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骑士回忆录10:殿下岛(下)

看前文,请点击tag: 骑士回忆录

 

10. 殿下岛(下)

这一夜洛林完全没合眼。尽管他在那个红发男孩面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心里毕竟怒气难消。糟糕的是除了把天下最恶毒的诅咒都加在阿尔芒·德·佳门身上之外,他暂时想不到什么有效的办法来报复,更何况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报复谁,究竟是吉什伯爵呢,还是殿下。

他只要闭起眼睛就会不由自主的幻想吉什伯爵和殿下两人纠缠在一起的画面,这让他既亢奋又嫉妒,一会儿想冲去爱之岛,一会儿又想冲出去杀人,于是他只好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天花板,破天荒的念起了祷告。第二天他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他哥哥看见他两只眼睛又红又肿,惊的差点没把豌豆汤全泼在桌上。

“菲利普,我……我昨天对你的教训是不是重了一点?”他慌张的说。因为洛林的脸皮向来厚,教训打骂从没见哭过,更不用说搞成这幅德行了。

洛林不说话,自顾自盛了一碗汤大口大口的喝。哥哥看他胃口不错,立刻放心了一半。

“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说的那些话。”路易·德·洛林语重心长的说,“其实我和父亲都明白这件事不能全怪你。你年纪小,什么都不懂,都是那个不要脸的吉什伯爵把你给带坏了。天晓得他安的什么坏心眼!多半是看你长的俊俏,要利用你来帮他做些丢人的事吧?简直可恶!可惜他母亲是黎塞留主教的侄女,现在又有马扎林当后台,连陛下都忍让他三分,普通人谁敢得罪他?”

这话洛林听了不免更加郁闷。他用汤勺搅拌着汤,一声不吭。

他们家唯一伺候早餐的仆人走出去给邮差开门的当口,哥哥忽然朝他凑了过来。

“不过你放心,我听到消息说,陛下其实并不怎么待见吉什伯爵。”

洛林感觉心里猛地一跳,但他不动声色。

“你胡说什么啊。谁都知道吉什伯爵在宫里人缘非常好,英俊潇洒又谈吐风趣,虽然有的时候有点傲慢,但大家都说除了国王,他就是当今宫廷最英俊、最有资格这么骄傲的人啦。”

“一个人太出风头可不是什么好事。”路易评论道,“何况他抢的还是陛下的风头!我的消息来源是个秘密,我还是不要告诉你太多了,免得你给我惹麻烦。”

洛林放下汤碗,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神情。“哥哥,我知道我错了。我想回巴黎的军队去任职,只要不继续在吉什那个家伙手下就行。可父亲现在依旧被禁止回巴黎。你认识谁在宫里有手段呢?”

他哥哥愣了愣。

“我看就没有人吧?”洛林说,“不如我还是去找殿下帮帮忙好了,至少……”

“谁说我不认识人了?”他哥哥生气的说。“维勒鲁瓦公爵知道吗?就是纽夫维尔元帅。他算是父亲的好友,挺照顾我的。前不久还请我到他家去吃饭。他是陛下的老师,现在虽然不常在陛下跟前了,但是他女儿从小跟陛下一起玩,跟陛下很熟……”他说着突然脸红了。

洛林琢磨了一下哥哥透露出来的这个消息来源是否可靠。结论是无论真假至少让他看到一丝希望,看来他一整夜的祷告可还真没有白费。

“先生们,今早的信。”仆人走了进来,他托盘里放着一叠信。

洛林一眼就认出其中一封给他的信是殿下写的,但是他接过来往桌子上一放,拆也不拆。

“真的,我昨天祷告了一夜,真心觉得祷告对于一个人的灵魂有很大宽慰作用。”洛林继续跟他哥哥瞎扯淡,“假如军队不要我了,我就去当神父吧,搞不好我能当个伟大的圣人……”

他哥哥忙着低头看一张便条没搭腔,谁知门口突然有个人大声回答他。“这是个绝妙的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

路易·德·洛林手一颤,慌忙放下信从椅子上站起来,整个人站的就像在军队里服役的时候一样笔直笔直的。洛林还没回过神,国王第一侍从亚历山大·邦当已经出现在他家简陋的饭厅兼客厅里,大声通报了一声“国王驾到!”

