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第二季】王弟的光明面在哪里?

2017年3月25日,尼可·欧贝尔 (注:与伊万·威廉斯那篇专访是同一个记者),My fanbase 网站


 

虽然他早就料到会因为路易十四王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这个角色而接受采访,但实际上,当这个26岁的年轻演员亚历山大·维拉赫斯刚刚接手《凡尔赛》这个电视剧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是在坐过山车。

“我们以前谈过我当演员的理由,”他说,“是享受变成一个跟你毫不相干的人,有机会体验别样的人生。可菲利普这个角色令人惊讶之处在于,我起初认为演他很具挑战性,因为他跟我差别很大。可是在参演《凡尔赛》第一季两个月之后,我恍然大悟我们其实很相像。这样一来,整个表演过程就我来说就变成不断的精神创伤和不停的狂躁了。因为我不得不把自己融入很多,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也许我们应当感到庆幸,他接受了这个挑战,这才让我们看见电视里那个充满生机的人物慢慢显示出他的多面性与复杂性,从而成为了剧中令人牵挂的部分。

亚历山大·维拉赫斯非常积极的回到了第二季,继续饰演菲利普。该剧第二季将在2017年3月27日在法国Canal+首播。以下是我们最近就他参演电视剧和舞台剧不同经历对他的采访。

亚历克斯,第二季的预告片镜头里,菲利普好像陷入了滥交的性行为。你怎么解释这个场景与你以前告诉我们的,我们将看见“光明面的菲利普”这一说法不矛盾呢?

光明面的菲利普是靠帕拉丁公主来呈现的。杰西卡(卡拉克)是这个角色的扮演者。她是凡尔赛的新鲜空气。当菲利普再婚的时候,他身上的黑暗面已经存在了,这在开头的几集里是看得到的。但是当帕拉丁公主走进他的生活,不论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不论这是不是他情愿的,他身上的明亮一面就被激发了出来,因为他可以从一个外来者的眼睛里重新审视凡尔赛。他看到了路易所制造出来的某些荒谬因素。在第一季中,菲利普痛恨凡尔赛宫的原因是它就像是一所牢狱,是路易用来控制人的方式。可现在他通过一双完全不同的眼睛来看着一切。他与亨利埃塔一起是看不见的,因为他们从孩提时代就已经习惯彼此。所以,当一个陌生人看着王宫,开口说“这原来就是这样子的吗?”或是“哎呦我的老天!”的时候,这种客观的目光就引发出了菲利普的正面思想,他不再总是在阴影中矛盾挣扎。但是,他依旧是逃脱不了阴暗面的,我总是设法在表演中展现这一面,但剧情是很富有情感的。第二季第六集,在所有我得到的剧本中,无疑是我最喜欢的。它既幽默,又黑暗,既豁然开朗,又疯狂至极——假想一下假如菲利普当一天国王会怎样吧。

 

即使跟一些保守的人在一起看《凡尔赛》,我也欣慰的发现,他们对剧情非常适应,包括某些情色场面,他们还特别推崇菲利普的台词。

很高兴听见这样的回馈。这也许是《凡尔赛》的许多小成就之一,它破除了很多人先入为主的成见。我将永远为此骄傲。你知道吗?这是我这个角色的优势。事实是,无论他们认为他们看到的是什么,最终都是菲利普与骑士、或者菲利普与路易的对话所呈现出来的。所以我总是说,凡尔赛的剧本是神作。第二季甚至更为精致,因为他们现在是为了我们在写,而这将更加有助于我们营造剧中的世界。人们之所以喜欢MonChevy,就是因为我们把他们的爱当做普通的爱来对待。这是非常、非常具有震撼力的。

剧中的人物关系是很多的。路易比较多性爱和政治关系,而你们比较多是浪漫爱情关系。

第二季中,这些关系会发展的更妙。它讲述了蒙特斯潘夫人的崛起与堕落,所以乔治(布莱顿)这回要跟安妮(布洛斯特)一步步营造关系了,他演的可棒啦。而我和伊万(威廉斯)则有机会给剧情加入推动性的一笔以及更多背景故事,更多复杂层面造就了这些更为立体的关系。

菲利普不是你演过唯一的选择随性而活的角色,我们知道你总是寻求挑战,但即使如此我想你选择这些角色是充满自信的,因为显然性爱场面不是最让你担忧的问题,是这样吗?

