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殿下传记随笔6:二夫人初嫁

读“殿下传记”系列文,可点击tag: 殿下传记

 

6。 二夫人初嫁

《殿下传记》从第一章读到五章,我的印象是历史上的路易十四并不像电视剧里那样“弟控“,这也是意料中的。毕竟电视剧情节是再创作过的,并不是历史。回想起法国历史顾问在看到《凡尔赛》第一集里路易问他弟弟Brother will you have my back的时候,就曾经在评论视频里吐槽:路易十四会寻求他弟弟奥尔良公爵的帮助?你们搞错了吧!

然而太阳王的可爱就在于他的人性。虽然他并不真那么“弟控”,但他确实爱弟弟,关心弟弟。这一点,在阅读《殿下传记》第六章Liselotte的过程中,会慢慢的、一点点的体会出来。

Henriette的死让十四非常悲痛。然而他悲痛完了立刻就开始思考接下来弟弟应该怎么办了。就像电视剧《凡尔赛》里描绘的一样,他意识到弟弟身边这个位置空缺绝对是不妥当的。

在《凡尔赛》里面,Colbert在Henriette还没咽气的时候就提醒十四说:注意你弟媳死了你在外交上会变得不利。这似乎给人一种十四在Henriette尸骨未寒的时候立刻着手打理弟弟婚事是出于政治目的的错觉,事实上,十四确实分秒必争的给弟弟物色续弦,但这真的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吗?

陛下第一反应的人选是大堂姐。都知道弟弟跟堂姐最亲近,而且他俩又都是奥尔良家的人,亲上加亲。根据大堂姐回忆录,国王参加葬礼大哭一场,哭完就直接问堂姐说我弟弟身边的空位你补不补。堂姐没有当面拒绝,国王很快试探了弟弟的态度,又向堂姐保证弟弟很希望娶她,予以鼓励。可惜这件事最后没有谈成,理由很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堂姐此时已经暗地里喜欢上别人,但最最重要的一点,是殿下提出的条件堂姐和国王都无法接受。

堂姐比殿下年长13岁,此时已经四十多岁,殿下认为假如他娶堂姐他们不会生孩子了,所以他希望堂姐会把财产留给自己长女玛丽·路易斯,并想让玛丽·路易斯今后嫁给太子,他不好意思直接向堂姐提出这些条件,就只告诉了十四,由十四转告堂姐——结果这门婚事就此告吹了。

堂姐拒绝这些条件有她自己的理由,这个我们不去深究。只谈谈十四为什么不能接受这些条件。有的人认为十四不希望弟弟拥有这么多大堂姐名下的巨额财产。这个理由完全不成立,因为殿下对这部分财产的规划,是让女儿带到国王家去;也有人认为十四不想让太子娶弟弟的女儿,这有一定可能性,毕竟太子的婚事对一个王国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事,过早决定让他太子娶自己堂妹并不妥当,这可能会让十四损失掉两项国际联姻,相当于两个重要外交手腕;然而十四放弃堂姐计划的真正的理由,可以从他最终选择的新弟媳的同一个理由看出来。他最无法接受的条件,是弟弟的“不打算再生了”的宣言。

我们知道殿下原本就是同性恋,婚姻对他来说,最初是一种寻求独立的途径,因为他当时只有结婚才能继承奥尔良家封地爵位。现在这个理由不存在了,剩下的只有为王室传宗接代的职责。对他这个身份的王子来说这种职责算得上首要任务。殿下即使在与Henriette关系非常僵持的情况下也依旧履行生儿育女的义务。可惜,他的第一段婚姻实在太不愉快,以至于让当时只有三十岁、处于一个男人最好年纪的殿下萌生了不再生儿育女的想法。这个想法显然会让国王苦恼,因为波旁家人丁稀薄,王室根基岌岌可危。假如殿下真的娶堂姐当续弦,以他们的相处模式以及堂姐的年龄,确实不太能指望奥尔良家会有其他后裔了。

