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殿下传记随笔7:人生黄金岁月

看本人的“殿下传记随笔“系列文,或者我机油们翻译的《殿下传记》brother to the sun king,请点击tag: 殿下传记

 

 

殿下传记随笔7:人生黄金岁月

 

说正题之前,先提一下,两部France2的《秘史》系列纪录片值得推荐。一部是大堂姐传,另一部是帕拉丁公主传,这两部纪录片都非常有趣,因为它们忠实的描绘了路易十四时代两位重要的宫廷女性的人生。

这两部纪录片无一例外的提到了女性在17世纪受到的教育。很多人印象中,法国宫廷培养出来的公主们,往往美丽、聪颖,善于外交,热爱生活,各方面都优秀。当她们走出宫廷来到欧洲其他地方,又往往被羡慕的目光包围,追求者不计其数。

以大堂姐安妮·玛丽·路易斯·德·奥尔良为例,她作为亨利五世唯一的孙女从小被视为法国宫廷地位最高的女孩培养。她的教育课程是非常严苛的。她必须学会各种仪态,舞步,谈吐,待人接物的方式等等,而教育中重点的重点,是培养她作为贵族女性的骄傲感。她的家庭教师每天要在她耳边不停灌输这样的思想:你是谁谁谁的孙女,谁谁谁是你的祖先,你的血统如何如何高贵。但是与之匹配的相对内在知识的教育本质上却很少。首当其冲的是她不能学拉丁语。因为拉丁语是男孩的专属课程。单就这一点而言,她的阅读量就大大被限制,因为当时最优秀的书籍,全都是拉丁语写的。

基本上我们可以从大堂姐受到的教育来猜测亨利埃特受到的教育,同样被作为国王之女被法国宫廷培养的结果,就是交际能力非常强,自视颇高。

然而看大堂姐和亨利埃塔的人生,你只会可惜这种只重视外在、表里不一,严重偏颇的教育,对于当时的贵族女性毒害远远大于收益。

与之相反的二夫人Liselotte受的教育非常“不正规”。她对时尚交际不在行,但她在德国学习拉丁语,被允许无限制的阅读,她与后来的法国太子妃巴伐利亚女公爵一样,一到法国就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虽然她本性并不那么善于交际,但是大量的阅读让她拥有跟当时法国宫廷女性们不一样的价值观和胸襟,这一点,很可能是她能获得路易十四和丈夫奥尔良公爵喜爱的根本原因所在。

之前的《殿下传记》随笔曾经提到过,电视剧《凡尔赛》第二季的时间点,1671到1677年,是殿下人生的黄金岁月,这个黄金岁月不单单指他在战场上唯一的辉煌成就,也同样包括他私生活的平静和幸福。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自从开天辟地以来,从没有一桩婚事,好像我们的那样完美。”(显然,他的参照婚姻可能就是他哥的婚姻和他自己的第一段婚姻XD)

在与殿下的婚姻关系处理上,二夫人做的很对的第一件事,就是没有让外交问题跟自己的婚姻混为一谈。Liselotte的父亲 Karl Ludwig曾经非常恼怒女儿女婿一点儿都不帮他在十四面前争取好处。1674年7月,蒂雷纳的军队入侵他领地,放火烧了27座村庄,他女婿起先连信都懒得给他写一封。他着急的跳脚,写信向苏菲姑妈抱怨:

“Liselotte亲爱的那一半(他这么称呼殿下)还不回信。他就跟他哥哥一样,满脑子讨伐征服,半点不把和平放心上。对我采取‘中立’手腕,就是盼望我闭上嘴巴,忍耐一切。”

后来殿下终于回信了,扯了一大段有的没的家常琐事,末了加一句:“不禁挂念您,想到有蒂雷纳那么一大票军队占领着自己国家大片土地,心里一定不好受吧?抱歉我说话直率,但我这么说,只是为了希望为您效劳。” 

我天,这哪里是安慰,这分明是不带刺的威胁了自己老丈人!想象岳父大人读信时的表情,大概是一个大写的郁闷。

我读到这里非常吃惊,因为之前我们看到殿下在多佛谈判中的地位,以及他跟英国国王的通信,那待遇可是天上地下的差别了。德国亲戚完全跟英国亲戚不一样,不仅没有不把他当回事,还把他当成最大的救命稻草!而他呢,态度高高在上,满满的”我是路易十四的弟弟,你能拿我怎样“”的气场……

从这个差别可以想象出,殿下在1674年在法国宫廷里的地位,远不是1670年可以相比的。他的地位提高,不仅因为他在1672年直接参加荷兰战争,还因为他此时真正是“法兰西第二”,在宫廷里有说话的权利。这一切都开始于他第二次婚姻的时候,他哥哥对他特别好。

