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Brother to The Sun King》5.2 女性外交(下)

各种关系的解体好似一种连锁反应。他因为得不到她的尊重,所以也得不到其他人的尊重。这他自己也有责任。可能是这样,等他有机会的时候,他又变得太过迫切……人生对他来讲,是一个不停挣扎的过程。

卡茜卡茜:


Charles II




第五章 夫人将逝,夫人已逝


2、女性外交(下)




自与亨利埃塔订婚时起,殿下就一直尽力设法与英国国王建立并保持热情友好的关系。根据法国国家档案的记载,位处伦敦的英国国家档案馆里保存有大量菲利普写给查理二世的亲笔信。这些信多半没有实质性内容,谈的多是两个王室家庭内发生的,类似孩子诞生、婚礼举办、周年纪念等种种庆贺或者悼念的事件。信里多处对友谊和爱的声明,可以反映出菲利普对礼仪的极度重视。信件每每以一种巧妙又恭顺的格调收尾,含蓄地承认英王较自己为高的地位。作为回应,查理同样用这种毫无意义的亲切热情的腔调回复他。从表面上看,妻舅和妹夫相处甚欢;而实际上,英国国王吸收了亨利埃塔对于其丈夫的憎恶,他将她对这场婚姻的观点看做唯一的事实,因此并不喜欢菲利普。因此,每当王弟和他谈及国家事务时,他只是轻蔑地一笔带过。




在十六世纪六十年代的后半程,菲利普反复尝试与英王沟通,以期参与英法外事关系。1665年时,法国一度与荷兰结成表面上的联盟,而彼时后者正处于英国战争中。对此,菲利普毫无保留地表达出他希望英国获胜的希望。当获悉英军舰队在英格兰海峡与荷兰对战获胜的消息后,菲利普兴奋地给查理写信:


 


“三天以来我都极其焦虑,直到获悉战况结果。由此,我才了解到我对陛下怀有多么深厚的友谊,以至于和陛下相关的所有事情都能引发我迫切的关心。目前战况开局形式如此之好,我绝对相信它也会有一个良好的结局。刚刚得知(英国战胜的消息),我必须表达我对约克公爵(查理的弟弟,担任英军统领)一切安康的欣喜(和祝愿)。……我衷心祝愿陛下诸事一帆风顺!请相信,没人比我更加真诚盼望这一点。”


 


殿下一遍又一遍的表达了自己愿意为在两个君主之间建立友谊、互通理解而效劳的意愿。1666年1月,英法两国间的利益调解宣告失败,路易即将对英宣战。在他正式宣战前的几天,菲利普给他的内兄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信里表达了他愿意为“迄今为止英法两国之间一直未达成的良好共识持续努力”。他继续写道,如果有幸为此贡献出力量,将确是他自己的幸运。“我赞同,一个国家不能背弃它的盟友国(这里指法国与荷兰的联盟),但是在这种状况下,彼此之间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可能达成调解的……陛下,我向您保证,对您,我怀有着极大的尊敬和友谊,我对和您相关事务的关切仅在法兰西的利益之下,超出其他所有。”




查理对菲利普表示的种种好意继续装聋作哑。在艰难的1665年里,他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就是亨利埃塔必须成为两个宫廷之间的联络纽带。当年七月,在给妹妹的信里他写道:“始终置身于这桩重要事件之中并为此尽力,应当成为你的责任的一部分,而且是首要的部分。依你的谨慎和优秀天资而言,这并非难事。“同样,王弟夫人也知道,英王对她的丈夫完全不信任,而对他参与外交事务的努力除轻蔑外一无他感。然而,她还知道菲利普所不知道的,那就是路易确实致力开展一场至少是表面上对外展示的对英战争,因此她看不起丈夫为避免宣战而白费力气。”殿下正在给你写一封了不起的信,继续和你谈相互谅解的问题,” 夫人写信给查理二世道,“而就我而言,不得不承认我不想参与到这类没有用的事情中去。”




果然如她所言。1666年1月26日,路易对英宣战。查理,和他的妹妹一样,没有把菲利普提供的帮助当一回事,甚至拒绝给他一个礼貌性的回复,也没有对他的好意报以一句感谢的话。给亨利埃塔写信时,他提到:“上个星期,我原打算就王弟殿下想在我和法国之间提供帮助的好意,给你也给他回信的。但是,根据最近母后(亨利埃塔•玛利亚)处来的信,我发现目前调解已经毫无意义……因此,现在我很满意我自己只给他回复了一封简单的信件,哀悼他母亲的过世。”




