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盾冬】螺旋契机26

性质:原创《美国队长》同人,遵循MCU
声明:贯穿 First Avenger, Agent Carter, Winter Soldier和Civil War情节,有Avengers和Spiderman-Homecoming的其他人物客串,时光交错
配对:Stucky

本章级别:R



26. One thing I've done that brought goodness to this world


营地战壕里,Bucky靠着泥土墙,发现天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雨。雨水混合着泥浆一起滴落在他脸上,他试图伸手去擦,却不料将手上更多的泥巴蹭了上去,于是只能放弃。

 “喂,Steve……”他伸舌头舔了舔紧贴在自己嘴角边上的一只发红的耳朵,“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俩一起被困在泥浆和大雨中的事?”

“闭嘴,Bucky。”Steve简单的命令。




屏蔽补挡


***

Howard刚打算吹灭煤气灯,听见有人轻轻的敲打房门。

Steve Rogers站在门外,他的军服上沾满了泥巴,好像还掉了好几个扣子,但是美国队长即使这样衣冠不整,看起来还是如此的不苟言笑。

“这么晚了你有事吗?”他问,“会已经开完了,我还以为你会来参加,可我们到处找不到你。”

“有人不想我出席。”Steve简短的说,Howard注意到他说这话脸红了。

“我能进来吗?”Steve问,“我有要紧事,不能在会议上说。”

“嗯……其实,我……”Howard不置可否。

“你跟上校身边的Lorraine特助是好朋友,我没猜错吧?”Steve问。

Howard似乎有点明白了谈话的重要性,他示意美国队长进屋继续。

“你知道她是Hydra的奸细?”

“在那之前不知道。”Howard承认,“我身边美人太多,我很少怀疑什么,因为通常我们关系不会持久。”

“她偷走的产生十倍力量的药物会造成肌肉溃烂。”Steve语气有点生硬。

“Rogers, 科学实验是很复杂的。你不可能预期所有的结果,即使每一个发明都很可能是你这辈子做过唯一的好事。”

“我只问你现在知道了吗?”Steve问。

Howard低下头:“是的,我知道。”

静默了片刻。

“你不打算告诉我,我身边有个人一直在注射这种药剂?你不觉得我有权知道真情?”Steve的声音是颤抖的。

Howard大吃了一惊。

"你……你指谁?”

看着Steve此时的神情,他意识到秘密已经瞒不下去了,以为美国队长会忍不住大发雷霆,甚至对他动手,可谁知并没有,Steve只是默默坐了下来。

“这不是你的错,Howard,而是我的。”他含着眼泪说,“Erskine博士告诫我别忘了我的心,可有人一直在背地里替美国队长干脏活,我却浑然不知。”

他低下头。

“我需要战胜的不是几个人,纳粹或是Hydra, 我需要战胜的是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出于很难解释的原因,Howard有种感同身受的悲切,这让科学家十分动容,但天生的聪颖与敏锐也同时让Howard明白现在不是沮丧的时候。

“你先别紧张,Steve,我知道还有办法可以补救。”

Steve抬起头,不等Howard解释,就卷起了自己的袖子。

“抽吧……” 他说。

***

1927年的布鲁克林街道上,骑警吹着哨子一路狂追。James Barnes跑的气喘吁吁,前面那辆电车终于停了下来,Steve Rogers迈着两条细竹竿子一样的腿,慢吞吞的下了车,往路边这么一杵。

哈呀,看来豆芽菜这是开窍了,打算在老子火烧屁股的时候来装好人?哼哼,讨好老子哪能那么简单?

James这么想着,加快了脚步跑到豆芽菜身边,眼看伸手就能拉电车杆子了,谁知豆芽菜抢先一步,又打响了铃,叮当,James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电车扬长而去……

号称布鲁克林鬼见愁的Barnes家老大、街区孩子头儿、一巴掌可以拍死三只蚂蚁、一脚可以踢懵一头约克夏犬的James Barnes, 就这样被撇在马路中央,张大了嘴,瞪着两只火辣辣的大眼盯着一棵豆芽菜,满腔怒火一触即发。

“来吧,我陪你一起去见警察。”Rogers一本正经的说。

James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谁……要你陪啊?”因为刚才跑太快,他这会儿说话还断断续续的不太流畅,“不……重点是,谁要去见警察啊!!!”

James已经完全气糊涂了。

只见Rogers老气横秋的摇了摇头。

“你这样不对,James Buck,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逃跑是没用的。”

难道说这小子不仅身体有病,连脑子也有病?

要不是屁股后面还有警察在追,James真想一拳揍歪Rogers的鼻子,可现在骑警摩托车后面扬起的烟尘他都可以闻到了,实在没时间跟脑袋有洞的家伙耗,他纵身一跳,跳到了公路边上的泥地里。

Steve Rogers还抓着他的袖子不放手。

“去哪?不准跑!”