Palatine公主Anne Gonzaga (之前的随笔中一直称呼她为二夫人的姑妈,这是一个错误)显然很了解国王的心思。她是二夫人的婶婶。婶婶是一位铁杆的殿下粉,跟殿下关系非常好,1658年就混在殿下粉丝团里,牵连过当年的反对马扎林的叛乱。她一听说夫人病逝立刻就觉得这是她给侄女攀亲的好机会,于是开始努力的游说起殿下与陛下了。这件事刚开始谈的时候,二夫人看起来没什么指望,因为二夫人其实没什么嫁妆,家族地位上跟波旁家也相差很多,是个异教徒,人长得也不怎么漂亮。相反的作为路易十四的弟弟,殿下当时在欧洲大概算得上炙手可热的金龟婿。

这件婚事结果居然能谈成,不仅靠婶婶的积极牵头,也有点机缘巧合。Henriette去世的时候, 殿下有两个女儿,陛下有两个儿子,但婚事谈了几个月,陛下的次子又不幸夭折了。婶婶这时候写信给二夫人的父亲说,事情基本谈成了。她是对的。她推销二夫人最硬的一张牌,不是嫁妆,不是地位也不是美貌,而是年方18岁身体健康的二夫人,是最能为波旁家添丁的候选人。

所以说,虽然十四不可能在任何国家政策上对弟弟说Brother will you have my back ,但在另外一种意义上,为了巩固法国王位,他确实寻求了弟弟的帮助。记得《凡尔赛》粉丝们曾经调侃说,殿下作为一个基佬居然能混成欧洲祖父真是不容易啊。我想说,确实不容易。不仅殿下不容易,陛下也不容易。这对兄弟为了法兰西的利益,先后都牺牲了个人的幸福,而陛下为了法国确实操碎了心。

说到二夫人的婚约,不少细节挺有趣。比起大多数欧洲公主二夫人嫁妆非常少,就连在德国公主中也算少的。居然只有10,400 livres!婚约规定她不享有Henriette和殿下的共同财产(这就是说,圣克鲁城堡她没分),她名下财产要从她结婚后算起。对于这一点,二夫人后来在通信时经常向各路亲戚抱怨,说这条件太不公平,说她当时被她父亲“贱卖”了。

其实二夫人没必要抱怨这一点。假如她好好算一算殿下在与她结婚前后的财产差值,她就会发现,殿下在1671年跟她结婚前几乎没什么财产,而他们结婚后殿下理财技能爆棚,到晚年简直富可敌国……虽然这是后话,但二夫人嫁了个潜力股这是铁铮铮的数字事实。

返回来讲,十四只要这么点嫁妆就替弟弟娶了二夫人,这表明在弟弟的这次婚姻里,他没看重政治利益(二夫人对德国帕拉丁继承权很排后),更没看重经济利益。相比他为了王后的嫁妆可以发动一场战争,他对新弟媳的娘家简直是分毫不取的大方。

他希望弟弟的第二次婚姻能带来的首先是波旁家分支为王室传承血脉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是全部。另外还有一点什么,这要从“二夫人初嫁”的场景中细细品味。

看传记最有意思的一点是你可以看到回忆录中人物的对话以及通信中人物的交流,不仅仅局限于一个人的观点,一个人的评论,而是多方面、多角度的。因为有些事情,当事人未必会说清道明,而旁观者又不知情,唯有联系各种事实,各种观察,才能看出端倪。

根据习俗,公主不能在离开领地太远的地方结婚,而法国王子也不允许在法国领土外成婚,于是折中的方法是在法国边境Merz教堂,由殿下的老师Plessis-Praslin元帅作为殿下的替身,与二夫人举行了婚礼。

从教堂里走出来的二夫人,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转变。她不仅结了婚,离开了熟悉的家,还改了宗教。更重要的是她从朴素的德国来到以奢华著称的法国,那豪华的马车,一排排的侍从,一车车的精美物品,一声声礼炮,一队队接待官员,还有法国贵族们的华丽装扮已经让她目不暇接,更不用说殿下那个全Household出动、路旁平民夹道一路欢呼(因为马车一路撒钱)以及自带小提琴伴奏队伍的王室架势,她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二夫人当时19岁,这场面就算没把她吓到,也至少会把她唬的愣愣的了。

她与殿下第一次见面是在Châlons与Bellay的一条路上。当时殿下从马车上下来,远远看见一个金发女孩,脸色红润“有种瑞士人的乡土风(rustic as a Swiss)”身上穿着不怎么合适的塔夫绸裙子,矮矮的,圆润的,小眼睛宽下巴。

