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盾冬】螺旋契机 21

性质:原创《美国队长》同人,遵循MCU

声明:贯穿 First Avenger, Agent Carter, Winter Soldier和Civil War情节,有Avengers和Spiderman-Homecoming的其他人物客串,时光交错
配对:Stucky
本章级别:PG


21. Home is home

引言:“一切开始于1927年。”

“1927年,美国进入史无前例的大萧条,物价每一天都在上涨,20美分可以换50盎司面包和一小瓶牛奶。布鲁克林的街道一天比一天混乱,大人们变的暴躁,小孩子们也难免越学越坏……”

没错,1927年的布鲁克林是颓废的。Steve还记得那个时候。生活艰难,每一天都过的吃力。他常去的街头面包店现在早没了,那家店开在第四街区拐角处,也就是在那个地方,他初次遇见了一个蓝眼睛的小胖墩。

很少人知道青春年少风流倜傥的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曾经是一个小胖墩。这种小胖墩在纽约不怎么富裕的街区里多的是。他们往往是学校里的大个子、打架能手以及小恶霸,差不多每个年级都有这么一个,James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当时,Steve 穿过嘈杂的街道去面包店。他埋着头,避开双层公共汽车里疯狂打着手摇铃铛的司机和不停咒骂的黑衣摩托骑警,三步并两步的跑到街角,结果撞见一群隔壁班的男孩堵在那里等他。其中有一个小胖子,坐在低矮的墙头上,晃荡着一双穿着凉鞋的脚,盯着他看。

“呦,Rogers, 把你口袋里的20美分拿出来!”他直截了当的说。

Steve Rogers从小善于分析局势。对方掌握时机刚刚好,且对他口袋里财产数目了如指掌。每周三Rogers太太上夜班,没时间给儿子准备晚餐,就给他20美分让他自己去面包店买。这帮坏孩子中一定有人住在他家附近,亲眼看见Rogers太太把钱交给9岁的男孩。

在那帮起码比他高半个头的孩子中间,Steve从地上捡起一块废木板充当盾牌,可是没能躲过多少拳打脚踢。小规模混战中,矮墙头上的小胖墩始终没有出手。

“钱在他右边衬衣口袋里。”似乎他只负责动口指挥。

男孩们立刻揪住Steve的衣服,掏他的衬衣口袋,Steve试图举起烂木头盾牌敲打他们的手,随即被两三个男孩一起推倒在地上。

“哈哈哈,我们可以买一条热狗。James吃一半,剩下我们每人一口。”把硬币拽在手里的孩子随即飞快跑掉,留下Steve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脑门上磕出了一块淤青。

小胖墩也从墙头跳了下来,Steve却突然叫住他:

“喂!你欠我的钱,我会让你还回来的。有种把名字留下!”

“想去学校告发我?”小胖墩轻蔑的瞥了他一眼,“我才不怕你,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James Buchanan Barnes。"

“我记下了,你等着瞧。”Steve顶着肿起来的眼睛说。

Steve那时候也有一张“单子”,专门记录街区里坏蛋的名字。两年级的他不会拼写Buchanan,写了BUC三个字母后不知道这么写下去,不太确定的补了一个“K", 于是那个中间名就成了那样。


*****

Steve被自己设定的手机闹铃吵醒,发现手边放着Emily Barnes Carter的《美国队长传记》,书页打开在引言部分。

对睡眠障碍习以为常的美国队长认为,这或许是自己注射过超级士兵血清的身体对长期休眠状态的一种代偿机制。

每一次苏醒,像是依旧被困在无休止的梦境里。

不过,现在差不多应该是Rogers队长与猎鹰每日通话时间了,他的闹铃就是为了这而设定的。与此同时,远在太平洋彼岸的Sam把电话往咖啡桌上一放,塞上耳机,开始对着手表的倒计时:5,4,3,2,1……

铃响。

“嗨!队长,今天你好吗?”他愉快的打招呼。

“你在哪儿?”