最初接菲利普这个角色的时候,这是有挑战性的。我先为角色而选择角色,然后才开始知道这个角色需要我怎么来挖掘。尤其是菲利普与洛林骑士的关系,我跟伊万之间是有协议的,我知道他上次接受你们采访的时候已经说过了。大概在我们见面的第二天,我们就说,“瞧,这两个角色真是太棒了,假如我们稍稍有轻视的态度,那就是在欺骗观众,不让他们了解真相。” 然后我们就自发并且同时大着胆子表达,看看我们对自己的身体能有多少自信,对凡尔赛的性感本质能有多少自信。之后我从来没有多回想,对我来说这就是不断突破。一种作为演员自我精神限制上需要的各种细小的突破:例如在镜头前赤身裸体,吻男人,吻女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只要你做过了,就不那么难了。因此后来,表演性爱场面对我来说就不是难事了。演菲利普是一个大跳跃,但是我跳了,着陆了,我就不再往后看了。

演菲利普是一个大跳跃

 

 

路易和蒙特斯潘需要一步步处理关系啦

 

 

菲利普当一天国王会怎样?

 

 

凡尔赛是你第一次参演需要呈现肉体关系的角色,是吗?

是的,我猜也是第一次需要我改性向改性格的体验。在《印度医生》中我也演过感情戏,不过可够不上菲利普/骑士/亨利埃塔,以及第二季与帕拉丁公主那种程度。

第一季在英国上演时被部分评论者批评为三级片——结果同一年你接演La Ronde《性的怪圈》,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吗?

绝对有!我要说这不是故意在F某些人,那就是在扯谎啦。难道说一会儿这么假正经,一会儿又不装了吗?!此事不能中立。我们绝对唾弃“这是电视史上最大的淫秽”这种评价,因为《凡尔赛》根本不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是热切追求偶像和占有欲的一代人……因此到了末了,身处在一个无论心理和生理的活跃阶段、听见保守党们在电视上提出“带着领带的性”这种话会怎么做?显然这就是我的一种潜意识的行为,或者根本不是什么潜意识,就是故意而为之的,看这剧本,我就在想:“为什么不?”

在《凡尔赛》中,你和伊万都谈到过演戏的激情程度,用伊万的原话就是:“直接掐颈动脉,半点不留情。”

他真的蛮会用词的,你觉得吗?

可不是,他确实很会用词,尤其是在写的时候……那么电视演员之间激情的培养,与在《性的怪圈》这样的舞台剧中相比有何不同吗?

演电视剧时你有更多时间培养默契。而且电视剧有时间跨度,因为故事进展可以很快,两集之间可以隔开一年,你可以借助这来表达变化。舞台剧就不行了,有些只是小片段,就像是草图那样。角色可以立在自己的最高点或是最低点。你必须快速的冒险的去展现这些。你必须信任其他演员快点进入角色,因为你们没有时间磨合。而拍电视的时候你可以花时间去讨论,去重复的拍摄,去加入细节,加入层次,是没必要过于着急的。

看起来是这样的。

不,我和伊万真的花很长时间交流。有时候我们结束一天工作,晚上还要再见面,因为次日我们要拍一场床戏,我们要对台词并且商量这段戏讲了什么,要怎么展现那样的意思等等。所以第二天我们准备充分,导演还可以加戏。我们则加入更多层次感,拍个五六次才能拍成。比如,第一季第五集我从战场归来那场戏。我们讨论过谁在上面。菲利普从不在上面,他一直是在下面的。所以当看见菲利普突然把骑士推倒在床的时候,我们花了几个月时间讨论细节,加入层次,商量骑士会是什么反应,到底应该是厌恶,还是被撩到了。

重新回到我们早些时候的话题,你说你是个“骄傲的悲观者”,很让我吃惊,因为我觉得“他不可能是悲观者,瞧瞧他都干了什么?”但这是你的工作,你很擅长这个,这会不会让你产生自我矛盾感?

会的。绝对会。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因为我直到签合约都还不相信凡尔赛真的会有第二季。制片给我打几个电话说,我还是不相信,直到我人到片场开始拍。我给你打个有趣的比方:乔治是个现实主义的演员和人,他是地球人,他住在地面上,他有时乐观,有时悲观,他就是正常人;伊万是个乐观主义者,他住在星星上,飘在地球上空,轻飘飘的,机智的,对伊万来说一切都能用命运和星相学来解释;而我,我住在地面之下六英尺。我根本见不到光,就看到麻烦和障碍,我能在地面上行走,但总是挺痛苦。也许是我的自信心问题,跟演员身份没关系,而是作为一个人。现在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主演了一部电视剧,我们一起拍摄一个场景,你就看到了各种类型人群的综合人性表现。

我猜想,我天生本是乐观的,也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一个这样的人。但是这反而让我更会演戏,非常奇怪,作为一个不停挣扎,挑战,吃力的人,我更容易专注于表演,因为这对我来说并不容易。我很骄傲的说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因为这不是一件坏事。我就是这样的人,这有助于我的工作。

 

评论(5)
热度(68)
  1. methylevageen其他同人 转载了此文字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