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骑士回忆录17:橘子树(上)

看前文,请点击tag: 骑士回忆录

 

17.橘子树(上)

国王短暂的蜜月期内,洛林因为脚伤未复原而无法参加任何庆祝活动。殿下启程去费桑岛以后,他不得不一个人留在圣约翰·德·鲁兹养伤,这让他郁闷无比,成天怨声载道。

后来他负伤的消息及其原因不胫走漏了风声,有些跟西班牙不太友好的法国贵族来看望他,其中不乏有人对他表示佩服,甚至还有人拍他马屁说他英勇无畏,为陛下争了口气。当然,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间接的吹捧陛下大公无私,敢做敢为。说实在的,洛林看到那些人的嘴脸就烦,但是殿下在岛上听说了这事,特地给他写信,命令他要“好好招待”,要“谦虚的表达谢意”。假如洛林没有看错殿下那龙飞凤舞的字迹,他还写道:“回到巴黎,我将特意答谢他们对你的赞扬。”

除此之外,公爵信里并没有提到其他引起他注意的事。他简单讲述每天的舞会和晚宴,或是嘲笑某个西班牙贵族的穿着,看来心情还不错。洛林特别担心的自然是公爵跟吉什伯爵在费桑岛重逢的情形,但是殿下信里完全没有提到伯爵。他随后写信去让安东瓦给他打听情况,但对方一直没有回复,可能是玩疯了。对此洛林除了咬牙切齿的诅咒他被法比安·马夏尔请去巴士底之外,也别无他法。

等到洛林厌烦了调戏伺候他的那个小女仆,宫廷回巴黎的消息传下来了,他的腿也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还不能长时间骑马。奥尔良公爵下令把自己的马车借给他,但让洛林不爽的是殿下并不跟他一起,而是跑去跟王太后同乘一辆马车。

辛苦的长途跋涉又开始了。这回洛林虽然不用骑马,但一个人坐在马车里连个鬼都不来搭理的状况简直比来的时候更加难熬。后来他实在闷得慌了,就打开殿下马车的座椅箱子,找找里面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除了一叠邹巴巴的“公报”外,他翻出一枚缺了脑袋的棋子和几张乱七八糟的涂鸦。可能是殿下独自坐马车时画的。洛林见过陛下的画,与受名师指导、颇有天赋的哥哥比,殿下的手笔跟小孩没两样。题材基本是美女的裙子与蕾丝。洛林实在看不过眼,准备塞回去,却瞥见一张穿衬衣的小男孩,胖脸沾着泥,一头打着卷的乱糟糟的头发。

搞什么?我哪有这么胖!他想。然而他心情瞬间就变好了,同时还颇为走运的在箱子底下掏出了一瓶玫瑰红酒,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藏的。

他手边没有开酒瓶的工具,就毛躁的拿酒瓶敲车窗,也不知怎么这个瓶子特别结实,敲了半天没有敲碎,他于是站起身,举起手臂,对准了窗框用力一砸。这一砸不要紧,马车居然猛烈的晃了一下,洛林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到一阵木头碎裂的声音。车子立刻往侧面倾斜,滑出车队,朝着路边的树林里面翻下去,他听见周围好多人惊呼起来。

幸好断掉的车轮轴被路边的一棵大树卡住了,车子没有翻得更远,马车夫和站在车子后面的仆人都跳了下来,随后有两个人朝他骑了过来。

“哎呦呦!我们英勇的洛林骑士,好像最近不怎么走运啊。”他听见阿尔芒·德·佳门的带着讥讽腔调的声音。

洛林试图打开车门,但是车门和车窗一起被卡在树杈中间,他打不开。仆人跑过来帮忙,车门还是纹丝不动。

“去告诉前面车队。车子没有翻倒,不用停下来延误国王今天的行程。”跟在伯爵后面的另外那个人吩咐。那不是别人,正是罗昂。

洛林此时惊魂未定,但他已经看出这架势根本是来者不善。这两人出现的未免也太快了。

“去找马夏尔大人来!”他对准备走开的仆人大喊道,“有人想谋害奥尔良公爵!我发誓,一定有阴谋!”

吉什伯爵跳下马,举起手杖用力一捅洛林胸前的衣服,把他推倒在车子座位上。

“给我放安静点!你忘了你在跟谁打交道了!”他说,“有点小聪明就想跟我斗?”

洛林坐在车厢里,瞥了一眼伯爵身后的罗昂,后者看来并没直接介入谈话的意思,只是背着双手站在马车边上,留意着四周的动静。

“哦我亲爱的伯爵大人。”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挤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您是不是哪里误会我了?”

“误会你?”阿尔芒不屑的撇了撇嘴,“你这不知收敛的家伙。我能误会你什么?难道不是你故意挑选这个时候跟西班牙人决斗,搞得的满城风雨的?”

