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盾冬】螺旋契机27

性质:原创《美国队长》同人,遵循MCU
声明:贯穿 First Avenger, Agent Carter, Winter Soldier和Civil War情节,有Avengers和Spiderman-Homecoming的其他人物客串,时光交错
配对:Stucky
本章级别:PG


 

27. He's fast and she's weird

被一个幽灵追逐是什么滋味。

七十年沉睡中被迫停滞的感觉正在渐渐的复苏,这股汹涌的力量,足以击垮一副四倍代谢能力的身体。

就像心里长出一枚笨重的铁锚,悄声无息却一寸寸将他拴住、收紧,而后嵌入了他的骨肉肌理。

当他被埋藏于极寒冰冻的深处,当他四肢麻木、目不视物,他曾经隐约感受到在一个遥远地方,有什么人在试图呼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滚烫到冰凉,从愤怒到绝望。

一具同样被冰块包裹的肉体,不得片刻安宁,活着,就像是一个幽灵。

幽灵曾经掉下万丈深渊,远离人群,再不被记起;它试图挣扎,试图反抗,试图自我摧残,直到最后渐渐失去一切,遗忘所有的承诺。

只除了一件,一件对它来说最疑惑最痛苦的“任务”。因为他好像永远不能完成。记忆中所有的温暖消耗殆尽,仍有一个影子没有被丢弃。这个幽灵,试图用它支离破碎的残存意识,朝着那个影子绝望的呼喊。

我已坚持了太久,再也支持不下去……


******

“Rogers,你现在必须冷静下来听我解释。”Bruce Banner堵在大门和试图夺门而出的美国队长中间,一改平日温文尔雅的作风,语气颇为专横。

“你刚才看到的不是真实景象,而是大溪地计划造成的。它让你的大脑处于过度激活状态。假如你还为复仇者联盟负责,就留在这里等待我们纠正你的问题。”

“让开Banner, 我知道自己看见的是什么。" Steve毫不妥协,”这不是幻像,而是我冰冻时的记忆,它曾经被什么东西去除,但现在又回来了。需要纠正的不是我的状况,而是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危机。我们必须现在去找Selvig博士,晚一分钟都不行。你根本不懂我有多愤怒!“

“对不起,我没听错吧?你说我不懂你有多愤怒?”Bruce嘴角一撇,“队长,你试过脑子像烧灼一样火辣辣的痛吗?你试过想用双手撕碎一切,或是干脆撕掉自己吗?你试过一边用冷水浇脑袋忍耐着每根神经、每块肌肉的膨胀,还不得不告诫自己别忘了自我控制吗?”

“这不是一回事,Bruce。 ”Steve感觉自己的拳头在不经意间握紧了。

“自我控制在任何时候都是很大的挑战。我建议你暂时放下你那习惯性的反抗意识,给我们一点时间来证明。”

“抱歉Bruce,我真的没时间!”Steve说着挥起了拳头,Bruce有点惊讶他居然真的动手,不过他机灵的躲过了这一拳。

“请你不要逼我,Rogers队长。我喜欢你,也尊敬你,但我绝不容忍另一个未纠正的科学错误导致一个好人失去自控能力。”Bruce Banner的脸和脖子上慢慢地泛起了一阵绿。

“相信我,我不想与你为敌,队长。”


*****


洛杉矶工业区大楼十四层依旧处于被封闭的状态,长着一头银发的少年盘腿坐在走廊的一端,皱着眉看一个棕红色长发的姑娘费力的举着双手,在空气里操控着一团殷红色的气流。

“她在磨蹭什么?”33号特工问,“她不是说她可以操纵人的意念吗?”

“她是可以,但她只是需要时间进入对方的意识,我见她这么做很多次了。”Pietro Maximoff镇定的回答,然而他无法掩饰自己的担忧,因为他从没见过Wanda在使用这个能力的时候表现的如此痛苦。她现在额角冒汗,还有些气喘,两只伸向半空的手略微的颤抖。

又一次,红色的气流在她的意念力作用下穿过实验室保安系统的高压电流又再度回来,在她手掌上方旋转,但她似乎无法接住那股气流,不得不再次抛开它,然后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喘气。

Pietro跳起来,拦腰扶着她。

“怎么啦?”他关切的问妹妹。

“好可怕……”Wanda心有余悸的说,Pietro感觉到她两腿发软几乎站不稳。

“什么东西可怕?”Pietro不明白。

“那家伙不是人……他的意识……就像是结了冰的黑白恐怖片。”Wanda用了一个生硬的比喻。“我不敢去抓,抓不住就没法控制他。”