洛林手忙脚乱的抓起桌上殿下的信,使劲往袖子里塞。刚塞好国王就走进来了,他身上穿着颜色明亮的外套,搭配着浅蓝色腰带和领结,看起来神采奕奕的。

“非常抱歉,我只来得及写一张便条通知您。”国王对洛林的哥哥点了点头,“我正在去卢森堡宫的路上,马车经过这里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就冒昧过来了。”

“陛下光临寒舍是我们的荣幸。”路易·德·洛林回答。他有点紧张的瞥了一眼弟弟。国王看起来倒好像很轻松的样子,他随意的环顾了一下洛林家那灰蒙蒙的石头墙,简单的陈设,目光落在餐桌上开着盖子的一锅汤上面。

“我能喝一碗吗?”他一屁股坐在洛林兄弟对面,并伸手示意他们陪他坐下。路易·德·洛林瞪了他家的老仆人一眼,那个老仆人于是慢吞吞的拿出一只难看的粗瓷碗,从锅里盛了点半冷不热的汤,放在国王陛下的面前。

国王嗅了嗅汤,似乎觉得它很香的样子,把勺子放进了碗里。

“我想你们已经听说了,我的叔叔奥尔良公爵前两天刚刚过世。”他喝了一口汤说,“而孔蒂、孔代公爵也已经先后和王室达成了谅解,加上我们和西班牙的各种交涉也快要结束了。感谢主教大人不辞辛劳的为法国的和平做出的努力,我认为我们终于可以允许一部分由于内战关系流落在外的将军们返回领土了,你们是否赞成我的想法?”

洛林狐疑的看了哥哥一眼,碰巧他哥哥也在用眼睛瞥他。

“先生们,我这问题没有任何圈套。”国王放下勺子,干脆直接拿起碗来喝。“我只想听听你们真心诚意的回答。”

“假如我们能在巴黎见到父亲,当然会非常高兴。”洛林的哥哥说。

“巴黎?”国王笑着擦了擦嘴角的汤汁。“我恐怕您有点太乐观,也有点太低估了主教大人的警惕心了。不过我可以向您担保的是,您父亲在阿尔萨斯至少能恢复他在政变之前的爵位——阿赫古伯爵,而阿马涅克伯爵的头衔包括他在巴黎的一些旧职务,将立刻由您来接手。请您接受我的恭喜!”

路易·德·洛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等他回过神来,就连忙绕过桌子跪倒在国王面前,亲吻国王的右手。

“这也是维勒鲁瓦公爵希望的。”

“维勒鲁瓦公爵?”

“是的,我亲爱的伯爵。”国王回答,他的笑容比方才更为明显了。“我的老师是个老古板,总觉得自己女儿至少要嫁给一个伯爵才行。不过这点上我倒是很愿意满足他的愿望。”

洛林此时有种错觉,似乎看见自己哥哥两只眼睛都发光了,但也有可能,这奇怪的光是国王陛下那个放大的露齿笑容在他眼睛里反射的缘故。

“您的宽容与恩惠,我们将会没齿难忘。”路易·德·洛林说。

“您并没有亏欠我任何恩惠,伯爵。您家族的所有成员都配得上这些荣誉。”国王说着,若有所思的目光缓缓的越过桌子,落到低头向他行礼的洛林身上,“就连您弟弟也有一份功劳。要不是他用意想不到的方式提醒了我,我可能一下子想不到这个重要的问题。然而我能奖赏他什么呢,伯爵?您弟弟有没有意中人?像您的卡特琳那样的?我突然觉得做媒这种职业很适合我,偏偏我刚才听他说他更乐意去修道院?”

