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骑士回忆录12: 玫瑰 (中)

看前文,请点击tag: 骑士回忆录

 

12. 玫瑰 (中)

国王从巴黎启程的那一天,天气非常晴朗。几乎整个朝廷都出现在卢浮宫门外的大街上准备为国王送行,马车一直排到塞纳河对面。

陛下的金色马车拴着八匹白马,车顶与车身铺满鲜红的玫瑰花环,老远就能闻到花香。乐队的琴师排成两排,演奏着让巴蒂斯·吕利最近为国王谱写的富有浪漫情怀的乐曲。许多贵族都站在马车两边等待穿戴整齐的国王跟他们告别。

洛林从仪仗队溜出来找殿下。不出乎他的意料,公爵没有跟那些爱凑热闹爱在国王面前争宠的贵族们在一起,却独自站在马车后面。通常遇上这种场合,他更喜欢跟蒙波西埃女公爵作伴,但这次女公爵因为还在服丧,没有来送行。

洛林捣蛋一样的从背后抱住殿下。

“亲爱的殿下,罗昂总是欺负我。你能命令他放我离开仪仗队吗?这样我就可以从早到晚陪着你了……我们可以像上回那样, 把马车里的窗帘放下来,就这样一路去西班牙……我打赌外面的人不会猜到我们在里面做什么。”

公爵不露痕迹的从他怀里挣脱,瞥了一眼马车对面的人群。

“你满脑子都是这个。别忘了你答应过国王什么。”

“是你答应的,又不是我。”洛林没好气。然而殿下的话确实提醒了他,他注意到吉什伯爵正从一边远远走过来,一眼望见他站在公爵身边,脸色就立刻变的非常难看。

”菲利普!“伯爵当众大声直呼殿下的教名。就连国王也只有私下里才这么叫弟弟。

”菲利普,陛下在走道里,他叫你过去。“

他这旁若无人的放肆态度,已经不再引起窃窃私语了,只有一两位平常不太在宫里走动的夫人朝他投去目光。

公爵不能拒绝国王的意愿,但他离开之前凑到洛林耳边。“你想从我哥哥那里得到任何东西,都必须首先为他牺牲。”他小声说,”所以你想待在我身边,就要忍耐罗昂骑士的欺负。“

洛林委屈的看着殿下从自己身边走开,走到阿尔芒·德·佳门身边。伯爵还故意拉着殿下的手臂往自己臂弯里面一塞,回头朝洛林傲慢的抬了抬下巴。

洛林在心里骂了十遍狐假虎威的蠢猪,但他对伯爵的公然挑战却无可奈何。

“看来,你就是那个惹我哥哥不高兴的小骑士。“洛林背后突然有人说。

他转过身看到一个身穿大红色裙子的姑娘。栗色的头发上系着同色的缎带,非常引人注目。

“你能帮我带个信给罗昂大人吗?”她微笑着问。

洛林上上下下打量了那个姑娘一番,她的五官跟阿尔芒非常像,大眼睛,直挺的鼻梁,丰满漂亮的嘴唇,身体线条匀称,腰肢柔软细小。

“我是卡特琳·德·佳门。”姑娘补充道。

“我知道你是谁。”洛林说。

“据我所知,你很喜欢帮姑娘们的忙,而且善于保守秘密。”卡特琳·德·佳门说,她故意把睫毛眨得一闪一闪的,还侧过脸给他看她脸上点着的黑痣。

“那要看是什么姑娘。”洛林歪着嘴,“只有你这样漂亮的才行。”他说着就接过她手里的那封信,并且乘机捏了捏她的手。她的手柔软温热很好捏。

“你好放肆啊。”她评论。

“你才放肆。”洛林说,“吉什伯爵知道你跟罗昂有来往吗?”

“你说呢?”卡特琳反问。

“我帮你的忙有什么好处?”洛林又问。

卡特琳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可以让罗昂对你好一点。”她说,“比如晚上放你离开营地之类……你想去谁的床上睡就能去谁的床上睡,这不好吗?”

