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殿下传记随笔3:问题少年是怎么变弯的

The professional historian has always been a psychologist – an amateur psychologist. Whether he knows it or not, he operate with a theory of human nature; he attributes motives, studies passions, analyzes irrationality and constructs his work on the tacit conviction that human being display certain stable and discernible traits… He discovers causes, and his discovery normally includes acts of mind. ——美国历史学家Peter Gay, 收录在《殿下传记》第三章 P57

我本来不想再继续整理这些内容了,但是看到这段话以后就改了主意,不仅不打算停止,还要继续把这些内容公开在微博和乐乎上。因为不论是历史、传记文学还是回忆录,都在一定程度上参杂了作者刻意或者非刻意的、自己根据心理分析作出的理解。这里面没有科普不科普,误导不误导的问题。因为就连真正的科普也可以是误导的。当一个读者想要不被误导,或是想要形成自己的看法,那只有多看看不同人从不同角度的理解。而我本人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有人看法不同或是故意找茬而放弃写作的乐趣。

上接第二章,下面讨论《殿下传记》Brother to the sun king的第三章中关于问题少年怎么变弯的话题。

殿下传记3:The would-be king

1.传记作者指出,一个人之所以会是同性恋理由绝不可能是简单的。其中先天后天因素都有可能。首先殿下的父亲路易十三就有这方面的倾向,其次,殿下在性心理和生理的成熟阶段,他所生存的环境简直可以被写成一本现代心理学中“同性恋男孩生长环境”的样板教科书!因为现代心理学和社会学所总结的所有条目,殿下他都占满了。

一个缺失的父亲(路易十三),一个不怎么关心他的男性家长(马扎林或是加斯东都可以算),一个玩耍中总是让他处于劣势,或是欺负他的男孩玩伴(路易),一个过度权威、有占有欲的母亲(安娜)。更关键的是:一但冒头就立刻被无情打压的独立性,和永远得不到满足的自信心

综合了上面的所有因素,殿下简直不需要穿女装或是混在女孩堆里玩这些附属条件,也能妥妥的当个货真价实的同性恋。

2.事实是,殿下确实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对同性的喜爱。Abbéde Choisy是殿下童年唯一固定的男性玩伴,他是个比殿下还厉害的Crossdresser, 他在加斯东家里的时每周要陪殿下玩最起码两天。这男孩不仅穿裙子还穿耳洞带珠宝,殿下每次见他,都对他表现出极大的喜爱和兴趣。他的回忆录里面写,每次殿下来,他都会跟和曼奇尼家的女孩围着他“脱了他的外衣,给他穿上裙子,梳理他的头发……”。也正是这个人提出了“对于殿下,每件事我们都是听了马扎林主教的命令……”从而引发了主教故意错误引导殿下的阴谋论。

图为Abbéde Choisy的男装和女装画像,来源网络

还有一个男孩,是路易和菲利普共同的玩伴,叫做Louis-Henri De Brienne。他曾在回忆录中写到殿下比陛下更喜欢他,曾经对他提出过要进一步发展关系的暗示,可是他因为胆小羞怯没有答应殿下。另外,他还声称保留了菲利普的两封写给Duke Candale的书信,在信中,少年殿下抱怨对方把他说过的一句“关于大腿”的话复述给别人听。他写道:“这如果被陛下知道了,我就有麻烦了(XD)。这不是一个朋友的行为!”另外一封信里提到他们共同的病“我希望你的病情不会妨碍你在巴黎尽兴。至于我,我得病以后变得特别虔诚。”

但我个人认为说马扎林和安娜故意引导殿下的同性倾向并不客观。因为17世纪的天主教国家里,同性恋真的算是一种严重的罪。他们应该只是希望让殿下多跟女孩子一起玩,尽量变得脾气温顺,乐意服从别人,但不可能希望他成为同性恋。

事实上,安娜和马扎林都对殿下的这种倾向表示过不满意。

马扎林曾经对堂姐抱怨殿下过于爱打扮。堂姐很含蓄的说“不是希望他这样,不希望他改变生活方式吗?”注意这句话堂姐用的主语是“one”可能对应法语的“on”,非特定代词,但她应该是暗指主教和太后。马扎林毫不忌讳的说,“不,正相反,我和太后都希望他从军。”

而安娜非常反对殿下和吉什伯爵来往,甚至禁止殿下在没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跟伯爵会面。结果 Mme De Choisy (应该是上面那位Choisy的娘,她是加斯东家的女官)不得不偷偷安排他们会面,“好像见情妇似的。”(这也是在1658年发生的事)

