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骑士回忆录 9:殿下岛 (中)

看前文请点击tag: 骑士回忆录

 

9.殿下岛 (中)

洛林对着镜子用一把刷子刷了半天,好容易把那头打卷的金发弄服帖了一些,不用说他对自己的外表向来挺有自信,只是今晚他不会是殿下举办的化装舞会上唯一的漂亮男孩,因此多花点时间打扮总不会错。

他穿上了最好的外衣,又伸手使劲捏了捏自己脸颊两侧,正在继续打量还有什么细节需要处理,忽然听见了窗外街上有马车的声音。他料想一定是公爵派马车来接自己了,于是哼着小调一溜烟的跑下楼。

谁知他错了,迎面走进来的是他风尘仆仆的哥哥路易·德·洛林。

“你这么急匆匆的要去哪里?”哥哥问他。

“去王宫。”他一边回答,一边探头朝马路上张望。

哥哥从头到脚打量了他一番,似乎对他那身打扮不怎么赞同。

“所以谣言都是真的?”哥哥说,“你确实成了安茹公爵的宠男?你可知道父亲听说了有多生气?”

“你要是聪明的话,就应该叫他奥尔良公爵了。”洛林不高兴的回嘴,“干嘛说那么难听?殿下当我是好朋友,喜欢跟我在一起。我这两天得到的好处比父亲打三个月围城战还多。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他的哥哥脸色阴沉:“菲利普,你年纪还小,根本不懂利害关系。你觉得公爵为什么喜欢你?因为你长得比别人漂亮?殿下那种人生来就是寻欢作乐的,但你并不是。天晓得他能喜欢你多久,而你却不顾自己的前途跟他一起疯,白白荒废掉大好的前程!”

洛林对父亲和哥哥的管束向来不耐烦,何况他觉得自己跟公爵的事旁人根本就不明白。人们在背后指指点点他也不在乎,尤其是当他在意大利看着父亲豁出命冲锋陷阵,结果功劳都被夺取以后,他越来越相信法国宫廷并不是个靠正直忠诚就能得到认可的地方。

“你说的大好前程是在战场上送命还是在修道院里发霉?”他说,“父亲的爵位和财产将来都是你的,我得靠自己养活自己。既然如此我用什么方式还需要过问你们吗?”

哥哥还想多说什么,可是洛林已经跑下台阶,迎着前面驶来的带金顶的马车走去了。

***

洛林戴上了一个黄金色的面具,走进殿下在王宫的套间。他故意在进门时咳嗽了一声,挺了挺背,抬高下巴。在他之前已经有好几个穿着鲜亮戴着面具的年轻男子到了,他们有的拿着酒杯和手帕用眼角目光偷偷看他,有的交头接耳的说话。他满不在乎的从他们中间径直穿了过去。

大厅中间那张长沙发已经被两个人占据了,他们正聊得高兴没看见他走近。洛林从两人说话的嗓音猜测他们跟自己差不多年纪。

“我发誓!他已经回来了。我亲眼看见的。但我知道殿下没邀请他。呵呵,今晚可有好戏看了。”一个暗红色头发的男孩在对另外一个金发男孩说。

洛林盯着金发的那位后脑勺多看了几眼,原因是对方的头发非常柔软顺滑。

“早该这样!”金发男孩愤慨的回答。“他太放肆了,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不论殿下在还是不在都一副了不得的样子,简直快骑到殿下头上去了。”

“你们在说谁?”洛林好奇的问。两个男孩这才发现他。

“我们说的是——”金发男孩刚要回答,那个红发男孩突然插嘴打断。

“我们说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他面具下一对黑眼睛不那么客气的盯着洛林,“你又是谁?”

洛林敢肯定对方知道自己身份却故意这么问,然而他是不会吃这一套的。

“你不会看吗?”他抬高头说,“我是宙斯。”

对方愣了一下,接着哈哈笑,“哦是吗,你莫非是第一次来?你不知道殿下不喜欢宙斯吗?”