吉什伯爵最不喜欢被人抢风头。这两天宴会上人人都在讨论洛林骑士跟蒙特雷伯爵派去的人决斗的事,谁都没留意吕利大师的新作品与西班牙歌曲。

“您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起来我就忍不住伤心。您自己不也说我近来不走运吗?您瞧,我腿受伤了,陛下恼火的要命,天知道回去后会把我怎样……”

“你骗谁啊!”吉什伯爵恼火的打断他,“菲利普把他自己的马车让给你坐!他还在你受伤的当天为了你没去参加烟火晚会,你以为我人不在圣约翰·德·鲁兹就不知道吗?”

所以说,殿下在费桑岛大概没给他好脸色看。洛林只感觉心花怒放,已经完全忘记了方才差点给人暗算,他努力保持着伤心欲绝的神情做给伯爵看。但是忍不住瞥了一眼罗昂,后者依旧跟他们保持一定距离。看来伯爵的消息是从罗昂那里听来的。

“您说的是事实,但那并不是全部。殿下确实跑来教训了我一顿,说我不懂事就会给奥尔良家丢脸,还说叫我以后离他远一点,别再毁坏他的名声……因为陛下结婚后,就轮到殿下了。他说,他以后会疏远我们。”

“谁跟你是‘我们’!?”吉什伯爵骂了一句。“结婚?跟英格兰的亨利埃塔吗?据我所知主教一点都不看好。陛下也不,他有一回说她是‘圣婴公墓的石头’。”

“是‘骨头’。”罗昂忍不住纠正。

“骨头还是石头,都无所谓啦。”洛林说,“人家总是英国公主,而且殿下总要结婚的。”

吉什伯爵忽然大笑起来。

“菲利普,你真是个孩子。”他说。

“您……您是在说我吗?”洛林天真的问。

吉什伯爵轻蔑的白了洛林一眼。“他以为他结了婚就能摆脱我,那他未免太小看我了。”

他几乎准备放开洛林走开了,罗昂却在这时候上前一步。

“别这么轻易被他骗了。”他告诫伯爵,“这家伙比你想象的狡猾。”然后他塞了一样东西给伯爵,“西班牙人从他身上搜出来的东西,他们交给了我,我猜你认得。”

一看见那件东西,阿尔芒的脸色就立刻变了。

“这是什么?”他回头怒视洛林,手里举着一枚印章。“这是我掉了的那枚!原来是被你偷去的!”

说着他暴躁的伸手越过车窗,抓住洛林的领子把他一把拽过来。洛林此刻很庆幸马车门被卡住了,要不是这样吉什伯爵多半已经扑上来咬他了。

“我……我从没用过……”他挣扎着,试图狡辩。

“哦,那你打算怎么解释西班牙人会从你身上搜出这个?”伯爵的手抓的更紧,“你捡来的?替我保管的?去你妈的!这枚印章早在我离开巴黎前就不见了,你一定是早就计划要偷看我与殿下的信。你这不要脸的家伙!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带你进王宫里混的。你以为你羽毛长齐了是吗?我现在就掐死你,看谁敢多说一句话!”

吉什伯爵说到做到,真的掐的洛林喉咙都快冒烟,直挥着手抓车窗,想开口喊救命却喊不出声音。幸好罗昂利落的拉开了伯爵,并用力推了洛林一把,让他离开车门远一点。

洛林倒在地上的第一个本能的反应是从腰里摸剑,他的手已经抓住剑把了,可是还没等把它抽出来,他突然间不可思议的平静了下来。

上一回拔剑的结果,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单靠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真正的权力在于你对旁人的控制。

“问他到底看过什么信!”他听见罗昂对吉什伯爵说。“长话短说。卫队的人要来了。”

“你自己怎么不问?”吉什伯爵正在气头上,对罗昂说话也没好气。“何况有什么好问的,他一定是把我每一封给公爵的信都拆开来看了。”

“我根本不用拆你的信。”洛林忽然冷冰冰的说,“殿下什么都告诉我。”

这个突然的态度转变让吉什伯爵吃了一惊。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洛林已经从车厢里重新走到窗边。

“你知道你妹妹跟罗昂大人关系有多亲近吗?”

“我妹妹?”阿尔芒莫名其妙,“这跟我妹妹有什么关系?”