然而要是拼力气,瘦骨嶙峋的Rogers哪里会是胖小子James的对手?Barnes家的小坏蛋使劲一扯,把Rogers扯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已经跨过公路边的栏杆,朝着标明“危险地带”的工地一路飞奔。

Rogers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他跑过去,只见小胖墩十分利落的钻进了铁丝网下面的空隙,躲在一根很大的水管子里面。

“警察先生!”Rogers朝着一脸不情愿的站在远处的路边,不打算丢下摩托走进泥地的巡警用力的挥着胳膊,“他在这儿!”

才喊了一声,他的脚踝被James一拉,没站稳,猛一下被拽进了水管。那根管子本来就是斜放在湿滑的工地上,这么剧烈的撞击加上小胖子的体重的压迫,摇晃了两下,结果滑下了斜坡,滚入了四米深的地基坑中央,溅起了一大泼的泥浆。

Steve勉强昏昏沉沉的睁开眼,依稀感觉头顶有人用手电筒照来照去的,刚想叫喊,嘴巴就被堵住了。试图挣扎,却是被一双沾满泥巴的小手紧紧的抱牢,只能眼看着负责搜索的警察一步步走远……

 小胖子总算放开了他,还顺便在他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泥巴,手撑着地爬到水泥管子边缘,喘气休息,仿佛打了一场硬仗一样。

于是Steve就一声不吭的瞪视James,James也报以自己最凶狠的眼神。两个孩子各自拼命将胸中的怒火燃烧进目光,企图用这种方式杀死对方。这么静默的战斗了不知有多久,天上不知不觉下起了雨,在光线暗淡的泥坑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最后James终于憋不住了。

“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他怒吼一声。

“看你这个空有其表的胆小鬼咯。”Steve冷漠的说,“宁可自己困在泥坑里都不敢叫警察,我还是头一次见识这么没骨气的人呢。“

“你敢说我没骨气?!”James嚷,“Barnes家的老大是什么来头?这个街区的穷小子可都是我罩着的,你长了耳朵居然没听过?”

“欺负弱小还自以为是英雄了!?”

“明明是你,动不动找警察来欺负人!”James不客气的呛回去,“出尔反尔,两面三刀!一副正儿八经教训人的架势,其实不就是个狐假虎威的两面派么?没警察撑腰你敢不敢跟我打?敢不敢??”

“我哪出尔反尔了?说了让你等着瞧的,我可是说到做到!”

James嘿嘿一笑,伸出一只左手,捏着喉咙,学者Steve的口气说:“加油,James Buck,抓住我的手啊……”然后他右手作势一刀切自己的左手臂。“抓你的手,我还不如剁手!!幸亏没信你!居然还做出一副诚恳的样子大言不惭自称说到做到?你说你没见识过James Barnes的骨气,我还没见识过Steve Rogers这么厚的脸皮呢……”

“住口!“Steve终于也火了。

“打就打,我可以奉陪你一整天!”他冒雨站起来举起拳头摆好架势。

谁知小胖子只干坐着通过脸部表情表达自己的怒气冲天。原来他的膝盖在淌血,是水泥管滚下来的时候砸伤的。他还挺能忍痛,眼皮也不眨一下,仿佛没事人一样,宁可把力气都花在耍嘴皮子跟Rogers对骂上面。

“那帮警察成天除了敲诈就是欺负穷人,什么时候干过好事?在布鲁克林不论发生什么,警察就只会抓个替罪羊交差。老子就被冤枉过好几次,解释有用吗?求情有用吗?”

“那你自己当坏人就有用了?”Steve气愤的说,“James Buck, 我知道你最近这两个月在街上惹了很多禍。你不想跟警察解释,可以,我给你个机会解释。”

“呵呵呵呵……又来了,自以为了不起的豆芽菜!你以为你谁呀?”James翻了个白眼,“我告诉你,布鲁克林是拳头说了算的地方。凭你这幅身板,逞英雄轮得到你吗?”

Steve气坏了,对准James嘲笑的小胖脸挥起拳头,可是James往边上一躲就避开了,他很不幸的一拳敲在水泥管边缘一枚铁钉上面。

James笑的更厉害,而Steve看看自己流血的手掌,身体一晃,就倒了下去。

“装给谁看啊。”James轻蔑的评论,背往水管壁上一靠,“老子膝盖流血比你多,我还没晕呢,你晕什么?”

