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殿下传记随笔2

殿下传记2:小殿下成长轨迹

 

1.很多记录表明殿下从小就非常漂亮,是“全世界最美的孩子”(摘自大堂姐语录)尤其是那些照顾他的侍女们。当然这些记录很多是奉承因素居多,不怎么可信。但有一个人的表扬除外,我一定要特别拿出来提,那就是奥尔良公爵加斯东的。

加斯东听见王后的侍女们赞扬小殿下黑发黑眼很漂亮,他就插嘴:

“我小时候也有这么漂亮呀!”

加斯东绝不会刻意去奉承哥哥的孩子长的漂亮。就他跟路易十三那不怎么热乎的关系和他那高傲的性格。这句话实在分量很重。而且这句话表明,他一定程度上认可这个孩子是他的家人,并且对他有种惺惺相惜的代入感。

 

2. 传记作者认为很多人揣测小殿下从小接受教育就有问题,这看法并不是全面的,当然安娜在兄弟俩小时候肯定偏爱路易比较明显,但至少她并没有故意把菲利普当女孩养。这个问题要从当时社会的多方面来看,那时候长子和次子的地位本来就是非常悬殊,为了确保遗产的完整性,贵族子弟的次子没有任何继承权,除非他们的叔叔舅舅中有人无子嗣,否则他们一辈子的出路不是从军就是去修道院。

所以对一个当时的贵族家庭(包括王室),王储是一切,是国家的支柱,次子只是一件后备物品。小殿下只能怪命运让他生在路易之后。他的幼年一切待遇不如路易,这是很正常的。不能用这点来抨击王后和主教对待小殿下有任何的不公正。

真正的不公正,是在发生在投石党政变之后。权利过大的贵族和逆反的叔叔加斯东带给王后和主教许多压力,他们才开始制定明显的打压小殿下的各种措施。历史学家们总是在总结投石党政变对路易十四一生的重大影响,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场政变对殿下产生了什么影响,他们觉得“不同于路易,政变没有影响殿下对巴黎的热爱”就说明殿下年幼受的创伤小于陛下,他们的看法实在太表面了。

因为殿下根本就为他的叔叔、他的堂姐和其他很多莫名其妙的贵族背了一辈子黑锅。

 

3. 1647年是殿下多病多灾的一年。他先是得了麻疹,王后忙于政务无暇关心他的病情,被告知病情凶恶她才回王宫看他,见他“又瘦又苍白,简直认不出来了”,但很快又因为要紧事物再度离开他。相反的,路易后来被弟弟传染天花,王后日夜守护儿子,还说如果他死自己就去修道院。路易康复后王后命令举办大型庆典。菲利普那时候七岁,他已经大到能明白自己在母亲心里的地位远在哥哥后面。

有一段1647年殿下病中的记录,是殿下的保姆Mme Motteville写下来的。为了表明殿下从小聪明,会说话,但我们从中还看出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菲利普从小敏感,能感觉到母亲对自己有不够尽心的地方,并且为此恼怒。

殿下生病的时候,众贵妇挤在他房里关爱他,他觉得很累,就叫母后赶她们走。母后说那些是贵妇人,不能得罪她们。小殿听后下生气了:“您不是太后吗?您的王冠做什么用的?我是您儿子,您有多少次只要乐意就随便打发我走,现在就不能命令她们也守规矩!?”

还有更令人心寒并且震惊的。那就是殿下生病的时候正碰上投石党暴乱激烈的当口。马扎林借口不让殿下传染陛下,带太后和国王逃离巴黎,不顾其实当时路易已经被弟弟传染了。他们竟将发烧的菲利普一人丢在王宫。

投石党分子占领了宫殿,宣布有个“宝贝人质”在手,得意万分。一仆人被派去偷抢菲利普,将发烧发的昏昏沉沉的小公爵塞在在马车行李箱里带了出来。

不确定这是不是主教和太后事先计划好的,为了不让人怀疑他们逃跑的初衷,所以留下菲利普,再策划暗地里救他出来。但无论是不是有这一层计划,这都让人看着可怕。安娜的心思不好说,然而马扎林心中显然只有小路易,完全没把殿下的安危放在心上。

4. 这段时间他们的兄弟情是怎样的?事实证明还好。路易毕竟还是个孩子,母亲和教父对弟弟的忽略还不影响他对弟弟的态度。根据外国使臣当时的观察,他跟弟弟在一起玩可以很和谐,但看上去不像兄弟更像父子(XD,这句话看起来很奇怪,我理解就是玩耍时弟弟必须听他指挥的意思吧。)

