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骑士回忆录番外下:鞭子

看前文请点击tag骑士回忆录

番外(下):鞭子

尼古拉·德·纽夫维尔再一次回到王宫的弥散堂,是十天之后的事。

这是他所知道的法兰西历史上最黑暗的十天。巴黎的天从没有如此阴沉,黑压压的乌云浓笼罩着整座城市。怪异闷热的深秋季节里气温骤降,两三天内就下起雪来。路易国王的病情让宫里宫外谣言四起,连纽夫维尔元帅都觉得自己这回恐怕真的被诅咒并且难逃厄运了。

然而第十天早晨,他的仆人拉开窗帘,一缕金色的阳光就照进了房间,刺的他眼睛都睁不开。在连续多日沉寂之后,初生的骄阳带着一种令人惊叹的生命力穿透云层,重返了人间。他看着仆人匆匆赶来,把托盘里的一封早晨王宫送来的急信放到了他的手中。

他康复了,法兰西的国王。天赐的路易,这孩子真是一个奇迹。

纽夫维尔在床边的十字架边上跪了下来。

有谁会想到,国王醒过来想见的第一个人,竟然会是他。

***

他小心翼翼的走进弥撒堂,看见国王正跪在耶稣像前的祈祷椅子上低着头祷告,衬衣外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这身装束见导师似乎不太妥当,但是考虑到陛下才从病床上爬起来不久,也许第一侍从不会要求陛下像往常那样讲规矩。

他瞥了一眼拉波特。侍从看起来有些憔悴,但是依旧挺直腰身站在那里。

“耶稣基督,你在天父保佑下永生,”纽夫维尔听见路易低声用拉丁文祷告,“用你的形象创造人类……可否在这艰难的时刻,护佑……”

他突然停下了告解,转过头来看纽夫维尔。

元帅向小国王弯腰行礼。他很想祝贺陛下康复,但他知道这不合规矩,他应该等国王先开口。

“我生病躺在床上的时候,一直在想关于那盘棋的事,元帅。”路易说。

纽夫维尔猜测过不少国王急着见自己的理由,其中有好的也有坏的,但他发誓完全没有猜到这一条。

“我一遍又一遍的回想,想着自己走的每一步,想要找出究竟是在哪里出了错。”

纽夫维尔侧脸看了看拉波特,怀疑国王是不是真的康复了。

“陛下是为了在痛苦中保持清醒。”拉波特解释。然而这个说法并不能澄清小国王突如其来的偏执。

“现在,您是否能向我证实,那盘棋是您给我设的圈套?”路易问。

纽夫维尔第一次直视他的目光。国王脸上还留着一些没褪干净的小疤痕,他显然还带着几分病容,眼眶凹陷,然而他的蓝眼睛却比他生病之前更为明亮,更为锐利。仿佛这一场病洗掉了他身体里的某些杂质,让他脱胎换骨了。

“我……我恐怕不记得了,陛下。”纽夫维尔这样回答。

“请别否认,元帅。”路易说,“我记得,在我们的棋局被打断之前,您正试图给我解释一件重要的事。您说,当我没有办法隐藏的时候,必须知道怎样控制自己。您绝不可能忘记这个。”

纽夫维尔沉默了片刻,不置可否。

“您为什么不把当时的话说完?”路易问。

“那只是一种理论,陛下。”纽夫维尔说,“有些战略家相信,暴露在敌人面前的时候,控制力最为重要。高兴的时候要掩藏高兴,痛苦的时候要掩藏痛苦。一个永远不透漏情绪的人就没有弱点让敌人有机可乘。但是陛下,虽然我对您这么说,我却知道没几个人真能做到。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人。”

“我不是。”路易说,“我今天刚刚对全法兰西证明了这一点。”

纽夫维尔惊讶的抬起头。

“所以我今天找您来,元帅。”国王朝着拉波特招了招手,侍从慢慢走了过来,“我必须学会自我控制,而您必须帮助我。”

拉波特把一根鞭子放在纽夫维尔手里。

“您告诉我说,那天您选择放弃我弟弟优先保护我是因为上帝选择了我。我想您是对的。因为您看,上帝不仅让我渡过难关还回应了我的祈祷,”路易说,“我弟弟也同样康复了。”

纽夫维尔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但这并不改变一个事实:我没有自我控制的能力。我在关键时候将法兰西置于危险之中,辜负了您对我的信任和您对法兰西的忠诚。为此我应该受惩罚。”

说着,他跪回祈祷椅子,自己脱下了背心,接下来是衬衫,露出一个孩子消瘦的背部。

纽夫维尔隔了半晌才明白怎么回事,鞭子一下子从他手里掉落在地上。

“我不能!”他惊呼,“您是我的陛下!”

“我是您的陛下,所以您要遵守我的命令,而且管教我是您的职责。”小国王背对着他说,“请您放心,拉波特是您的证人,必要的话他可以为您澄清。”

拉波特走过来,将鞭子从地上捡起,重新放回纽夫维尔元帅的手中。纽夫维尔发现老侍从眼中闪烁着泪花,可是他一语不发的鞠了一躬,默认了陛下的话。

“您……究竟做了什么?”纽夫维尔嗓音颤抖的问国王,“为什么您觉得是您将法兰西置于危险中?”