那首似乎被音乐剧借鉴的“我是一个美男子”的诗歌J'étais un fort joli Garçon在当时确实有宫廷乐师演奏过,不知道究竟是赞美还是调侃,可能一半一半。

3. 殿下除了喜欢同性以外,对异性也并非完全没有表露过兴趣。比如十六岁那年掀侍女衬裙纯粹是典型的直男小流氓的作为。还有那个被他扇耳光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某本书里写的德·博威夫人的女儿)也有后话。据说这姑娘因为某种不明原因被逮捕,殿下亲自赶去保了她出来,送了她好些礼物,引起了一系列流言蜚语(不良少女和不良少年的故事……)。同样是殿下十六岁那样,主教曾经抗议殿下对他的一个侄女Mercoeur夫人(也就是劳拉·曼奇尼)行为不检点。

与上述情况相反的观点是二夫人曾经全然否认过殿下对女人的兴趣。说殿下跟女性的绯闻全是他为了赶时髦的缘故,真要他跟女人单独在一起他根本不会对她们怎样。然而我个人觉得二夫人写的不完全可信。二夫人对男女问题出了名的不敏感,认识殿下是在他30岁以后,写回忆录更是晚年,很多说法,其实是为了保留她自己的自尊。

综上所述,就存在三个疑点:

一,殿下虽然是同性恋,但是对自己的性向有能力遮掩(他对女人也有兴趣,至少在早年),有必要遮掩(宗教和社会的观念)。且如果他想遮掩,应该会得到帮助(王后和主教没想让他当同性恋),可是为什么他要在1658年“出柜”?

二,殿下明明很早就有同性恋倾向,且疑似已经有同性性行为(参见上述书信)为什么大家都说PhilippeJules Manchini是“第一个corrupt”他的人?

三,接上,如果主教反对他的同性恋倾向,为什么会存在阴谋论,为什么会说是他“安排了”他侄子PhilippeJules Manchini与殿下的关系?

 

要解答这些问题,就要从1658年的故事说起了。

 

4. 1658年,路易十四在前线得病,病情非常严重,危险期大概长达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内,大家都绝望的认为他会死去。

很多科普文章指出安娜在1658年对殿下亲近起来,是因为她觉得现在次子要当国王了,这个说法也不尽然。因为根据Mmede Motteville回忆,当时安娜告诉菲利普他哥哥病了,而且因为怕传染他不能去看他。殿下“当场大哭,哭的绝望之至,以至于好久都说不出话来。”他的这个反应让太后大为动容,因为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多么善良。从此以后,她对殿下“展现了以前从没有过的温柔。”

殿下的反应在他而言很正常,他从没想过王位这回事。他缺乏亲情的少年时代让他把母亲和哥哥的感情看的最重。

不幸的是,生在王室没什么可以躲在简单的亲情后面。正如电视剧《凡尔赛》里面体现的,国王卧病在床的那段时间,往往是叛乱分子蠢蠢欲动的时机,一场阴谋逐渐显现。然而跟电视剧不同的是,路易在1658年还没有实权,这场阴谋针对的是马扎林而不是路易。Colbert报告,前投石党分子在多处暗地里策划,一旦国王死去他们就会再度挑战马扎林的权威。主教听闻以后已经开始准备内战。糟糕的是,这些叛乱分子选定了殿下当傀儡。在殿下身边随即出现了一帮煽动者,这些人细看都是些三姑六婆 :Mme De Chosiy (所以说一牵涉到叔叔的人,殿下总倒霉),Princess Palatine (二夫人的婶婶,后来成为他们结婚的说媒人),Mme de Fiennes (英国王后的侍女,此人女儿貌似后来成了洛林的情妇,并为洛林生了私生子),Plessis-Praslin(殿下的教师,就是说殿下聪明结果被主教批评的那个),最后一个but not the least, 吉什伯爵。

在这段狗血故事里,Colbert俨然扮演了《凡尔赛》中Fabien的角色,他买通Mme de Fiennes当间谍,截取了一封Mme De Chosiy写给菲利普的信件,于是,等路易康复的时候,一场大扫荡就开始了。

殿下当时的真正反应很难从第一手资料考证。但他被认为是有过失的,因为他读那些人的信,听那些人的言论,却没有立即举报,反而让主教通过别的方式自己侦查出这个阴谋。

事后,马扎林起初表示“殿下是被人利用了”。后来突然又改变言论,暗示“有不明身份的信件为证”殿下“是这场伤害他所爱的人的不幸的渊源。”