“有什么问题吗?”33号特在一边工大声问,“Whitehall先生还在等着我的汇报。”

“听着,你必须再试试。”Pietro小声嘱咐Wanda,“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后考验。只要过了这关,就能离开实验基地去跟那帮复仇者正式面对面了。我们不就是在等这一天吗?给Stark那个混蛋一点颜色瞧瞧!“

“不行,我做不到。”Wanda摸着肚子,感觉自己快要吐了。“我满眼都是血,死人、还有无数根钢针……“她闭起眼睛。

“嘿……听我说,”Pietro轻轻揉了揉妹妹的背,试图帮她消除一点不适感,“那个高压电网并不稳定,它大概有0.04秒的空隙时间。但我通过它需要耗费太多能量,因此穿过后就必须停下,这样会被发现。但是只要你能控制住他1秒钟,对,只要一秒钟,那我就用足够时间将这把刀插进他心脏了。”

“Pietro你从不杀人。" Wanda带着点哭腔说。

“我猜那个东西算不上是个人。”Pietro说,“很可能曾经被美国人派去索科维亚做过坏事。你跟我,我们俩,今天会把他打败,让Hydra所有人都知道,谁才是他们最强大的武器。”

“你们这对小情人到底还想不想完成任务?”33号特工不耐烦的走过来。

Pietro默默的转向33号。

“你知道,我本可以把你脸上这张假面具整个撕下来的。”Pietro对33号特工说起了带着浓重东欧口音的俏皮话,“但我只是用刀切了一小块。“说着,他将一小片纳米面具递给33号。后者一愣,连忙伸手摸了摸脸部,发现左眼睛边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孔。

“我觉得你自己的眼睛更漂亮。”Pietro对她笑笑,“只要你停止对我妹妹胡乱的吼叫,我可以让你看着Whitehall的脸向他复命。”

“你恐吓人还太嫩,小男孩。”33号轻蔑的说。

“也许吧,但我的手够快。”Pietro回敬。

看着33号斟酌片刻后退开了一步,Pietro再度拍拍Wanda,想让她振作起来。

“别去看他的记忆,只管把他当个动物,一头凶残的野兽,找到他的弱点并把他打倒,你是我知道最强的。”他亲了亲Wanda的额头。

“我希望他们从此把他关进大铁罐。”Wanda说。上一回在昆式战斗机上冬兵没给她惹任何麻烦,这让她一度以为他很容易对付。然而对Wanda Maximoff而言,冬兵最可怕的地方不是铁臂与战斗力,而是他那空旷、无情、充满寒冷气息的意识形态。

“我们一定能把他关住再不放出来,”Pietro安慰,“只要你现在找到他的恐惧并抓住它。”

Wanda点点头,挺起腰,手指尖再度升起了红色的光。

假如那是一头野兽,她想,我要怎么找到他的弱点?

火光穿过高压电网,化成一条柔软的锁链。Wanda越接近目标,就越是清晰感受到一股抗拒力,来自她自己的意念。她在害怕,仿佛一个小孩试图接近一头野狼。

一个人的弱点往往掩藏在他脑海中最为脆弱的地方,像是一片包裹着甜味的软心棉花糖。

在一片冰凉的荒芜之中,她似乎可以遥远的看见那个核心部分,然而当她伸出意念之手,它却灵巧的溜走,活像是一只老练的兔子在与猎人捉迷藏。

Wanda头一次希望自己的意念力能有Pietro的速度,她后悔没花更多时间去训练这一项。

就在她回眸感慨时,忽然一道柔和的光像是脱落了棉花糖的控制,在她手边闪过,她连忙一把抓住了它。

它以一种温柔的浅黄色光呼应着来自于她红色的光芒。

这一股属于冬兵的意识在Wanda Maximoff手心里融化开来。

那是一座黑洞洞的城堡,高高的塔楼墙上雕刻着奇怪的文字。

走廊的深处摆放着一张镶嵌黄金的宝座。

Wanda刚细看一眼就吓了一跳,因为宝座上上面坐着一具快要化成灰烬的的骷髅。骷髅的掌心紧紧握着一块发光宝石,它浅黄的光芒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温润感。

“我们要不要把它藏起来?”她听见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这么问,“也许这样做就能彻底结束这场战争。”

