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骑士回忆录11:玫瑰(上)

自从中了国王的那个“美好”的圈套之后,洛林好几天心神不宁。他不敢肯定国王的意思,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已经达成了协议。

更糟糕的是,他渐渐开始发现当他外出时经常有人尾随。假如说这世上洛林最惧怕的人是国王,那么那个叫做法比安·马夏尔的人就要排第二。此人面无表情的石膏脸总是冷冰冰硬邦邦的,光是瞥见他的披风一角在眼前飘过,那凉飕飕的幻觉就足以让洛林两腿发抖。

那天一大早,洛林差点没正面撞上他,就在“爱之岛”门外。他本想趁天蒙蒙亮街上人少赶快逃回家到自己床上再睡个回笼觉,谁知刚打开门,就看见马夏尔站在大马路正中间,直挺挺的。

洛林慌忙关上门躲起来,可轻微的响动显然已经惊动了火枪手,他在钥匙孔中看见马夏尔从腰间拔出了枪。

完了。洛林绝望的想。这很可能说明国王已经下决心毁约。至于借口,他随便找一个都可以。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从妓院后门溜走,突然街对面有人大声喊:"马夏尔先生!"洛林惊讶的发现来人居然是在殿下的化妆舞会上遇见过的那个红发男孩。

“马夏尔先生,”他跑过来说,“我找到了您说的那个人。他现在就在后面那条街。”

“我希望您这次消息比上次准确些,艾菲侯爵。”法比安·马夏尔冷淡的说,“要知道我正在执行陛下交给我的其他任务。”

“千真万确!您跟我来吧。”艾菲侯爵担保,“不然让他跑了,下回就不知什么时候能逮到人了。”

火枪手走开了。他前脚消失在路口,洛林后脚就慌忙从那条臭名昭著的街道跑出来叫马车往家赶,可半路上他又改了主意。假如火枪手要抓他,他们在他家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带走,路易·德·洛林一句话都不敢说;但倘若他人在奥尔良公爵身边可就不一样了,殿下绝不会眼睁睁看他被国王的人绑走,说到底,他的“渎职罪”殿下是要负责任的。

他让马车停在卢浮宫门口,一过卫兵的岗哨就拔腿朝着公爵的套房方向飞跑,简直就跟逃命一样。结果,他跑到楼下立刻发现那里布满了瑞士卫兵,因为国王正在他弟弟住处。

这简直是自投罗网!洛林沮丧透了。他试图在卫兵面前扭头就走,结果没跑两步就被卫兵抓住了胳膊。

“陛下要见您!”卫兵说。

“我我我……我可什么也没干!”他挣扎着,但显然这根本无济于事。无奈的仰头看殿下房间的窗子,不巧正好撞见国王和他弟弟都在窗前低头看他。殿下背靠着窗沿,看起来有点无精打采,陛下却伸出手指,朝着他勾了一勾。

洛林被卫兵不由分说的拽上了楼,一把推进公爵套间的前厅。

“不不,相信我,两百人一点都不多。”他一进门就听见国王在对公爵说,“我派去的人报告说西班牙方面会全朝出动,光是列在登陆费桑岛的官员名单上的人就有一百五十个,而我们在人数上必须超过他们。不论母亲和主教怎么说我都坚持这一点,因为外表就是一切!”

公爵看起来一点都不热衷,但他很安静的听着哥哥唠叨,只是在洛林被卫兵推进门的时候抬了抬眼睛。

“哦,终于找到你了,骑士。”国王兴高采烈的,带着点夸张的语气打招呼。“你昨晚在哪里?为什么我出动了火枪手也没能找到你的行踪?”

洛林这一瞬间的感觉就好像背后有人用枪指着,脸色都发白了。

国王随即微笑了一下,转向公爵。

“他确实很适合站在仪仗队前排。就像你说的那样。”

“你想要他,就得答应我的条件。”公爵说。

“为什么?”国王不以为然的说,“据我所知他为我的军队服务。我派他任何任务都不需要你的同意。”

“你还记得到你十六岁的时候我们举办的那场舞会吗?”公爵突然问。

“记得。但这事跟那事有什么关系?”