二夫人说过,在这个宫廷里,只要大家知道国王对你好,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二夫人本人能做到分清内外维护家庭和睦,当然跟他与殿下当时感情好是分不开的。其实她如果帮自己父亲跟十四和丈夫作对也算是情理中事,但她全心全意维护法国维护丈夫,还有一个更为重要原因:在她亲眼目睹自己丈夫作为军人参加战斗的过程中,她已经萌生了对殿下的敬意。这一点,恐怕是她的前任亨利埃塔永远不能体会到的。俗话说时势造英雄,也许,时势也同样会造就忠诚的妻子。

战事紧急的时候,她曾经写信给她的家庭教师:

“殿下把自己投入最危险的战场成千上万次,每次都让我提心吊胆。好多人写信告诉我,他在孔代的两次围城战和Bouchain战役上冲锋陷阵……现在我又听到坏消息,据说军队里好多人都病了。鉴于殿不比军队里任何人省心,每天二十四小时骑在马背上不眠不休,多半他也快病倒了。”

1675年3月二夫人病重,重到殿下不得不离开战场。他居然亲自服侍她,端茶送水,苏菲姑妈写道:

“殿下从不离开她身边,亲自扶她坐椅子,伺候她,比任何仆人都周到,此间温情无以言表。”

而此时殿下给岳父大人的信,则真正是深情难以言表:

“(以为她快要死去时)国王在她床边哭了三小时……上到国王,下到巴黎寻常百姓,无一不表露对她的关切。此情此景,若非亲眼所见,我绝不敢相信……感谢上苍她终于康复了……你要问我的状况,我当时恐怕比她更接近死亡。因为我认为,自从开天辟地以来,从没有一桩婚姻好像我们的那样完美……”

简直肉麻的让我想问,你忘了你是同性恋吗?

好吧,1675年你也许还不知道你是同性恋。但是你总不会忘了洛林骑士吧?

他当然没有忘,而且我这篇随笔就是想表达一个个人观点:洛林与殿下的关系,在这段时间并不是真的变淡了,而是朝着一个不一样的方向发展了。

让我们回味一下经典的Sévigné夫人回忆的场景,这发生在1672年:

“你是否还挂念洛林骑士?你是否还关心他?你想不想看见他回到你的身边?”

“当然,陛下,”殿下回答,“那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快乐。”

“很好。”国王说,“这将是我给你的礼物。事实上命令已经在两天之前下达了。骑士会回来,我把他还给你,并要你这辈子牢记,我这么做是为了你,我的爱成全了你对他的爱 you love him for the love of me.而且还不止这样,我要让他成为我军中将领。”

一听这话,公爵跪倒在国王面前,抱着他的腿亲吻他的膝盖与手,激动无比。

“弟弟,这可不是兄弟之间的拥抱啊。”国王说着拉他起来,好像一个哥哥那样亲吻并拥抱了殿下。

然而有趣的是,《殿下传记》作者指出,即使洛林回到法国,他跟殿下的关系却并没有立刻恢复到从前那样,他当时算得上刻意的疏远了殿下的私生活,这是为什么?

真相我们只能猜测。传记作者认为是殿下跟二夫人婚姻关系太好,洛林插不进脚,就暂时放弃了当第三者。

我个人的看法是,洛林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国王在这个时候叫他回法国的真正原因。

网上有些八卦认为,没有洛林在,殿下后宫男宠无数乱的不成样子,连十四都看不过眼,觉得还是让洛林回来管理一下比较好。

这个说法,至少我在《殿下传记》和《帕拉丁公主书信集》中没能找到有力的证据。殿下与夫人"良好"的夫妻关系肯定不能否定殿下的同性恋本质(他们再要好,他也得靠着圣处女塑像“加强”他某方面的“神力”!详情请看《野史:王弟情史录》),但是他们闺蜜一般的要好程度,至少可以保证二夫人这段时间在奥尔良家的绝对主导权。没有哪一个男宠会在这时候胆敢欺负二夫人或者争宠,致使情况足以糟糕到连十四都需要出手干涉的地步。

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十四在这个时候找洛林回法国的原因,已经在Sévigné夫人的信件记录的对话中很明显的表达了。“我要让他成为我军中将领”

1672年被路易十四召回法国的流放贵族中,可不止洛林一人是殿下的情人。吉什伯爵也同样是这时候回法国的,且他也参战了孔代亲王的几个主战场。

与洛林一样,他们两人都清楚,想结束自己的流亡生涯回到法国,重新赢得地位和名声,他们就得豁出性命去帮国王打仗。

与其在这时候在奥尔良家后宫闹事,轻重缓急,显而易见。

吉什伯爵拼命不用说了,因为他就此把命给拼掉了。

但是洛林活了下来,赢得的不仅是国王的认可,还跟殿下进一步的从情人变成了战友的关系。

TBC:下一章 殿下万岁!

 

评论(7)
热度(54)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