你才没想要结束战争,你只是个野兽,而我要打败你。Wanda抗拒她所听见的那个温柔的嗓音,因为它不可能属于Hydra最为凶悍的武器。

她看见一只手伸向宝石。

“战争结束我们就能回家了,Steve。”

“不,别碰那个, Bucky!!!“

画面一下子就变得凌乱,黄色的宝石忽然从骷髅手中飞起来,朝着Wanda的脸直冲。

Wanda尖叫了一声,手中红光化成利箭,将那个诡异的画面一击而破。

黄色的光芒惯性一般返回了冬兵意识的核心部分,仿佛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

然而那股光芒现在让Wanda有些着慌。原因是,她知道光芒来自于她刚刚看见的那枚宝石,可是存在于一个人意识中的景象,怎么可能释放出这种类似于她自己能力来源的光芒?

隔着实验室的高压电流墙,Wanda可以感觉到冬兵站在那里狠狠的、充满敌意的盯着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他的铁臂嘶嘶的作响,但是却找不到攻击的目标。

Wanda Maximoff下定决心孤注一掷,趁这个野兽也没有反应过来,一击成功,

她使出所有的意念之力,朝着他意识深处猛的抛出一道红光。

不再跟你捉迷藏了,她想。既然没有被你吓退,那么我们就对战一场!

那团软软的棉花团刹那间被红光炸的四分五裂。

可是在那中间,什么发光发热的物体都没有,只有一粒东西,叮当一声掉了下来。

指甲大小的,生了锈的钥匙。

一只手把它捡起来放进一个纸盒子,双手牢牢捧着,穿过五颜六色的灯光。

“瞧啊Steve,我拿到了,我拿到了!!!"一个男孩兴奋的声音。”我答应过你的啊。”

钥匙被放进一只苍白的手掌心。男孩握住对方的手,对着它吹热气。

“你在画什么这么专心啊……手都冻成了这样。”

Wanda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古老的美国大城市街道中央,四周围灯红酒绿,街对面有人唱着爵士乐,有两个十六七岁的男孩站在街口,其中一个很矮小,衣服破旧不合身,袖子空荡荡的,面前支着一面画架;而另外一个,长着浓密的褐色卷发,两只眼睛晶莹透亮的,正在那儿以最迷人的方式对着同伴微笑。

“我再也不用替那帮人干坏事了。我自由了,Steve。”

“感觉怎样?”矮个子男孩笑问。

“感觉想要笑,不停的笑……”褐发漂亮男孩说,“走啊,Steve,我们去跳舞!”

“去你的。”那个叫Steve的男孩挣脱对方的手。

“哦,拜托,这可是Bucky Barnes在邀请你啊!”

Wanda一时间有些迷惑,不知道冬兵那充满了恐怖景象的意识深处为什么会藏着这种画面,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恐惧。

她看着两个男孩手拉手跑过街道。

下一刻,她突然毫无防备的撞上了冬兵的眼睛。尽管空旷、冰凉,却有着与刚才跑过街的漂亮男孩一模一样的眼眸。

“滚开。”她听见冬兵沙哑的声音,透着痛苦。“滚开。不许碰这个。滚开,滚开……“

这个野兽,竟然以顽固的意志力对抗起她强大的意念。

仿佛灵光一现,Wanda陡然间明白了对方的弱点。

他总是小心翼翼藏着这些记忆,因为他的恐惧,就是这些画面会离他而去……


******

回到天桥下的神盾局隐蔽基地的Tony Stark,有点惊讶的发现基地已经陷入一片混乱。

墙面两侧断裂,天桥摇摇欲坠,警报声四起。

“Jarvis,汇报伤亡情况。”他点亮马克50的启动系统,分解状态的战甲从空中飞来,在他身上有条不紊的组合成功。

一个基地三维地图与生命指征统计结果在他视野范围内出现,其中有两个人影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告诉我,这不是绿色代码。”他又有了翻白眼的冲动,“我只离开他们半小时而已,有人能告诉我当超级英雄的保姆领多少年薪吗?”

“Stark, 你去哪儿了”Hill接入通话。

“这是你跟你老板说话的方式?”Tony问,“为什么我去跟漂亮女博士会面要报告神盾局?为什么神盾局还他妈阴魂不散,以及为什么你跟我都还在为神盾局效力?”