“那是因为我以前不在的关系。”洛林没好气的回答。

对方还准备继续跟他斗嘴,忽然门口一阵骚动,大家的目光都转了过去。

一个穿着酱红色长裙的黑发美人走了进来,引起了大厅里所有的年轻人的惊呼和赞美。虽然每个围上去奉承的人都知道面纱下面的是谁,大家却心照不宣的假装不知道。

洛林也情不自禁的盯着那位美人,同时忍不住打心里感到不可思议。当公爵殿下穿男人衣服的时候,他看上去确实比一般漂亮男子更干净精致一点,但从不会有任何女性化的扭捏姿态;然而,一旦穿上女人的衣服,他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裙子下面露出的脚尖走着细碎的步子,肩膀微微提起,手里的扇子遮住玫瑰色的面纱下面的嘴唇,看起来简直比女人还女人。洛林只见过殿下小时候穿裙子模样,那时候的他显然很容易被错认成姑娘,但却还没有这种妩媚的女人味。然而现在的他——现在的他可以轻而易举的煽风点火。

他显然不是唯一一个被勾出火的。客厅里的男子们纷纷挤在殿下周围,只是没有人敢随便碰他。他也巧妙的躲过了很多人伸过来的手,只接过红头发男孩递给他的一杯玫瑰红酒。

“你们要遵守我宴会的规矩。”他说,“第一个猜出我今晚装扮对象的人才有奖赏。”

众人一阵窃窃私语,稍微退开一些好仔细打量公爵。他身上的酱红色裙子非常漂亮,上面绣着浅金和黑色的花纹,但这条裙子看起来跟普通宫廷贵妇的装束并没有两样,就像他梳理的长卷发和佩戴的面纱一样,完全看不出他这是在装扮谁。

“殿下,给我们一个提示吧。”有人哀求道。

公爵小小的抿了一口酒。“好吧,我是阿波罗的妻子。但你们得说出我的名字。”他笑道。洛林注意到他声音比平常沙哑。

“阿波罗的妻子,阿波罗的妻子……”众人莫名其妙的议论着,“阿波罗有妻子吗?”

“您一定是阿芙洛狄忒!”

“不不,您是阿波罗的真爱达芙妮小姐。”

“哦哦,我打赌您其实是海辛瑟斯……”

殿下低头喝着酒,笑着笑着,不知怎么就不笑了。

“说真的。”他冷淡的说,“阿波罗的情人太多了,你们谁也猜不出来。对吧?”

音乐响起了,众人还在热烈的争论,殿下却突然对这个他自己发起的游戏丧失了兴趣。他转过身,正好撞见站的离开他有点远的洛林。

“宙斯?”他嘴角弯曲了一下,“万能的神,解决所有难题的人。”

他朝洛林走过去,一把抓住他,忽然摇晃了一下,洛林隔着他的面纱依稀看见他的脸。公爵抓住他胳膊的手几乎压着全身的重量。

于是洛林伸手拿走了他还没喝完的酒。殿下没有抗议,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的半杯酒喝光。

客厅里很多人对洛林投来嫉妒却又无可奈何的目光。然而显而易见,殿下已经选择了今晚的主角,别人都只能暂时认输。

“要是连你都不知道答案,就没人知道了。”公爵恍恍惚惚看着洛林说。“没人告诉过你我不喜欢宙斯吗?”

“要是你不喜欢,我可以摘掉面具。”洛林说着伸手。

“不不!不要……”公爵连忙挡住,“你还没回答问题。这样是犯规。”

“你的奖赏是什么?”洛林反问。

“嗯?”

“你说猜对了就有奖赏。”

“你想要什么?”

“一个吻,我亲爱的。”

“什么?你太放肆了,我是有夫之妇。”殿下生气的说。

“既然你的丈夫情人那么多,你为什么不报复他一下?”洛林口气酸溜溜的,“还是你对他的抱怨不是真的?”

