常拿妹妹玛丽出气。她下马车的时候不巧珍珠项链勾到了妹妹裙子,就没来由的推了妹妹一把。

洛林机不可失的一把扶住了玛丽。

“小心点,我最可爱的曼奇尼小姐。”洛林在她耳朵边上说。

玛丽脸红了,反手也推了洛林一把。洛林则假装没站稳,故意夸张的向后趔趄了好几步,哈哈笑着,无意间后背靠在了什么人身上。

他一回头才后悔莫及的想起来,他大概是太累了,忘了安茹公爵也在曼奇尼家的马车上。

只见小公爵殿下面无表情的,慢吞吞的把手套褪下来,用两根手指从肩膀上刚刚洛林靠过的地方捻起一根金色的小卷发弹掉,然后再用手套拍了拍衣服。

“简直看不下去。”他说着从洛林身边走过。

洛林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又不敢当面顶撞他,只好在他背后龇牙咧嘴的做鬼脸。

好不容易熬到伺候菲利佩睡下,洛林感觉整个人骨头都散了架,人一歪就倒在曼奇尼家在王宫套间的外间长沙发上睡着了。睡着睡着仿佛梦见眼前有蜡烛光闪啊闪的,晃的他眼睛痛。

“喂!”有人在戳他。他一翻身往椅子里钻。

“喂!”那人不放弃,开始拽他脑后的头发。

“你再不起来,我就去告诉我王兄,说你骂我是不男不女的怪物。”

洛林几乎是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的。

安茹公爵半跪在他边上,手里举着蜡烛看他。

“跟我来。”公爵不由分说把他拖起来。

“去哪儿啊?”他忍不住问,弯腰穿上睡觉前扔在沙发边上的靴子,却发现安茹公爵完全光着脚。

“那边有个秘密通道。”公爵说,“通往国王的卧室。”

“啥?”洛林惊叫。

“嘘!”安茹公爵把一个手指放在嘴唇上,烛光下他微微眨着的眼睛,睫毛在他脸上变成闪动的阴影。“别吵醒菲利佩。”

洛林只好狐疑的跟在他身后走。由于没有睡醒,他的头晕乎乎的,视觉也有点模糊。一时间感觉眼前举着蜡烛的那个背影就像是光晕中的一幅画。哦天哪,呸呸,他立刻又想,什么画?我莫非是被菲利佩那个家伙传染了?

“那个,殿下,我能请问您为什么要去陛下的卧室吗?还有就是为什么要找我一起去 ?半夜三更的,如果陛下生气怎么办?他上次惩罚我还是不久以前的事,万一我再惹到他我可不太好办……”

安茹公爵突然停住脚步,幸好这次洛林反应快,没有撞上他。

“你总是这么啰嗦吗 ?”他问。

“在紧张的时候是。”洛林回答。

很难得的,公爵朝他微笑了一下。

“我还没问你,为什么上次要替我顶罪?”

“为什么?因为我不是傻瓜啊。”洛林回答,“陛下想警告你,但他不想惩罚你,所以他暗示我给你顶罪。”

安茹公爵默默看着他,眼睛从他头顶看到穿靴子的脚,看的洛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我猜你是对的。”公爵说,嘴角略微撇了一下,“为什么别人都比我了解他在想什么。”

洛林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也有个哥哥。”公爵说,“你们关系似乎很好。你似乎不担心他会突然对你大发雷霆,或是,对你忽冷忽热。”

“我哥哥?”洛林觉得这个比方让他惊讶。“这不一样吧……”

“为什么?”公爵飞快的问,“为什么不一样?”

洛林又答不上来了。但是公爵这次似乎并不期待他的回答。他继续往黑洞洞的过道里走。

“你知道上一次,我哥哥睡在他那间卧室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公爵一边走一边问。

“不知道。”

“巴黎的叛乱分子闯进了王宫,买通了侍从,从这条秘密通道一路走到了他的卧室里。”

洛林没想到王宫里还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他突然感觉自己走的这条路变得阴森森的了。

“后来呢?”

“什么也没发生。”公爵说,“他们是想吓唬他。而他不想让人看到他害怕的样子。因此他就躺在那里,从头到尾装睡。”

他在一个走廊的尽头停下来。

“只不过,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一个人待在卧室里了。”

他推开了门。

****

路易国王穿着睡衣坐在床沿上,听见背后的秘密过道被打开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跳下地,从枕头底下拔出一把小匕首。

“是我。”安茹公爵冷静的说,“还有菲利普·德·洛林。”

“你们干什么?”国王问。

公爵没有回答,他把蜡烛放下,关上密道的门,给洛林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帮自己把一个扶手椅子拖到门边,而后猛地拽了一把洛林的胳膊,让他坐在椅子里。

“当国王站着,就没人能坐有扶手的椅子。”路易挑剔的指出。

“他是来给你守卫秘密通道的。”安茹公爵说,“再说你要躺下了。”

“我不困!”路易愤怒的说。

小公爵从床上拿起一条毛绒绒的毯子,把国王完完全全包裹了起来。洛林突然发现,他印象中有点可怕的路易国王,这时候看起来好像突然变的跟其他十二岁的男孩没有两样了。他柔软的棕色头发一半被裹在毯子里,一半被他弟弟放在手心里揉了揉,拉的松松的,而后他毫无忌惮的打了个哈欠。

“这家伙能有什么用?”国王瞥了一眼洛林。

“那你想要去找卫兵来吗?让他们知道你半夜睡不着觉,怕那个地方有人进来?”国王的弟弟问。

“他也会出去乱说。”

“他有把柄在我手里。”

洛林忍不住朝天翻白眼。我的父亲,我的哥哥,下次请你们带我去打仗!他默默的想,感觉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路易不再说话了。他自己把毯子裹紧,在床上半躺半坐着,闭上眼睛。安茹公爵安静的坐在他边上,头靠着哥哥的肩膀。

“母后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

“她去跟叔叔见面吗?”