“因为当浩克与美国队长动手的时候,总得有人出来扛。”Maria Hill回答。

“我确定你准备’扛‘Rogers,而不是浩克。”嘴上虽然不饶人,但Tony毕竟是朝着地图上两个人打得不可开交的地方飞去了。

一片狼藉之中,绿巨人的拳头在美国队长身前后背挥动着,看起来像是组成了好几根柱子。Steve正试图把浩克引导向一条河边,避免造成更多毁坏。

“罗马竞技场里的热门运动是跳牛而不是游泳。”Tony Stark评论道。

“Stark, 你不准备帮我?”Steve问悬浮在半空的钢铁侠。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我跟浩克才是一伙。”

“不动手,你为什么穿上战甲?"

 "好问题。“

浩克举起一块巨大的墙砖朝钢铁侠砸去,Tony的反应炉一亮,击碎了砖头。

“这就是答案。”他说。

“听我说,Stark," Steve一边忙于躲避绿巨人的攻击,一边试图跟Tony Stark谈判。“我知道你们怕我现在出状况,可是你看我脑子很清楚,我只是没办法跟你们解释我现在必须去找Selvig的原因。我从不说谎,Tony, 不如我们达成个互利的协议。“

”我从没想过美国队长有一天会跟我谈判。“Tony挑挑眉毛,”还以为你是个死不肯妥协的性格。“

“Tony,说真的,你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不通人情……" Steve说了一半,不得不为了闪躲一拳重击而跳下河。

听了这老气横秋的语气,Tony对着空荡荡的河岸说,“没想到你会承认这点,老爸。”

Steve冒出水面。

“你帮我拖住Banner, 这是个好机会实验’维罗妮卡‘不是吗?“

假如Tony Stark没有立刻嘲讽你的提议,那么说明他正在考虑。

“等我回来,你想怎么扫描,怎么参照,怎么切开海马体都行。“ Steve盯着Tony,

"我这是在恳求你。“他说。


******

在Wanda Maximoff用意念制造的幻像中,Bucky Barnes看着一个小个子男孩收起画架,捡起画笔,离开了布鲁克林134大街198号俱乐部。

他的背影瘦小模糊,在暗淡的晨光之中逐渐走远,消失。

街道变的空空荡荡,他独自站着,等着,可是什么人也没有来。

什么人都不可能再来。

街道消失了,爵士乐听不见了,五彩的灯光,也变成灰蒙蒙一片。

褐发少年的一条手臂被铁臂取而代之。

“Barnes中士,你将成为Hydra的拳头。”

一个大铁罐子就这样包围了他,只留下眼前一个窄小的窗。他的视线依旧锁在那个瘦小男孩消失的方向。

缓慢的,他朝着小窗子伸手,可是眼前一片霜冻,冰雪瞬间爬上窗子,封闭了他最后的视野。

他是一具被冰块包裹的肉体,不得片刻安宁,活着就像是一个幽灵。

幽灵曾经掉下万丈深渊,远离人群,再不被记起;它试图挣扎,试图反抗,试图自我摧残,直到最后渐渐失去一切,遗忘所有的承诺。

冬兵停止了挣扎,停止了一切脑部的活动,仿佛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

一秒钟时间内,他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

Pietro Maximoff用了0.03秒冲过高压电网,他紧接着停顿了0.02秒,手里握着一把刀,看着冬兵空洞的眼睛。

原来Hydra最为可怕的武器,依旧会被恐惧所支配。

他举起刀子,朝着他刺了过去。

“不!!!”

突然Wanda大喊了一声。

“Pietro不要!!!”

一道火红色的光芒从她背后涌出来,Pietro从没有见过妹妹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

整个封闭实验室顷刻间毁于一旦。高压电网、报警器、洗脑仪器,带着黑色星星的红色硬皮书,都在那一道光芒之下化为灰烬。

冬兵惊醒了。他一把拽住手里握着电话的Erik Selvig,朝着大楼紧急通道跑去……


*****

“我告诫过您,双胞胎根本不值得信赖。没错,他是很快,但是她实在太怪。”

轿车里的33号特工向Daniel Whitehall报告。

“她怎么解释她的行为?”Whitehall问。

“她说他绝不是野兽。”

“真太让人失望了,”Whitehall望了望远处火焰燃烧中的大楼。“把他们送回索科维亚。"

"是,Whitehall先生。”

“然后,把Strucker实验基地的坐标上载到四号实验室的资料库里。”

“什么,Whitehall先生?我得到报告说Phil Coulson会袭击四号实验室。”

"我知道。“Whitehall回答,”把坐标上载到四号实验室。”


TBC


评论(12)
热度(123)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