对于这场闹剧的结果,殿下受了隔离疏远的惩罚。母亲和哥哥又一次对他冷淡了一段时间。这对于一个渴望亲情的孩子来说绝对不是一种轻度惩罚,《大堂姐回忆录》记录了这段事情被揭露后几个月发生的兄弟对话,可以看出很多端倪:

路易说:“假如你当了国王,可要面对不少麻烦。Choisy夫人和Fiennes夫人现在势不两立了。你没办法从她们之间选一个。或许应该是Choisy夫人吧,是她把Olonne夫人给你当情妇的。她就是苏丹王后啦(这句话,我的理解是讽刺Olonne夫人会被当了国王的菲利普打扮的花枝招展),倘若我死了,Choisy夫人准会这么叫她。”

殿下听了这话非常沮丧,根据大堂姐观察,他回答的口气非常诚恳。说他从没希望路易死,因为他太爱他,不能接受失去他。

“我相信你。”国王说,然而他立刻继续嘲讽“你回巴黎后会跟Olonne夫人恋爱吗?根据巴黎的来信,吉什伯爵对这场恋爱很看好呢!”

殿下听了脸刷的就红了。

这时候太后忍不住打岔了“看好什么?愚蠢透了!我要是你我就感到羞耻……”

大堂姐很为殿下难过。而且她觉察到这些日常的嘲讽,越来越让殿下疏远女人。(可能因为那些“利用”他的人,都是些三姑六婆的关系)。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殿下停止了所谓“追求”大堂姐的行为,大堂姐后来酸葡萄的表示“反正我也从来没有把殿下看成未来的丈夫。”

根据传记作者,殿下在这段时间的痛苦和复杂的经历,让他经历了又一段艰难的心理历程,一段让他从叛逆不羁过渡到自暴自弃,并且索性放飞自我、带有自我惩罚意味的决定“出柜”了。

5.殿下当时应该还是个比较真性情的少年人,被卷入阴谋让他第一次看到亲情和权力的矛盾性,他本性很爱哥哥,从他听说哥哥病请的反应可以看出来。但长期压抑和被忽视的经历也同样让他渴望被尊重被承认,甚至取代哥哥。在哥哥康复以后,他经历了极端自责的过程,为自己有过替代哥哥的想法而后悔。

后悔和自责的结果,表现为自暴自弃和自我惩罚。这就是我们很多人都看到的“吉什伯爵踢殿下”的雷人画面的一个可能解释。

在一个化装舞会上,大堂姐和殿下扮成牧羊女。吉什伯爵出现了,假装不认识殿下是谁,把他带出舞池,大庭广众用脚踢他。而殿下不仅不生气,反而还挺高兴的。大堂姐看了震惊无比。次日大堂姐和殿下都被太后叫去问话。大堂姐为堂弟感到羞耻,就替他遮掩,说她什么也没看见。太后讽刺“你没看见?全世界都看见了,你会没看见?”而殿下表现的非常无所谓,只说他很遗憾母后总是不喜欢吉什。

这种表现,被传记作者总结:

这个聪明的少年有一天会变成圣西门眼中那个穿金戴银,谈吐肤浅的老怪物,而他那时候就迈出了第一步

拥有那样的身份,在那样的虔诚的社会环境中,殿下如此过分的行为和谈吐实在无法用现代人的前卫来解释。这里面心灵的扭曲,显然是不容忽视的。

6. 传记作者同样也用神秘的Philippe Jules Manchini来解释殿下最终的堕落。重提当时社会对同性恋的厌恶。所谓“Corrupt”玷污实在是最可怕的用词,带有宗教性的唾弃意味,是充满了恶意的一个词,然而只要提到主教侄子和殿下的关系,无一例外都会用“Corrupt”这个词。

所以其实“费利佩·曼奇尼”这位情人到底存在与否都是一个问题。他很可能只是一个标志性的说法。因为历史资料根本就找不出其他此人与殿下有关系的痕迹。

  • 他是主教的人,代表了“阴谋论”

  • Corrupt是一种堕落,代表了殿下在1658年堕落

  • 殿下在1658年所谓阴谋破灭以后,受刺激出柜了。所以会有Manchini帮殿下“出柜”一说,而他的出柜,本质上属于一种潜意识下的自甘堕落和自我惩罚。

 

以上内容部分处于传记Brotherof the sun king, 部分是笔者通过阅读传记做了个人的分析。

完整纯粹的传记内容可以看我网友的翻译。

 

评论(20)
热度(63)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