“您不需要知道。”路易回答,“有些事只有国王需要知道。”

那个孩子在祈祷椅子上趴下来,把头发拉到一边。

“请您不要手下留情。假如我今天不吸取教训,有一天我的这个弱点或许会葬送法兰西。”

 

*****

国王更衣之后,差不多就到了下午吃点心的时间,他十天以来第一次出席。当他穿过走廊时遇上许多贵族围在他周围,恭喜他恢复健康,因此他不得不耽搁了好一会儿才走进堆放着蛋糕和各种甜品的房间。

他真的饿了。这种感觉不知道多久不曾有过。这不仅证明他身体确已康复,也表明他放下了某种负担。

他走向樱桃蛋糕,却发现已经有一个人比他抢先了一步。那是个穿着橙黄色裙子的背影,两只同色的舞鞋因为踮着脚而露出来,脚的主人正伸手去拿三层高的蛋糕顶部的一只红樱桃,头发上的缎带缠着乌黑的卷发耷拉在肩膀上。

“你不该在国王进来前吃东西。”路易说。

菲利普回过头,嘴唇间含着一颗草莓,他模模糊糊的说了句什么,完全听不明白。

“什么?”路易问,“别含着东西说话。”

弟弟于是把手里刚拿到的那枚樱桃飞快塞到哥哥嘴里,然后在把自己那颗草莓举起来给路易看。

“我没咬,没咬过看到吗?”他得意的看着哥哥吞下了樱桃,然后对他眨眨眼睛,“现在可以吃了吗?”

“你为什么不早点来看我?”路易问。弟弟吃的嘴唇都染成了浅红色,藏在地窖中的水果味道甜的让人不敢相信,可能是因为今年气温骤变的缘故。

“你又没叫我去,”菲利普说,“再说我脸上的疤还没褪干净。”

“褪干净了啊。”路易捏了捏他一边脸,“什么也没有了。”

“昨天还有一点点。”殿下被哥哥捏的两边脸都发红了。“他们说你反正喜欢一个人画画,不需要访客。”

“是吗?不过我今天就没有再画了。”国王说着用手抓了一大把榛子,跑一边去坐在扶手椅子里慢慢吃。

菲利普看着他吃的很香舔着手指的样子,微笑了。

“要是你对画画厌烦了,我们来下盘棋怎样?”

路易差点被一颗榛子噎到。“下棋?哦不不,我对棋子才是真的厌烦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国王恼怒的把半粒榛子皮扔在桌子上。

“我记得你有一套非常漂亮的棋子,我去吩咐拉波特拿过来吧?”不知道为什么小公爵非要对此纠缠不休。

“这不行……不能叫拉波特……”路易慌张的说,“他会生气的。”

“你不是把棋子弄丢了吧?那可是母后给您的生日礼物。”殿下嘴角微微歪斜着,“我记得可清楚呢。因为我当时妒忌坏了,觉得你总是什么都拿最好的。”

一时间,国王看起来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但是他片刻后自己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母亲告诉我,你应该拥有自己的老师了。”他对弟弟说。

“为什么?”弟弟奇怪的问,“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布篼内街了?”

“不能了,弟弟,因为你已经满七岁了。七岁的男孩子应该有自己的老师。母亲已经为你挑选好了。”

菲利普殿下沉默了一小会,似乎有点不高兴。

“我很喜欢纽夫维尔元帅。”他说,“但我猜我请求也没用。他是你的老师,而且谁都知道他喜欢你远远超过喜欢我。”

有那么一刻,路易似乎忍不住要对弟弟说什么,他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可是由于他动作太快,拉扯到了他后背伤处,痛的他不得不抓紧了扶手,闭起眼睛。

“你怎么了?”公爵问他。

“没什么。”路易回答。

“你背上还有没好的痂吗?”弟弟想伸手过去揭国王的衣领,然而哥哥用力推开了他的手。

公爵对哥哥说变就变的脸色感到迷惑不解。就在他发愣的当口,突然有个比他们小几岁、头戴白色软帽子的漂亮小女孩跑进来,朝着路易绽放无邪的微笑,嘴里叫着陛下陛下,试图往他身边的椅子上爬。原来是他们的姑妈带着英格兰的亨利埃塔公主来了。

“亨利埃塔。”路易好脾气的抱着小公主,“你不能一看见我就抱我。而且你抢了菲利普的位置了,那是法国王子的位置。”他指了指她正坐着的那张没有扶手的椅子。

“没关系。”公爵插嘴,有点骄傲的扬起下巴。“我可没打算跟个小姑娘争风吃醋。”

“你自己现在看起来也是个小姑娘啊。”路易笑着说。

“我嘛,反正今天是,明天不是;高兴的时候是,不高兴就又不是。”小公爵说,放低了声音,“有时候我觉得大家都喜欢我当女孩。母亲如此,别人也是如此。”

“你自己难道不喜欢吗?”路易问。

“看情况。”菲利普回答,“大概取决于我早饭吃了什么或是风往哪里吹吧。”

路易没有再说话,他看了看亨利埃塔,把一颗草莓递给她吃,她于是给了他一个非常可爱的笑,声音就像一串银铃般动听,还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

然后他突然听见菲利普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你是否也宁愿要一个妹妹?!”

他抬起头,发现菲利普手心捏成拳头站着,不知什么原因有点气鼓鼓的。

“不,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为什么不?”弟弟问。

“‘兄弟’听起来像是个带魔法的词语。”路易说,“我很爱听,也很爱叫。你没这种感觉吗?”

菲利普皱起眉头看着哥哥。

“那种感觉就叫魔法吗?我还以为会看见星星。”

路易笑了。“弟弟。”他说。

“哥哥。”菲利普说。

 

(番外篇完)

 

评论(27)
热度(95)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