“跟昨天一样,在基辅。今天天气不错,零下五度。我热的出汗了跑出来喝一杯冷饮。午饭吃了炸鸡,晚饭准备吃咸肉面团和水果蛋糕。你知道斯拉夫人喜欢什么消遣?好吧……我猜你现在已经有点急了,我今天查了另外三个资料上面标明17号物品的运输地点,乌克兰境内这就是最后三个了,除了一些老掉牙的设备之外什么都不剩下,看上去废弃时间不短了。“

他报告完了,自己也知道内容实在不怎么激动人心。

“Sam,”Steve说,“我觉得我应该去找你,跟你一起搜索。”

Sam愣了一下。“听我说队长,你没必要来,除非你不相信我。这种事我在退伍军人部就常干……虽然情况不太一样,我的重点是,既然你不愿意把搜索任务交给复仇者联盟,那你最好耐心等。我说过,你能干的事我都能干,就是慢一点。”

Steve在电话那头低沉的笑了一声。

“我是最了解Bucky的人,有我在一定不一样。我原本怀疑冬兵躲在华盛顿,但现在线索彻底断了。我没什么理由继续留在这里。“

“还要追踪Hydra余党与权杖的下落,不是吗?”Sam说,“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谈过了。我负责寻找失踪人口,但复仇者联盟依旧是你的责任。”

Steve隔了一会儿才回答:“信不信由你,就连这也遇到麻烦了。原来诺基亚翻盖手机是全世界最不好追踪的仪器,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一切进入僵持状态,他们需要我的时候会通知我。”

“想听听我的意见吗队长?”Sam问,“我明白你不想让复仇者联盟得知冬兵的行踪,因此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我的经验是这样:你永远得留条后路。有时候,走遍天涯去找人不如留在原地等他回来,毕竟,家就是家嘛,队长。”

Steve不由的咀嚼Sam说的这句话:家就是家。问题是Bucky,或者冬兵还记不记得他的家。家这个概念,对于一个迷失的人来说是往往是支离破碎的。

*****

 洛杉矶的一片工业开发区里,Bucky穿着不起眼的肮脏长袖汗衫,站在一座十四层楼高的建筑工地远远望着对面楼里一群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那些人看来正在监督运输一批集装箱,箱子的上面有一些被撕碎的标签,SH..D

List就在这些人中间,依旧伪装成CIA探员,挂着一个胸牌。他指挥手下清点着一些仪器和文件。就Bucky从十字骨和List的对话里了解的细节来看,现在Hydra内部确实够混乱,意外的发生往往孕育争权夺势的激烈冲突。

一个工人的收音机里播报着当日的头条消息,洛杉矶海军基地发生一起骇人的集体投毒恐怖事件,毁掉了一场好好的婚礼宴会。

昔日的冬兵皱着眉仔细聆听报道的细节,试图捕捉一些人名、地名或是有用的消息。

“嗨,伙计,你这是在偷懒吗?”边上一位工友把防护眼罩拉低,与始终喜欢把脸藏在眼镜和口罩下面的新人搭讪。

对方只是斜眼看了看,但说话的人已经感受到深切的敌意。

“和平和平,”工友举起双手笑,“其实看到你也会偷懒,我感觉好多了。我怕你干活太勤快,那帮大家伙挣不到加班费,结果倒霉的是我们这些免费劳动的。”他说着脱下手套,伸出手,“我叫Scott,社区劳动服务中心派来的。”

他的工作服上别着一张洛杉矶圣昆廷国家监狱的胸卡。

Bucky愣了两秒钟才意识到他应该跟对方握手,人与人之间的日常的交流让他感到陌生且僵硬,幸好对方见怪不怪,普通人对他衣服上胸卡的反应也不会比昔日冬兵更为自然。

“瞧,你不用担心,我只是个贼,高科技犯罪那种,不是危险分子。”Scott说,“但那帮人就不一样了…怎么说呢,刚才我去方便的时候听见他们说看你不顺眼,准备在下班时埋伏在路口抢你的加班费……”