公爵听了这话笑了。

“你以为我没有试图报复?”他说,“那你觉得我现在在做什么?你觉得我被人嘲讽‘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寻欢作乐’会心里很高兴?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答案是我想惹他生气。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他用拇指和食指比给洛林看,“就这么一点点……但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我亲爱的宙斯。”

由于一口气说话太长,殿下看起来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洛林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猜测殿下这一回是真的醉的厉害了。

“给殿下拿一杯水来。”洛林对站在他们身边的红发男孩说。

“我又不是仆人!”他怒气冲冲的走开了。一个真正的仆人走过来递上了一杯水。可是殿下拒绝喝水,反而又要了一杯酒。

“我讨厌万能的神。”他看着洛林的面具说,“成天对着一个已经够了……快点回答我的问题,摘掉这该死的面具,好让我吻你。”

洛林半跪在沙发边上,搂着他的腰,凑近他。

“你是西班牙公主玛丽·特蕾莎。我猜的对吗?”他小声问。

殿下呆呆的没有作答。不等洛林多问第二遍,他就拉掉了他的面具丢在地上,然后低头吻他。面纱下面,洛林依稀看到他嘴角画了一粒黑痣。

酒醉后的殿下显得有点冲动,他毫不含蓄的将湿润而温暖的舌头伸入洛林的口腔,舌尖带着浓郁的玫瑰红酒的香气,洛林觉得自己单是从殿下口中尝到这点点酒味足够醉倒了。

“可怜的西班牙公主。”他对公爵说,“要不要帮她好好报复一下太阳神?”

“据说宙斯有一条闪电鞭子,可以遮挡太阳。”

“还是让宙斯变公牛比较合适……”洛林咬着牙说。

他们低声笑着相拥在一起,然而他们的下一个吻却被一声粗暴的摔门声打断了。那声音实在太大了,原本正在演奏的小提琴师吓得停了手。

阿尔芒·德·佳门像一阵风一样的走了进来。在客厅中央立定,脱下披风和手套,扔在地上,一副趾高气扬的主人姿态。

除了殿下之外,所有的宾客都惊恐的瞪着他。

“你让我去南部找那个该死的画家,一走就是半个多月,是故意支开我,好去找别的小流氓风流快活吗?”

殿下好像没听见一样,半躺在洛林怀里,继续喝酒。

“你聋了吗,你这不要脸的女人!”吉什伯爵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将殿下从洛林怀里揪了出来,反手就“啪”的一巴掌。

眼前只看见殿下一头乌黑的头发在半空中甩过,人也一个趔趄跌倒在沙发上。洛林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鸦雀无声的大厅里人们都僵住了,仆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要不要叫卫兵,突然殿下就笑出声来了。

所有人都奇怪殿下为什么没有发怒。他乌黑的长发在沙发靠背上铺开了一片,而他只是躺在那里满身酒气的笑。这情形显然也完全出乎阿尔芒的意料。

“我就在等这个……”他说,“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为了惹怒你。你却不知道……”

他扬手将玻璃酒杯对着墙扔,碎片哗啦啦的落了一地。

“来,让我看看你完全丧失控制力的样子。”

吉什伯爵瞬间脸紧绷,朝着公爵冲过去,熟练的将那一堆厚重的裙子从下面掀起来,伸手在裙子底下放肆的摸索。殿下大喘了口气,先是向后仰,随后挣扎的坐直身体,用手扯着伯爵的外衣向后褪,对准他的肩膀就咬。伯爵完全红了眼,把公爵整个人抱起来往里面卧室走去,只听见他一路上撞倒家具和打碎东西的声音。

仆人快步走过来带上了房门,把殿下的一声大叫挡在了房门内。

宾客与乐手不得不扫兴而识趣的陆续离开,洛林感觉有些人在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甚至不怀好意的在笑。他这一刻只希望自己手里能有一把枪,好让他把今晚在场的所有人都杀掉。

“现在你知道我刚才说的是谁了。”红发男孩在他背后说,“所以你以后别在我们面前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你跟我们一样,不过就是个凑数的。”

“你搞错了。”洛林阴沉着脸对他说,“他才是真正凑数的那一个,倒霉的替代品。我可一点都不羡慕。”

TBC

评论(47)
热度(85)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