“哦!”殿下低声吼,“叫我怎么跟她上床?”——经典名句,摘自Visconti回忆录

然而这个戏剧性的会面并没有令性格开朗的二夫人沮丧,这一切,在我看来,要归功于二夫人的性格,以及国王路易十四的对她的迎接方式。

十四在Villers-Cotteret为二夫人筹备了最盛大的欢迎仪式,对她赞不绝口,说她“聪明绝顶,丝毫不受已故夫人阴影的影响。”然后他在她去巴黎的时候赠送了非常贵重的礼物,包括价值120,000到240,000  livres的钻石玫瑰和300,000 livres现金,说是“给夫人的小零花”(忍不住重提一下,二夫人嫁妆10,400 livres, Henriette谈妥Dover条约从十四那里得到60,000livres奖金),外加给他弟弟加了每年250,000livres家用补贴,和大片领地(这片领地带来的年收入是200,000 Livres)国王对弟弟和新弟媳的大方没有任何人能够否认。

很多人认为,十四这么大方是因为他喜欢二夫人,因为二夫人性格好,不拘小节,更不托大。且从不骄傲,说话像个孩子一般直爽,因此博得了国王的欢心。这个理由当时在朝廷里几乎得到共识,以至于,就像二夫人所描绘的,她的朴素和不拘小节一度成了风尚,连下雨天穿双旧靴子都会有人学样……

这个观点也是传记作者持有的。她指出,国王可能见惯了各种趋炎附势,所以Liselotte的淳朴让他耳目一新,让他轻松。这个观点我也不反对,只是觉得它并不全面。路易十四是什么人?十多岁就是万花从中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从曼奇尼家美貌的大家闺秀们,到园丁的女儿,母亲的侍女,虔诚温柔的Lavaliere,风情万种的Montespan,哪一种女人是他没见识过的?假如天真淳朴就能博得他的青睐,那Montespan夫人恐怕会朝天翻白眼说一句呵呵。他喜欢二夫人不会是假装的,但不论他喜不喜欢二夫人,他都会同样做出上面一系列的行为。因为庆典是早就计划好的,礼物是需要时间订做的,那么一大笔年金以及那么大的土地,也不可能是说送就送的。

他这么做的理由,并不是显示我波旁家有多大的气派,这从他说“她不受已故夫人影响”这句话就能看出来。他这么做的理由,是希望二夫人一嫁进来就不要被Henriette影响到,不论这种影响是好的还是坏的,他希望二夫人与Henriette不一样,他希望弟弟的第二次婚姻与第一次不一样。

假如不是有这样慷慨、随和、总是赞不绝口的国王哥哥,二夫人年纪轻轻经历那么大的反差,加上丈夫对她第一印象不怎样,就算性格再开朗也会有点拘束郁闷。而一个妻子是否能适应刚开始的婚姻生活,显然会影响丈夫对她的态度,这一点十四不会不知道,看他自己和玛丽·特蕾莎。

陛下在殿下第一次失败婚姻里扮演了一个复杂的角色,他对弟弟在那段时间里的不幸到底该不该负责任,付多少责任,都算可以商讨的话题。然而我们从他在殿下第二次婚姻开始时候的行为中看到的,只有对弟弟的关爱和寄望。

在这段时间里,他抛下了国王的面具,单纯以一个哥哥的态度对待殿下。就算退一万步,说这里头也有点内疚的成分,想想Henriette的绯闻牵涉到陛下,想想Dover条约是怎么让殿下从各方面咬牙切齿……但就算是如此,一个高高在上的国王,一个相信自己是神的国王,能够用普通人的角度去内疚,去补偿,也足够让你我为之动容了。

七年以来,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弟弟家日趋冷漠的夫妻关系而心情复杂的陛下,终于做了他之前想做却无法做到的事。他给了弟弟一个再次得到幸福、忘记过去的机会。

 

下一段内容“殿下人生的黄金岁月”

评论(18)
热度(53)
  1. 卡茜卡茜evageen其他同人 转载了此文字
    我开始觉得陛下和玛丽亚·特蕾莎的婚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了。
  2. my brotherevageen其他同人 转载了此文字
    陛下既是国王,也是哥哥,更是家长,家庭的完整和各个成员的幸福,甚至是已过气的情妇,他都花了不少脑筋一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