“任何庆典活动都是一样的。”公爵说,“你想要完美而热闹的’外表‘,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参与者出场的顺序和时机。你不能让一支两百人的仪仗队长途跋涉跟在马队后面,何况在费桑岛坐船的时候一切都会乱套。”

“照你的意思,难道还要给仪仗队准备马车或者马匹?”国王嘲弄的说,“你天生不懂什么叫开支对吗?我们还有两周时间。主教说,如果我想扩增仪仗队的人数,就得跟财政部长尼古拉·富凯商量,而我讨厌那个家伙。”

公爵沉默了一小会。

“我猜想,训练狩猎马队做仪仗队之类的事情,本来不需要富凯大人操心。”公爵对国王说,“你有机会可以问罗昂,问他有没有本事在两周内办到,他多半会夸口说他用一周就够了。”

国王看着弟弟,片刻后露出了微笑。他随即倒了三杯酒,把其中一杯递给弟弟。

“做什么?”公爵不接。

“我答应你的条件。”国王说。

“我还没说我的条件。”

“我都答应。”国王说,“因为我喜欢你出的这个主意。”

“我给你出了什么主意吗?”公爵抬了抬眉毛,“我刚才只是讽刺了你的财政部长和你的狩猎队长,因为这两个人我一个都不喜欢。”然而他接过了哥哥手里的酒杯,试图用另外一只手掩饰嘴角的笑容。

国王拿起第二杯酒,交给洛林。

“我们一起喝一杯吧,”他笑眯眯的对骑士说,“恭喜你跟我达成协议。”

洛林一声不吭的拿过了杯子,仰头就喝。

“什么协议?”殿下警觉的问。

“你现在应该说出你的条件免得我反悔。”国王故意转移话题。

殿下看了看哥哥,又看了看洛林。后者起初紧绷的脸恢复了血色。公爵有点奇怪为什么平常很擅长喝酒的洛林只喝半杯酒就脸红了。

“他去西班牙,是作为奥尔良公爵的新侍从。”他对国王说。“你知道我需要扩充侍从的人数。”

“很好。外表就是一切。”国王举起最后一个酒杯,“为这干杯吧。为了西班牙之旅,为了法国新王后……也为了洛林骑士终于可以骑着他那匹美丽的白马去炫耀一番了。”

洛林刚刚准备跟着国王咽下嘴里的葡萄酒,冷不防听见国王最后那句话,一口酒就喷了出来,溅了国王的满满一条衣袖,要不是他反应快已经被喷了一头一脸。

 邦当慌忙走了过来,而公爵殿下居然放声大笑。在他的笑声中,国王朝侍从摆了摆手,自己抽出一条手绢,擦了擦衣袖。

而后他竟然继续对着洛林微笑,虽然一边嘴角看起来有点僵硬。

*****

 “你也让吉什伯爵跟你去西班牙了吗?”国王走后,洛林问公爵。

“我没有。”殿下回答。

“为什么不?”洛林问。

公爵静静的看着他。

“你不知道为什么?”

“假如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洛林问。

可是公爵没有回答他,而是走到了房间的另外一头。

“当然,”洛林说,“我明白。吉什伯爵跟我身份不同。他不太会当你的近身侍从。不过假如你邀请……”

“我也没有邀请他。”殿下打断洛林的话。“你跟我哥哥达成了什么协议?”

“陛下赦免了我的渎职罪。”洛林说,“因为我赌咒发誓我以后再也不犯错了。”

“他对你好像很宽容。”公爵说,“这有点奇怪。虽然他对阿尔芒也很忍让,但那是有原因的。你,我就不知道了,你一定是做了什么。”

“或者是没做什么。”洛林冷淡的说,“我这几天都没见过你。我猜你差不多快忘记我长什么样子了。假如我跟你成了陌生人,陛下又何必跟我过不去?”