路易·德·洛林慌了。

“我请求您的原谅,陛下,我弟弟年纪小不懂事,不论他做了什么——”

“邦当!”国王忽然喊第一侍从,打断了洛林哥哥的话。

“是,陛下。”侍从向国王行礼。

“我的早饭为什么不是这个?”国王指了指已经被他喝光的汤碗。

邦当一本正经的端详了一下空空的汤锅。“请您原谅,陛下,我相信章程里没有提到国王的早餐里有这道菜。”他顿了顿,“这是农民吃的。”

“是吗?”年轻的国王扫视了一下屋里所有的人。

“你认为现在是不是时候,把章程改的更适合国王的口味一点?”他盯着第一侍从问。

“我相信如此,陛下。”邦当鞠躬。“我将尽力而为。”

“邦当是我认识的最聪明最通情达理的人。”国王微笑着评论。“他总能精确的理解我的意思。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样。但无论如何,在您父亲这件事上,我很高兴主教同意了我的建议。”

说完他站了起来。

“法国将要面临变化。看起来就像是从旧章程慢慢转变成新章程的过程。我很有耐心,可以一条一条的、慢慢的改变。最初也许不怎么明显,但渐渐的,人们会知道我。不是那个因为害怕只会闭着眼睛装睡的小男孩,或是那个当着人跳芭蕾舞的戏子,而是真正拥有权力的国王。”他说,“我希望法国能知道她的主人究竟是谁。”

他的语调听起来是很随意的。

“所以我们要怎么奖励你呢,骑士?”国王继续看着洛林,又问了这个问题。

陛下有一双蓝色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目光闪烁明亮。他说起话走起路的姿态又总是那样潇洒自如,无论走到哪里都引人瞩目。然而洛林却从来都不敢直视国王的眼睛,他无法解释理由。

“伯爵,”国王再度微笑着对洛林的哥哥说话,“请您陪同我去卢森堡宫。主教今天要向大臣们宣布特赦令,包括与您父亲有关的项目。”

“遵命,陛下。我马上去准备一下。”洛林的哥哥回答,邦当替他打开了门。洛林正准备跟哥哥一起退下。国王却叫住了他。

“邦当,”国王又说,“去办我出门时让你办的事,我会跟伯爵一起出发。”

邦当点了点头。

他俩出去后,洛林朝国王弯腰:“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没想到方才还笑容可掬的国王忽然变了脸,阴沉的盯着他看了半晌,慢慢走向他,用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

“陛下,您怎么了,您不是刚才一直说要奖励我吗?”洛林哆嗦着问。

“给我一个理由不让法庭追究你的渎职罪,最好两个,因为那第一个你已经用过了。”国王冷冷的说。

“渎职,陛下?”洛林已经完全晕头转向了。

“你太健忘了,你回巴黎那天是有任务的,记得吗?只可惜你没有去执行却在城里逛了一夜,最后被火枪队带回宫。所以关于你的渎职罪报告,好几天前已经在我的办公桌上了。我看这罪足以上绞架了!”

“我、我……”洛林只能感受到国王冰冷的目光和他火钳一样的手指。

“你有什么自我辩护吗?”国王的手猛的一紧。

“我、我……我曾,曾经救过您。”洛林结结巴巴的说,“在王宫——”

路易十四猛地一甩洛林的脖子,松开了手。

“这就是你用掉的第一条理由!”他愤怒的说,“要不是因为这,我现在根本就不会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你从小就是这种爱耍小心眼和手段的流氓!”

“您……您说的很对。陛下,但我耍的手段和心眼都是为了您啊……”洛林一下子跪在地上,伸手去抓国王的衣服,可是国王踢了他一脚。

“我本来确实觉得你这个人会有不小的用处。”国王说,“可是你偏偏选择了一个我最不能忍受的方式来报答我。”

“我……我不明白您的意思,陛下。”洛林抽了抽鼻子。

“你和吉什伯爵是一类人。”国王冷冷的说,“你们以为长了一个漂亮脸蛋就能操纵别人。可是你们完全低估了我的弟弟。因为你们根本不了解他。”