“小爸爸”称呼,是来自路易小时候给弟弟写的一封信,结尾署名“你最热切的小爸爸”(petit papa)可以看出,路易对弟弟还是有很深的亲情,但是他一向把自己高高凌驾在弟弟之上,从小就这样了。

殿下这方面,他的自我认识和聪颖更让我吃惊。他十岁时给叔叔写信称呼他“我可怜巴巴的大殿下” monsieur mon pendart,自称“你可怜巴巴的小殿下”。我不知道十岁的菲利普对Pendart这个词到底理解到那个层次, Pendart可以解释为“一无是处的人”“流氓无赖”,但是无论他这是不是认真的,他显然已经完全意识到自己跟当时已经被扣上“叛逆”帽子的叔叔在家族中的地位的可参照性。

 

5. 在兄弟俩的教育方针制定上,马扎林表面上做的并不差,他为殿下挑选的教师全都是很有名望的法国将军、元帅,口碑好得简直可以当国王的老师。

然而在实际上,由于这段时间法国内战不断,这些最厉害的将军元帅全都在打仗,根本没工夫管殿下的学习,而马扎林当然也以国家需要为重,从没催促过殿下的教育。所以殿下只是偶尔跟陛下蹭一节课(大部分时候他没资格)而把大好的学习时光荒废在跟侍女宫女们玩各种蠢游戏上。连Mme Motteville都看不过去,说“殿下如果不要这么荒废下去就好了。”

有书信为证,马扎林故意让殿下的老师放慢文化课程,因为老师表扬殿下聪明,学得快,主教立刻回信说“要是国王的弟弟这么聪明,他将来怎么臣服在国王脚下?”他叫老师停止上课,让殿下去玩。

他们对殿下的防范,显然跟殿下小时候就表现出来的聪明是分不开的。正如Mme Motteville所记录的,殿下的聪明很外露。很会说话,用词简短尖锐突显聪颖,一次有人说他个子不高,他回答:王子个个都grand(法语的高或宽),但他要长的是智慧grand。又有一次,兄弟俩跟随母亲去Dijon巡视,当地官员接待时,路易只沉默观察,殿下却不怕生,对答如流。这事被神父无意中告诉主教,从此以后,他们出巡不就带殿下去了。

 

6.不论是路易还是菲利普都不怎么热爱文学或是写作,他们俩长大后写的信都有不少错别字。但路易被逼迫长时间阅读、批阅,写官方信件,至少在语法上他还是过硬的,殿下就不同了。早年的糟糕教育后来显然显现出来,很多人说他龙飞凤舞的字难看到不像个贵族。图中对比殿下十岁时候写给加斯东的信,和他成年后写给Colbert的信,成年后的字根本没办法认,连他自己也认不出,常常让二夫人帮他认。

 

 

7.大约就是从投石党政变结束后,殿下搬出了王宫,住进原本属于堂姐的杜乐丽花园。主教、太后和国王常常以“一家人”姿态出现,菲利普简直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完全被排除在除了必要官方活动之外的一切场合。他变成了一个被莫名其妙被抛弃的影子,没人管没人问,自生自灭。没有了母亲和哥哥在身边,也没有了跟他亲近的叔叔和堂姐,这个十几岁的孩子,过的是一种在自己家里被隔离开来的生活,而对这一切,他根本一点错也没有。

那个时期的殿下开始渐渐由聪明可爱的孩子变成叛逆暴躁不讲道理的不良少年。各种恶劣记录如下:

十二岁那年,在舞会上他被舞伴的裙子绊了一跤,一姑娘没忍住笑。他冲过去打了她一耳光。

十六岁那年,他突然跑去掀母后侍女的衬裙,还对她们开黄腔。侍女告诉了太后,太后很生气,命令用鞭子抽打殿下。然而没人敢这么做,殿下的暴躁危险是出名的,谁敢碰他,他有可能挥剑刺开对方的肚子。

十七岁那年,著名的“泼粥事件”,受害人路易十四。但是这一回毫无疑问的是,殿下受了体罚。就像电视剧里说的,他Pissed on the king,这不可饶恕。

在种种暴力恶劣记录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需要家人亲人关切的青少年,他的孤独,他被莫名其妙排除在家庭和亲人之外的不公正,不仅让传记作者,也让我这个读者无限痛惜。

 

下一回重点讲述“问题少年是怎么变弯的”尽情期待

 

 

评论(36)
热度(72)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