过了一会儿没动静,他朝Rogers瞥了一眼,见他躺在淤泥沉淀的水管凹陷处,任凭雨水打在自己脸上也不动弹。

“我可郑重告诉你豆芽菜,老子一时大意才会栽在你手里,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更不用提会被那些警察整成什么样子了。等他们反应过来知道上了你的当,绝不会轻易放过你。我老爹在纽约港报警抓走私犯的时候,不知道警察跟那帮人是一伙的,就被扣上了‘谎报’的罪名……我看你这回肯定比我老爹更惨,因为他们说家里交不出赔偿费的谎报犯关在牢里连饭都吃不上呢。”

他等着豆芽菜反驳,可是对方毫无反应。

“怎么啦豆芽菜,怕啦?那你快跟我赔礼道歉叫我声大哥吧。有我罩着你警察也拿你没办法,虽然收不收你我还没决定……”

豆芽菜依旧没回应,这有点不太对头了。

James忍着膝盖痛爬到Rogers身边,伸手在他脑门上摸了一把。

妈呀,烧的像个通红的煤饼炉。

James有些着慌,爬到水泥管的开口处试图往外跳,但他膝盖用不上力,管子边缘泥浆又被雨水打的很湿,他滑了好几下,最终滑入底部,一扭头发现豆芽菜半张脸快浸入泥水中了。

我怎么这么倒霉!他不得不又爬回去用力把Roger拖到水泥管的斜坡处,还把他脑袋搁在自己受伤的膝盖上不让他滑下去。这个姿势让他自己完全暴露在雨中,一头深褐色打卷的头发被浸的像羊毛一样贴着脑门,样子狼狈透顶。更糟糕的是,虽然瘦弱的男孩并不沉重,但被泥水浸的乌糟糟的发梢上滴落的雨水不停折磨James伤口,痛的他牙齿打颤。

 “你这招够狠啊,Rogers……”这会儿James嗓门大不起来了,但语气还是恶狠狠的。“就算你脑子本来就有洞,但这一来岂不是又要多烧出几个洞来了?”

他吸吸鼻子,抹掉脸上一把雨水。

“你可别想多了,我这不是帮你,我只打算为自己故意闯的祸受罚。你懂?”他自言自语着,脱下外衣,用手撑起来,替豆芽菜遮雨。

Steve慢慢睁开眼,在他膝盖上扭着汗湿的头,因为发烧而迷糊的哼哼了两声,看着James。

 “James……James……”远处有人在喊。

“爸爸!”James大声回应:“我在这儿,快来救我啊!!!”

Steve抬起眼,看到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水管的顶部。

看到那个身影,一直在放狠话的James忽然变了一个人。

“我爹会宰了我。”他懊恼的说,“我怎么也解释不清……”

Barnes先生从水泥管子里打捞出两个小泥人,其中一个在发高烧,他家长子膝盖淌着血,看起来早没了平日那股旺盛的精力,活像只落了水的小哈巴狗。

“对不起,爸爸。”James抹了一把雨水一把鼻涕。“这回我肯定惹毛了警察,他们……”

出乎他的意料,话没说完他被爸爸一把抱在怀里。

“我的天呀James,我都快担心死了!你们没事就好了,快跟我回家去吧!”Barnes先生说。

也不知怎么的,James突然忍不住鼻子一酸,他怕豆芽菜看见了会嘲笑他,赶紧擦了擦头发,将雨水往自己脸上蹭。好在豆芽菜发烧发的稀里糊涂的,一直愣愣的盯着他爸爸看,一副羡慕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他遇到了布鲁克林杨基队的投球手呢。

James被迫跟豆芽菜一起裹在一条毯子里,挤在Barnes先生破旧的汽车后座。

豆芽菜继续发呆盯着Barnes先生开车的背影。

“我那时是想拉你上车的,Bucky。”他忽然开口说话。

“谁他妈的是Bucky?”

“有个不需要你解释的人在,你就不像凶巴巴的James啦。”

“啥?”

“还有……我觉得你不是怕解释不清,你是怕被冤枉的时候没人听你解释。”Steve说。

豆芽菜果然脑子有洞。

“我没被冤枉。”他恶狠狠的说。

Steve的脸白的像纸一样,他犹豫的张开口。

你还想说什么?James憋了一肚子气正准备发作,突然“哇”的一下,豆芽菜已经吐了他一身。

遇到这个家伙,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

1944年冬季的黎明,Howard Stark身披一件军用大衣,在营地临时搭建的实验室里徘徊。

远处的德国小镇,在晨光之中变成一片废墟。

世界末日很可能就是如此。

他打开实验室的门,看见James Barnes中士正按计划注射药物,因为坐在那里打点滴时间太长,他在椅子上打起了瞌睡,完全没发现美国队长偷偷走了进来。

Steve Rogers给他的好朋友盖上一条毯子。

“你说我们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的吗,Howard?” Steve问,“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从我们小时候起一直没变过?”

“你指它没变的更糟糕?”Howard风趣的反问。

Steve不置可否。

“它会变更糟糕的。”Howard 说,“因为战争有一天会结束。"



TBC

 



评论(9)
热度(119)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