洛林愣在那里,盯着国王的脸,他脸上再也没有刚才那种灿烂的笑容了。他看起来像是一尊冰冷的雕像。

虽然喜欢自称骑士,但洛林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胆识。他只是在那一瞬间再度感受到了七岁时曾经经历过一次的那种突如其来的热血沸腾。仿佛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候,他就会索性彻底忘记害怕。

“我会把吉什伯爵赶走。”洛林突然对国王说,“让他从您弟弟身边、从您身边永远消失。这就是我给您的第二个理由。”

国王毫无表情的看他。

“我为什么要用一个无赖换另外一个无赖?”他问洛林。

“因为我不是黎塞留主教,或是马扎林主教的支持者。相反的,我支持您。”洛林回答,“我对于您口中的那个变化的法国满怀希望。”

“你在犯一个大错误,”国王冷漠的说,“我可以因为你说这句话而把你吊死,加上你的渎职罪。你已经死了两次了。”

“但我活着对您更有用,陛下。”洛林说,“请您相信我。”

路易国王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洛林家客厅的窗子,若有所思的站了片刻,好半天然后转过身来。

“起来,叫一辆马车去追邦当。”他这么命令洛林。

“做什么?陛下?”洛林揉着发麻的膝盖狼狈的爬起来。

“我命令他把你的问罪书拿去给我弟弟看。”国王说。“假如你成功阻拦他,就算我们达成协议。”

****

洛林从马车上跑下来的时候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而跑在邦当后面更为可怕的一件事就是卫兵从不拦截第一侍从,却动不动就站在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他绝望的看着邦当迈着完美优雅的脚步,敲开了殿下的房门,而他疲于奔命的又一次被人拦在门口。

“殿下在吗?”亚历山大·邦当对自己身后那个人仿佛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殿下在长沙发后面探出头,似乎意想不到第一侍从会来找他。

“陛下让我交给您一封重要的信。”邦当说。

公爵诧异的看着门口跑的一脸潮红的洛林。

“让他进来,”他吩咐卫兵,“他怎么了?”

“您不准备先看信吗?”邦当问,“根据章程,陛下的信不能让外人看见。”

公爵从邦当手中接过信封,伸手撕开。

“不!”洛林大声嚷,推开侍从冲进来,一下子扑到殿下身上。撞的他手里的画纸撒了一地。

全是一些漂亮的素描,包括园林,花草以及雕塑。每一张都画得非常细致漂亮。

“那是孔蒂亲王的老宅第。”邦当解释道,“陛下昨天刚派人收归王室名下,作为他原谅亲王的条件之一。他说他跟您提过这个地方,在塞纳河边上。”

公爵从地上捡起几张素描,盯着其中一张雕塑,目不转睛。

“是的,他无意间跟我提过。”他小声对邦当说。

“陛下希望您能再考虑一下他的提议。”邦当说。“最美的意大利园林,他说名字可以叫——”

“殿下岛。”公爵伸出手指,在素描角落的落款处找到了国王给这个地方的命名。

“陛下明天等待您的答复。”邦当鞠了一躬,退了出去。离开前不忘记用不满的目光瞥了洛林一眼。

洛林傻傻的坐在地上,目送陛下侍从离开。

“现在你能跟我解释发生了什么?”殿下问他,“你为什么不回我的信?”

“嗯?”洛林转头看殿下。那苍白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出憔悴的黑眼圈,但他依旧还是那么美。洛林恍惚的看着,清晰的意识到自己今天差一点完完全全、毫无挽回余地的失去眼前这个人。

他发现,他已经记不起自己为什么生殿下的气了。

“你为什么拒绝这个花园?”他反问殿下,“它多美啊。”

“为什么?”殿下皱起眉头,“因为那多半是我哥哥的圈套,我讨厌总是落到他的圈套中。”

“嗯,”洛林笑了一下,“也有些圈套是美好的。也有些圈套,是你自愿跳下去的。”

殿下迷惑不解的看他。

然而洛林不打算解释了,他朝着殿下爬了过去,就好像一只在外乱跑以后回到温暖窝里的猫那样。

TBC

下一章:《玫瑰》

评论(41)
热度(102)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