“这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劳拉对我说,主教大人要把她嫁给梅西耶公爵作为换取他支持的代价。那家伙比劳拉老了整整二十四岁。她在马车上哭了一整天,你能想办法不让她出嫁吗?我很喜欢她,不想让她嫁人。”

国王陛下没有回答,公爵侧过头来看了哥哥一眼,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

洛林从椅子上滑到地毯上又从地毯上爬回椅子上。可是等他发现楼下的火光的时候,他意识到,这一夜注定是无法入眠了。

他跑去摇醒那对头靠着头昏睡的国王兄弟。

“有人冲进王宫花园来了!”他说。“外面有人在喊。但我听不清他们在喊什么。”

“他们在喊‘释放孔代’!”路易说着跳下床。“菲利普,你过来!”

他将卧室里的一只大箱子打开,试图把他弟弟塞进去。

“我才不躲!”公爵生气的挣扎,乌黑的头发都散乱了。“我们应该逃跑!从密道跑!”

“密道早就不安全了。”路易说,“我们俩不能一起跑,必须有一个躲起来,另外一个吸引他们的注意。”

“你躲起来,你是国王。”

“闭嘴!国王不能躲起来 !”路易吼。“是你要服从命令,这是你得职责!”

趁弟弟被他凶狠的语气镇住,他一把将他塞进箱子,扣上了盖子。

而后他直接打开了房门。

他顷刻间被冲进来的人拦腰抱起来,而过道里满是被打倒在地的卫兵。

“这就是天赐的路易吗?”为首的暴民扯着嗓门大声说,“让我们来瞧瞧他究竟是不是像主教大人说的那样神奇!”他身后的人群也都在轰然大笑。

“放开我 !我的卫队就要赶来了!”路易大声说。

“您的卫队,您指这个?”揪着国王领子的家伙踢了踢他脚边的洛林,倒霉的金发男孩脸上挨了两下子,此刻鼻子正流血不止。

“我看您不必等待卫队了,还是跟我们去游泳吧……”他们说着,夹持着国王向宫外走去。

洛林本能的从地上爬起来,打算趁乱逃跑。他已经爬到门边上,突然眼角的余光看见有一个暴民没有离开。

那个人,正在慢慢的、慢慢的接近那只藏着着安茹公爵的箱子,眼睛盯着箱子的边缘露出半截蓝色丝绸袍子的衣角。

这可能是小男孩菲利普·德·洛林有生以来最奇异的一瞬间,一方面逃生的本能驱使着他快些往外跑,另外一方面,他胸中有种从未感受过的热血沸腾。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量,洛林突然不假思索的从国王的枕头底下抽出那把匕首,朝那个人冲了过去。

下一刻,他听见一声惨叫,那个男人手背被他刺了个洞,痛的在地上打起了滚。洛林眼明手快拉开了箱子的插销,把里面的安茹公爵拖了出来。

“快跑快跑,去叫卫兵!他们抓了你哥哥!”

两个孩子就这样手拉手,光着脚从王宫的一侧走廊跑了出去,洛林几乎已经忘记了痛。他只感觉安茹公爵在他的身后,紧抓着他的手,手心里全是汗。

王太后的卫队在此时从东边大铁门冲了进来。暴民飞快的被军队驱散。“妈妈!”安茹公爵放开了洛林的手,扑向朝他跑过来的安娜王太后。王太后流着眼泪搂住公爵。

“我的长子呢!”她沙哑着喉咙大声问,“路易在哪里?法国国王在哪里?!”

“他们说要带他去游泳。”洛林说。

“游泳?”安娜瞪着眼睛,“上帝啊!快去花园的水池!”

卫队找到了绑在水池边上绳索,把国王路易十四捞了上来,他浑身湿透,几乎已经奄奄一息,但是当人们把他平放在地上的时候,他猛地吐出了一大口水。

王太后热泪盈眶,所有人都跪下来祷告着:“上帝保佑路易十四!”

这个男孩,再次证明了他是神赐的君主,是一个奇迹。

洛林也跟着所有人跪下来,低着头,可是等他划完十字站起身,却发现安茹公爵站在他眼前。

他下意识的用衬衣袖子擦了擦鼻子,猜想自己脸上肯定还有血,看起来一定很脏。他不明白为什么经过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夜晚,眼前那个男孩却还可以如此干净,如此漂亮,仿佛什么也不能影响到他。

不过此时此刻,他看来还是有那么点不一样,说不清是哪里。或许是他发亮的眼睛,或许是他微微起伏着的胸膛与听得见的呼吸声。

在金发男孩还在疑惑,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公爵突然一把抓住他,亲吻了他的嘴唇。

 

TBC

评论(25)
热度(137)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