Bucky木然的看着他,Scott琢磨,他看上去一点没被消息震惊到。

“……你大概在猜测为什么我要这么好意警告你……”他清了清喉咙,“我不想找麻烦。因为你瞧,现在行为记录上留下污点,我明年的缓行批准书就下不来了。”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等着看对方的反应,出乎Scott的意料,这个藏着脸的沉默工友居然开口回答他,口气好像还挺自然的,类似同僚之间无关痛痒的随口建议:

“最好的应对方法是远远的避开。”

“哎……“Scott歪着脑袋想了一想,”没错,这是很中肯的意见。不过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知道这帮人其实不能把你怎样……因为……那个,我的职业素养让我察觉一些小细节……”

Bucky的目光开始停留在他脸上,并朝他走近两步。

Scott硬着头皮不后退:“你在注意对面十四楼的搬运工,你在观察怎么从楼里进出,你的目的也许是他们运的货物,或是别的……别的……“

他话说的有点结巴了,因为一条有力的铁臂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举到十四层楼顶的边缘处。

“别的……都他妈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但是,问题在于,我申请来这里白干活儿也是有原因的。我也同样需要进对面那个楼,只是我自己不能去。明白我意思吗?嗯……这事有点复杂。如果你现在看那座楼的底楼,就能看到一个三岁的小丫头,棕色头发眼睛特别大的……我没骗你,我绝不会拿自己女儿说谎。”以双脚在高空悬着的状态来说,Scott表现的十分冷静。

Bucky并不放下他,但他的目光垂了下来。

“看见了?”由于背对着大楼,Scott其实并不确定Bucky能看见什么,他只能祈祷自己足够走运。“现在是幼儿园的放学时间,Maggie总是准时来接Cassie。我说的Maggie是个金发美人,很引人瞩目,你不会看漏。我猜你一定不知道,让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失望是什么感受。”

Bucky的目光从远处调回来,盯着Scott,由于无法辨认对方的情绪, Scott渐渐有点紧张,他舔了舔嘴角。

“我以前曾经向她发誓,从此改过自新做个正派人,可是结果没能遵守诺言。”Scott说。

“这关我什么事?”Bucky冷淡的问。

“只是试图解释为什么我需要帮助。“Scott说,”在继续说明这点之前,插个题外话,你手累不累?如果累的话不妨先放下我。”

“说重点。”Bucky催促。

Scott立刻照办了。

“我可以教你怎么破解密码潜入那幢楼,只要你帮我带样东西给我女儿。”他说。

Bucky沉默了一会儿,这当口半封闭的楼道里其他工人说着话走过来,他不得不让Scott脱离具有安全隐患的区域。

Scott隐隐松了口气,摘掉建筑头盔,露出一头浓密的黑发,一边擦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冷汗,一边对Bucky点头表示感谢。


“你主动要求罪犯接近自己女儿。“Bucky不以为然的评论。

“你不是坏人。”Scott解释。

“你怎么知道?”Bucky问。

“普通人分不清劫匪与窃贼的区别,但我不同。”Scott讲这话时居然还带了点轻微的自尊感,“你凭借一条臂膀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这两幢楼的警卫都打趴下,可你却花掉大部分时间研究怎么避开那些人,这不仅是为了掩藏身份,更重要的是你不想伤害任何人。”

“你别想当然了。”

“行,就当我是想当然。”Scott露出一个宽慰的笑,“我们达成协议了?”