“她该更谨慎一点才是。”洛林说,“她在信里写了蒙特雷伯爵跟罗昂早就认识的事情,还提到蒙特雷曾经提议替他偿还赌债……我在想,假如有人看到这封信,会不会怀疑为什么可爱的卡特琳会这么清楚西班牙人的事情……”

这一回憋不住的人变成了罗昂。他用跟伯爵方才一模一样的方法抓住了洛林的衣领。但是他的目光却远远比伯爵更可怕。只是,出乎他的意料,这回他并没能吓到洛林。

“我从没看到过卡特琳这封信。”罗昂说。

“那是为什么你该感谢我,罗昂大人。”洛林回答,“想想看,假如这封信让国王看见,他恐怕会回想起上个月你在圣约翰·德·鲁兹跟蒙特雷伯爵的对话,一前一后,联系起来看可不太妙啊。”

“你在虚张声势。”罗昂说,“你手里根本没有那封信,你只是从女人们那里道听途说罢了。”

“有没有那封信你心里最清楚。”洛林恢复了笑容。“当然了,你这么爱赌,这回想赌一次也行,赌注有点大,可谁都知道你最输得起。”

罗昂嘴唇下面的牙齿龇了一下,猛的甩开洛林。

“走吧。”他转身后对吉什伯爵飞快的说。

“就这么放过他?”阿尔芒还很不甘心的瞪着洛林。

“我说走吧!”罗昂不耐烦的说,“卫队的人过来搬马车了。”

洛林看着他们牵着马走开。最后一句他能听清楚的话是罗昂对吉什伯爵说的。

“叫你老妈快把你妹妹嫁掉!嫁的越远越好!”

*****

天气渐渐变得的炎热了,国王再一次选择在郊外露营。洛林因为马车事故很晚才跟大队伍会和,但值得庆幸的是,他总算赶上了晚饭。

只可惜,屁股还没坐热,就有个仆人来叫他,说国王叫他去前面伺候。他只好站起来走过去,心里免不了忐忑不安,自从被国王当着西班牙人砍了一刀以后他还没见过他。

“啊,这位是我们的洛林骑士!”国王看见他就凑近新王后给她介绍。

洛林看了看王后,她真人似乎比画像上好看一点,他朝她鞠了一躬。

“他最大的天才就是制造并参与各种事故。”国王补充说明。“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才能啊,你同意吗,我亲爱的?”

王后想必是没完全听懂国王的话,回头朝侍女看了一眼,侍女凑近她耳边跟她说了两句。

“是的,陛下。”她用带浓重西班牙口音的法语回答。

国王无聊的清了清喉咙。

“我请求您原谅,陛下。”洛林说,“我这个人还有很多其他才能。”

“哦?”国王似乎恢复了兴致,“说来听听。”

“蹦蹦跳跳,漂漂亮亮,逗人开心,享受,以及……吃卷心菜。”

“什么!”国王笑的露出了白白的牙齿,“难道你是只兔子吗?”

“陛下,您知道,卷心菜这东西,很多人不喜欢吃,因为它一层又一层的要吃的里面才最嫩。但我很有耐性慢慢从外面吃它。这样吃到心的时候就发现它真的很美味。”

国王收敛了笑容。

“今天我弟弟的马车怎么了,骑士?”

“卷心菜,陛下。”洛林回答。“在车轮下面。”

他留意到坐在国王另外一边的殿下差一点被噎到,慌忙掏出手绢。

国王饶有兴味的看着洛林。“你是被你的食物绊倒了吗,骑士?”

“是的。但我仍然会吃干净它。”洛林朝国王行礼,“就像我曾经保证过的。”

国王朝他挥了挥手。他就退到国王的餐桌后面,站在公爵的身后。

“我想要宣布,”国王大声说,“我亲爱的王后从西班牙带来了橘子树。我们将要把这种树种在王宫外面,让全世界都知道法国和西班牙现在是一家人。”

贵族们都鼓掌。

这时候仆人们排着队,捧着一碟碟芳香四溢的新鲜橘子端上餐桌。

“我在想,英国人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国王掰开一只橘子,一边吃一边心情很好的问。

“反正肯定不要他们的食物。”殿下无精打采的说。

国王拿起一只橘子,扔给公爵。他本能的伸手一下子就接住了。但是他似乎没什么胃口,顺手就递给了背后的洛林。

“也许是亚麻布,缎带?”国王问。

“你开玩笑的吧?”殿下皱了皱鼻子。

“或者他们可以多送给我们点石头修建圣婴公墓。”隔开他们几个位置的吉什伯爵突然插嘴,他脸色一点都不好看。

陛下不觉得好笑。但是没说什么。反而是殿下的目光留在了伯爵身上。

“给阿尔芒捎个信,让他今晚来找我。我有话跟他说。”晚餐后,殿下这样吩咐洛林。

洛林不情愿的扭动了一下。

“你可以留在边上。”殿下补充,“我的话你们俩都应该听。”

 

TBC

 

感谢@一坨豆沙包 授权,太可爱了,每次看到都爆笑

 

评论(25)
热度(74)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