递个信就能有这么大的好处,洛林还真没想到,只不过他心里还打着其他算盘。姑娘大红色的裙子外面披着同色的长披风,这表明她准备给国王送行。

“你一会坐谁的马车?”他问她,“我送了信回来告诉你一声。”

“我跟英国王后和亨利埃塔公主一起。”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陛下非要让我去陪她们,说她们随从太少。”

洛林随着她的目光,望了望国王车后面的那一辆四匹马的马车。这时候英国王后母女恰巧走出来坐车。以她们的地位,本应该有许多贵族簇拥着,但她们却冷冷清清无人过问。亨利埃塔公主穿着一件淡黄色的裙子,衣服上只有简单的蕾丝,跟卡特琳·德·佳门那件耀眼的裙子相比就像是侍女的衣服一样不起眼。

然而,亨利埃塔身上还是有种不一般的气度,不论是她走路的姿态还是她安静的眼神,都会让人轻易的忽略掉她朴素的穿着。

殿下终于重新走出来了,看起来若有所思。卡特琳识趣的退开,跟在亨利埃塔身后上了马车。

“殿下,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洛林又凑到公爵身边。

“等等再说。”

“我没多少时间,马上得回马队去,不然等罗昂发现我偷跑出来,我就麻烦了。”洛林说。

但是,公爵仿佛没听见他说话,他摘掉手套,从国王马车后面的装饰大花环上拔下一朵红玫瑰,细看片刻后伸出手指,在玫瑰刺上猛扎了一下。一滴鲜红的血立刻冒了出来。

“殿下,你干什么!”洛林吃了一惊。可是公爵只对他笑了笑,就走到后面英格兰王后的马车边上去了。

“亨利埃塔,想要玫瑰吗?”他问。

车窗里露出英国公主的脸,发辫搭在一侧肩膀上,她看起来很惊讶,以至于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殿下只好举着玫瑰花在她车窗边站着。

“当你跟眼前那辆马车分开的时候,它的香气会让你觉得马车还走在你的前边。”他对亨利埃塔说。

她看着他,沉默了片刻,终于伸出了手。

“谢谢。”她说。

“天哪,殿下,您的手指在流血!”马车里的卡特琳·德·佳门小姐大惊小怪的嚷。

“真的吗?”殿下笑笑,“我都没注意。一定是刚才摘玫瑰的时候不小心。”

“殿下,请你上车来。”英国王后插嘴,“亨利埃塔可以给你包扎一下。”

“我可不想麻烦亨利埃塔。”他背转身,准备走开。

“等等,殿下。”亨利埃塔叫住他,“你上来吧。”

洛林看到殿下闭着眼睛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等他回头,马车的车门已经打开了,他跨上车,在身后“啪”的甩上了车门。

洛林此刻有种冲动,想把手里那封该死的情书一把撕的粉碎,朝着马车车窗里扔,最好是全撒到殿下那头乌黑漂亮的长头发上。

 

*****

整个车队中,仪仗马队是最为辛苦的。洛林顶着火辣辣的太阳骑着走了一整天,好容易等到太阳下山,他们已经出了巴黎的南城门,这天晚上准备在郊区的一座修道院里落脚。

等罗昂好容易下达了解散的命令,洛林试图到处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然而这比他想象的要艰难。国王所携带的随行人员太多,把小小的修道院搞得拥挤不堪。不论他走到哪里都可以看到人,就连院子中间也被人搭起了帐篷,有些军衔低下的还挤不进去,只好风餐露宿。

后来他灵机一动,飞快跑到修道院的祈祷室。这地方很狭小,但因为是上帝的殿堂,陛下不会允许随行人员随便进出。

洛林从口袋里摸出一枚印章,那是他前几天在殿下卧室里偷来的。吉什伯爵喜欢炫耀他那随便的态度,常常把私人物品在殿下起居的地方乱放。比如外套,领结,袖扣,还有偶尔从衣服里掉出来的其他小东西。洛林只是顺手牵羊而已,他并没有想它居然能派上这么大的用场。

他走到祈祷椅边上的烛台边,把卡特琳·德·佳门托他交给罗昂的信放在蜡烛上方,盯着那红色的封蜡慢慢融化,滴落在桌上。

******

一阵响动差点没把洛林吓得魂飞魄散。他刚刚把看过的信重新用蜡封好,并敲上吉什伯爵家的印章,冷不防有人推开祈祷室的门。

他情急之下吹灭了唯一的蜡烛。

“这是祈祷的地方……”有个年轻女人说。

“这是唯一不会被打扰的地方……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一个男人说。

洛林正试图躲在桌子下面,一听见这声音,差点没摔了个仰面朝天。

房间里的人是当今法国国王路易十四。

他听见撕扯衣裙的声音,可是随后是皮鞋在石头地板上摩擦的响声。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在我吻她的时候推开我。”国王说。

“您怎么能这么做,陛下?在这种地方,在这种时候?您的信誉在哪里,您的尊严又在哪里?”