其实,路易的对英宣战不过是一种权宜之计,用来掩饰他真正的目的——征服西属尼德兰。宣战为他提供了一道屏障,他从而可以尝试性组建对抗荷兰的军事力量。然而,对路易的计划而言,与英国结盟是成功必不可缺的重要条件。因此很快地,路易和查理就通过亨利埃塔再度恢复了和谈。在谢瓦利埃•德•洛林被逮捕之前,双方已就条约的基本框架达成一致:英格兰加入对抗荷兰的阵营,包括参与组建由约克公爵指挥的英法联合舰队;作为回报,法国将提供查理经济支持,以便他能摆脱对英国国会的依赖。继而,查理将改信奉天主教,两国也将签订贸易协定。只有经济支持的确切数额和一些小的细节仍然需要协商。




1670年2月、当菲利普和亨利埃塔在维利埃-科特雷的时候,事态恰处于上述节点。2月中旬,两名英国使者带着查理的信件来到法国。信中,查理正式要求,在即将到来的春季,也就是在法国宫廷计划中的佛兰德斯之旅中,王弟夫人将经由敦刻尔克或加莱前往英国探亲,并且,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完成秘密协定最后的签署。两位使者在英国大使的陪同下抵达瓦卢瓦之后,从夫人本人处获悉,尽管她的丈夫不反对,但是她本人对于在多佛或者坎特伯雷会见兄长一事并未丧失信心。




当然,阻碍亨利埃塔回英旅途的障碍是她必须获得菲利普对此的许可,而他对此事的反对非常坚决。显然,夫人的旅途并未包含在路易和菲利普之前的达成的协商里,后者为此不情愿地在二月里返回了宫廷。其后的三月,路易告知在伦敦的Colbert de Croissy,他的弟弟依然处于激动的愤怒状态,此时向他挑起话题,无疑会引发事端,他甚至会拒绝夫人加入宫廷五月里的佛兰德斯之行。




然而这次的事件,又以殿下在外压下逐渐屈服而告终,和之前他决心谢瓦利埃不回到他身旁就不回圣日耳曼的事件结果一个样。他又一次遭受了兄长带给他的耻辱,而且之后的必然结果是夫人近在咫尺的又一场胜利。当路易和他的群臣们开始对他做工作时,菲利普软化了,他提出了一系列要求,包括王弟需要陪同夫人,因此也应该加入和谈;对英的访问不能超过3天、而且地点仅限多佛(夫人没理由非去伦敦不可);在荣誉礼仪上,约克公爵需要对夫人做让步;约克公爵还应该在同一时间对法兰西做访问……等等。他的第一个条件就完全不可能被接受,因为国王和夫人早就决定了不会让王弟参与会谈,哪怕只是担当最微不足道的角色。除了把伦敦剔除在夫人的行程之外这一条之外,王弟的其他要求也被一条一条地拒绝了。他抱怨,但是面对兄长无情的意志,他最终无能为力的放弃。王弟夫人的旅程将按期进行,而王弟无力阻止。




四月底,王室团队以最奢华的阵势从巴黎启程前往佛兰德斯。路易喜欢派头十足的出行,而这次出行对外公布的目的是展示,属于玛利亚•特蕾莎西班牙继承权的土地已在对荷遗产战争中夺回了。设计如此富丽堂皇的出行仪仗,是为了让国王新归属地的臣民目眩神迷。一位同时代的人如此写道:“本次出行的队列之光辉绚丽难以用言辞尽赞。士兵们身着华丽的制服,王室之气魄前所未有的恢弘。国王本人,双手握满金币,慷慨的把钱分发给他新归属地城镇的居民们。”