入夜的时候,Bucky独自走到建筑工地的街角,Scott说的没错,一帮大个子等在那里阻截他。

劫匪与窃贼的差别在于,劫匪往往错误的认为自己在对方面前占有绝对的优势。

“嘿,新人,把你右边口袋里的200美金拿出来,我们就放过你。”

他们干的差不多是胖小子James在10岁的时候干的蠢事。Bucky想。

他顺从的伸手到右边外套口袋,把里面的绿票子取了出来。

Scott给Bucky解释过了,对面大楼的警卫系统十分高端(Bucky当然知道原因)一旦触发会自动报警。摄像头的范围和这座大楼有视角的交叉。只要巧妙移动,就能引诱他们触发警报。

Bucky忽然间想起了八十多年前Steve的做法。

 

*****

1927年的安全措施当然没法跟今天的比,但“视角”问题却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无论在什么时代都行得通。

何况豆芽菜Steve Rogers比任何人都熟悉面包店以及那周围常出现的人。

像平常的每个星期三下午,脾气暴躁的布鲁克林街区骑警把摩托车停在街角面包店,然后转身走进店里,跟老板敲诈一根烟与一条吐司。

他一只手搭在柜台上,一只手脱下帽子梳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因为面包店的柜台边上有一面镜子,正对着后面的巷子。就在他低头的一刹那,他透过镜子看见不知什么人把一只垃圾桶砸在了他的宝贝摩托车上。

紧接着,一帮混小子从街道后面冲了出来,从他的角度看正好是冲向他的摩托车。骑警先生立刻暴跳如雷,举起警棍就往街角处追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吹响了警笛。

 那帮孩子并不知道为什么警察先生突然发了脾气,他们只是拿了Rogers的20美分过来买热狗而已。

 只有James察觉一切都是豆芽菜捣的鬼,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家伙其实脑子里满是鬼主意。只是等他大叫着招呼同伴逃跑并跳下矮墙去阻截Roger的去路时,一切都太晚了。他的一帮手下被闻声赶来的三四个警察包围,Rogers则计算准确的跳上此刻靠站的有轨电车逃之夭夭。

James气愤之极,毕竟作为孩子王,他很少这样被人耍。一怒之下他追着电车跑,眼尖的警察尾随在他身后穷追不舍。

Steve Roger走到敞开的老式电车车尾,站在脚踏板上,一只手拉着电车杆子。

“我认出你了!你是Barnes家的坏小子,这次我不抓你去警局关禁闭决不罢休!”警察在身后大喊道。

James涨红了脸,眼看着豆芽菜Rogers悠哉悠哉、事不关己的瞧着自己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

“发誓你以后再不抢别人的钱,我就拉你上车。”Roger大声对他说。

去你的,要你这瘦猴子拉我堂堂James Barnes大爷?老子自己能跳,跳上去就把你一脚踹下来!

他很想这么大声宣布,但因为跑的气喘吁吁没能这么做。

 警察突然弯下腰,站在路中间不跑了。James正准备对他做鬼脸,谁知后面一辆摩托车已经远远追上来,James傻眼了。

突然Rogers一只脚踩在电车脚踏板上,一只手伸向他。

“喂,加油,再跑快点!James Buck, 抓住我的手!”他喊。

叫我啥???James没工夫细想这个问题,脚步不自觉的加快起来,电车的后面忽然扬起了一阵烟尘,他眼里就只看得清豆芽菜Rogers一条缺乏肌肉的细膀子。

老子这么跳上去用力拉一把,会不会把这小子手臂拉断啊???算了豁出去了,反正没人看见。比蹲监狱加上被老爸一顿毒打强,James想。

眼看骑警的摩托车越来越近,马达声越来越响,Seve Rogers拉着栏杆的手忽然松开,转而去打手摇铃铛,让电车停下来。

叮当叮当……那是1930年代纽约布鲁克林街头最常听见的一种声音。

现在想起来,真是动听,感觉像是回家。

 

那时候我到底有没有跟他保证过,从此不再做坏事了?

太遥远,记不清了。

但谁说我不知道让最爱的人失望是什么滋味?

这滋味就是不敢回家。

TBC


 

 

评论(18)
热度(346)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