“亨利埃塔,你听我说……”

“您要去西班牙迎娶您的王后,她是您在上帝面前承诺要爱的人。也许是这件事让您觉得您现在有最后放肆一回的权利,可是您选错了对象。我不是您平时身边那些姑娘。”

“你当然不是,你跟她们谁都不一样。”国王说,“我早就知道。所以我从来没对你这样过。”

“请您别这么对我说话……”亨利埃塔说,她声音有点不平静了。

“我爱你,亨利埃塔。我从不敢告诉你。因为我知道我们不可能。阻碍我们的东西太多了。”

“您太残忍了。”亨利埃塔说,“您明明知道我从小就一直爱您,像个傻丫头那样。可是您故意等到今天对我说这种话,您是存心伤害我吗?”

“我怎么忍心伤害你,我亲爱的,我的玫瑰花。”国王说,“我再也忍耐不了了,这就像一条涨满了水的河流,怎么堵都堵不住。即使我用尽了一切办法,用鞭子抽打自己,用道德与罪孽警告自己,可是没有用,再也没有用了……”

片刻之间,漆黑的房间内只能听见亲吻和呼吸声。

“我无法相信。”亨利埃塔做梦一样的说,“自从我把那块黄水晶放在你手里开始,我一直盼望着今天。”

“自从我把那朵玫瑰花放在你头发上,我就一直盼望着今天。我最爱的,我永远也无法得到的……”

“玫瑰花?”亨利埃塔轻笑,“您从没有把玫瑰花放在我头发上,陛下。”

“那是你六岁那年的事啊,我亲爱的,你忘了?”国王问。

“我才不会忘记这种事。”

“也许你当时太小了。”国王犹豫着回答。

“您怎么了,陛下?”

“没什么。”

“您有话对我说。”亨利埃塔说,“我能感觉出来。”

这一回,沉默的时间有一点长。

“我弟弟会向你求婚。”国王终于说,“我希望你能答应他。这样,你就能作为奥尔良公爵夫人,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洛林只能从祈祷桌子遮掩的桌布下面偷偷窥视。光线太过于昏暗,他勉强分辨亨利埃塔的黄色裙子,她向后退了几步。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他猜想那是一记耳光。

*****

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原本露宿在修道院外的人不得不裹着湿漉漉的毯子一堆堆的挤在过道里。当洛林从他们手边、脚边经过的时候,他身上和头发上滴下来的雨水惹得他们一个个对着他骂脏话。

他对面那扇门打开了。一个瘦长的影子出现在门边。公爵殿下光着脚站着,一侧脸在屋内烛光的阴影之下。

他看起来像是一幅油画。洛林想。但我永远也不能像菲利佩·曼奇尼那样,对他吟诵那些意大利语的诗歌。我当时一定是妒忌那个意大利花花公子。

“你上哪里去了?”公爵问他,他望了望过道里那些士兵,伸手把洛林拉近房间。“我派人到处找你,我还把罗昂叫来问你在哪,可是谁都不知道!我快急得发疯了。”

“真的吗?”洛林笑着问,“你会在乎我去了哪里?”

“我当然在乎。”殿下生气的说,“你对我说你有重要的话告诉我,然后你就不见了……结果现在满身酒气的跑去淋雨!”

“是的殿下,你知道吗,我过去对修道院有成见,其实我真应该当个修士,因为这地方的酒太棒了!“他说着一把抱住殿下,把他往床上推。

”放开我!“

洛林不顾他的反抗,一下子跃上床,压在殿下身上。他身上的雨水立刻把殿下的衣服搞脏了,连那头乌黑的头发也溅到了带着泥巴的水。

他等着殿下把他踢下床。

然而并没有。公爵伸手抚摸他潮湿的发梢。

”你怎么了,我的骑士?“他问。

”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洛林说。他的手摸着放在外衣口袋里的信。”你愿意用你的秘密来交换吗?“

殿下盯着他,没有回答。

”当你六岁的时候,当你还穿着小姑娘的裙子。是谁把一朵玫瑰花放在你的头发上?“

他看见殿下的瞳孔在烛光下慢慢聚焦起来,好像一片绿色的湖水。

”我的哥哥。“他回答。

那是洛林早就知道的答案,然而他愤怒的从床上跳起来。

”撒谎。“他说,”你骗我。你从头到尾都在骗我。你们俩都是。我受够了!“

然后他夺门而出,直接从过道的栅栏跳出去,跳到倾盆大雨之中。

他把手里那封信狠狠的撕碎,在风中跑了很远。

TBC

 

 

评论(52)
热度(86)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