这牢骚话看起来挺管用,殿下立刻露出了心软的神色,走回了洛林身边。

“我并没有……”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拉了拉他的手臂,“我只是不敢总找你来,我怕我哥哥和阿尔芒知道了,就会故意找你的茬。”

“你以为我会在乎?”洛林一把将他拉向自己。

殿下躲避着他的亲吻,轻声的笑,“你又在撒谎了,亲爱的骑士。你明明很在乎,否则为什么问我关于阿尔芒的事?”

“好吧我在乎。”洛林好容易逮住了那两片嘴唇,忙不迭放肆的啄啃着。“你是故意让我妒忌吗?总回避我的问题。”

由于某种原因,公爵心情很好,等洛林总算结束了那个潮湿的热吻,他就笑着捧起他的脸,将手指轻柔的插在他鬓边的乱发中。

“阿尔芒并不是理想的旅伴。”他说,“他跟我哥哥是一类人。有机会出风头,就会完全忘记我。”

“所以你选择我?”洛林无法掩盖兴奋,开始伸手在殿下的衬衣领子边上摸索。

“亲爱的,干这事还太早。”殿下甩掉他的手。“跟我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洛林心不在焉的跟着公爵走到内室,看着他从床边的柜子里找出一张地图,放在床上展开来。那张地图上有一条用黑墨水构出来的粗线条。从巴黎南部一直延伸到西班牙边境。

“那是什么?”看着那张大床,洛林实在并没有兴趣继续谈话,他的手不老实的在殿下身上各处隔着衣物抚摸。

“我曾经想要骑着战马走过的路线。”公爵说。

洛林的手停在他的腰际。

“现在恐怕没机会了。”殿下侧过头来,对洛林无奈的笑了笑。“但无论如何,我毕竟要去西班牙了。”

“你告诉过你哥哥吗?”洛林问。

“你疯了吗?我当然没有。”公爵说,“我什么人也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幻想自己率领着法国士兵冲破西班牙边境,怎么听见士兵的欢呼叫喊?不,我的骑士。假如我走运,别人会嘲笑我,假如我不走运,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你难道不知道法兰西只有一个太阳吗?”

“你为什么告诉我?”他口气里的那种苦涩,让洛林禁不住这么问。

“你并不是保守秘密的可靠人选。”殿下说,“但一个人压抑久了,总是要寻找缓解的方式。就像一条涨满了水的河流,是没有办法堵住的。”

“所以你选择我。”洛林又说了这句话,但这一回,他的语气里并没有兴奋与戏谑。

“因为你了解我。”公爵说,“你比任何人都了解我,我不用向你解释什么。天知道,我什么都不想解释,什么都无法解释。”

洛林安静的看着殿下的脸,清秀的,轮廓分明的。一如童年第一次看见他,从他的发梢一直看到嘴角,目光里带着他自己都想象不出来的温柔。

****

洛林偷偷离开殿下的卧室时,已经是在半夜了,殿下让他在卫兵换班的时候溜出去,这么做确实很聪明,因为一路上他都没意外的撞见任何人,直到突然被一把抓住。

“你要跟殿下一起去西班牙,这是真的吗?”黑暗里有人问他。尽管被吓得不轻,洛林还是很快认出了那个长着雀斑的红发男孩。今天早上他还撞见他跟法比安·马夏尔在一起。

安东瓦·艾菲看起来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了。

“是又怎样?”洛林说。

“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加入狩猎队?”安东瓦问。

“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也帮了你,记得吗?”对方说,“还是你想让殿下知道你昨晚去了妓院?”

洛林猛地一把推开红发男孩。

“你威胁我?”他愤怒的说,“就凭你?”

“好吧,我看你也没那个本事。”安东瓦·艾菲冷冷的说,“相信我。西班牙之旅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殿下跟陛下一样危险。我没法跟去,可你得答应我别离开殿下身边。要是殿下遇到任何危险,我发誓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那个男孩一溜烟跑掉了。

洛林恼羞成怒的看着他的背影,片刻后,发现脚下踩着一朵已经半凋零的玫瑰花。

TBC

 

评论(23)
热度(81)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