然而,在光鲜亮丽的王家马车里面可没有一点喜庆的氛围。首先,天气极其恶劣,处于这种持续寒冷、潮湿的环境里(路易喜欢马车上的窗子一直开着),生理上肯定感觉不舒服。有一次,道路被一条涨水的河流阻断。所有人都被迫在一只谷仓里就榻过夜,晚餐只有稀薄的汤水,还没有餐具可用。当然,这种艰苦条件对于某些坚强耐受的人——比如大郡主这样的,她也是出行人员之一——而言,可以一笑置之。更难以忽视的痛苦是四周弥漫的让人情绪紧张的氛围。蒙泰斯庞夫人出现在王室马车里,她年轻貌美而且显然获取了国王的好感。这件事本身毋庸置疑的会造成王后的痛苦。大郡主的心情也很不平静,如果说还不能算不快乐,她看上了国王卫队里的一位年轻军官,对方的地位层级和财产都远不能和她自己相提并论,她却在郑重考虑和他结婚。然而其中心情最糟、而且显而易见影响到了诸人的是奥尔良公爵。这次被迫参与的旅行在他心里塞满了阴沉和忿恨的情绪,因为随着行进,亨利埃塔将日益接近开启她旅程的港口。为此,他持续不断地对妻子吹毛求疵。




他们在库尔特雷接到了查理的信息,告知他即将抵达多佛,他将在此迎接他的妹妹。王弟提出的抗议又再次被路易弹压,国王申明“他的意志必须得到绝对贯彻”。一天晚上,大郡主和王弟独处时才发现他的忿恨之深,他和亨利埃塔完全没有和解的可能。又一次,当大郡主和王弟在马车里聊占星术时,他有些残忍的说道:“有人告诉我,我会娶几个妻子,就此而言夫人肯定只是其中之一,我完全相信这一点。”




夫人的身体看上去确实很虚弱,这一点并没有逃过路易的注意。在整个旅程过程中,她都显现得无精打采、疲惫不堪;除了牛奶,她吃不下其他有营养的东西;多数晚上,她一下马车就直接被送往自己的住所上床休息。路易考虑到自己任命的大使身体虚弱(有人怀疑他此举是为了观察弟弟对此的反应),他频繁造访亨利埃塔的住所,他对她的关怀简直使她不知所措,这也相应加剧了菲利普的痛苦。




在这场争议纷纷的滑稽场景里,王室团队于5月24日抵达了敦刻尔克,夫人和230名随员在此搭乘英国舰船出发。他们于5月27日到达英国的海岸,在那里,夫人见到了自己的兄长和其他亲属们(包括茅斯公爵)。英王在一片欢呼中现身迎接妹妹。从大家的描述里看,其后为期近三周的这场访问从头至尾都极其辉煌。据称,夫人恢复了健康。而在她出发前就达成绝大多数细节共识的《多佛保密条约》,也迅速收尾完结。查理用一系列盛大的宴会、顺道坎特伯雷时的芭蕾和喜剧观摩、对邻近海岸线的海上畅游,弥补了自己不能在伦敦接待妹妹的遗憾。为表达他的感激,他慷慨赠送了亨利埃塔6000皮斯托尔(等价于60000利佛),以帮助支付她旅行的费用。6月12日,满怀得意之情的夫人从多佛出发, 6月18日,她到达了圣日耳曼堡。




未完待续


——————————————————


看了本章我的感觉是,《多佛条约》其实并非亨利埃塔不可。但是作为一个“妹控”,查理二世把妹妹的地位提到了特殊的高度,而根本的目的无疑是为妹妹在法国立威。


当然,在利益相对又相关、分分合合不定的两个国家之间,建立起一条非正式的沟通渠道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王室姻亲的重要理由之一。根据惯例,殿下夫妇本应共同担当起这项重任,但是亨利埃塔却独自获取了这个地位。她聪明的利用女性魅力获取了路易的好感和亲近(此处且不论他们是否存在情人关系),从而架空了她丈夫的作用。可怜的菲利普肯定不能通过写信获取查理同样的信任。他显然也不是一个能忍辱含垢、和妻子协商并最终达成利益交换的政治家,最终一腔抱负付诸流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部分专有名词对照:


Flanders——佛兰德斯【地名】


Dunkirk——敦刻尔克【地名】


Calais——加莱【地名】


Valois——瓦卢瓦【地名】


Canterbury——坎特伯雷【地名】


Courtray——库尔特雷【地名】


Pistols——皮斯托尔,西班牙古金币名



评论
热度(38)
  1. 墙头于我如浮云卡茜卡茜 转载了此文字
  2. evagreen卡茜卡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vageen其他同人
    各种关系的解体好似一种连锁反应。他因为得不到她的尊重,所以也得不到其他人的尊重。这他自己也有责任。可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