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S2EP3-4 你没忘记我们该怎么做吧?

下面继续探讨波旁兄弟在S2EP3关系的进展。

EP2结束于王弟带二夫人回凡尔赛,当晚庆祝宴会上蒙夫人分娩了。

在这之前,兄弟俩第一次面对面,哦不,是在厕所肩并肩的对话,十四问弟弟你为什么回来。这显然是明知故问,大概是为了讨一句我想你听听,或者试探一下弟弟有没有生气。王弟的反应出乎意料的顺从:你想让我来我就来了,这理由还不充分?

听来很顺从的一句话,其实蕴含着各种别扭。一来这句话他是看着洛林说的,明摆着底下意思是,不是为了他我能回来吗?二来,这句话正是第一季十四教训他时说的(还记得S1EP6”烟花召唤“段落对话吧)

十四当然听得出这种假服从,因为不爽,他笑的如此灿烂。

 

(我不爽,我很不爽,看得出来我很不爽吗?)

 

十四这时候忙于准备进攻荷兰,而促成他赢得战争需要两个重要因素:一是教会的支持,二是德国帕拉丁家族的支持。第一个因素上,他已经因为与蒙夫人的婚外情面临了不小的麻烦,因此在第二个因素上他不能再出差错,他需要王弟稳固和二夫人的婚姻。

可是现在王弟虽然回凡尔赛了,但是洛林却还在他床上,所以十四自然是很不爽。他于是派出邦当去告诉王弟:快跟你老婆圆房!

邦当来到王弟房间看到的是这个情景。顺便说,邦当爸爸本季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编剧,老是要撞见各种各样的开车和前戏,最后还被爆料了一把私生活XD

 

(题外话:洛林是这样向殿下要做新衣服的钱的)

 

邦当撂下话以后王弟和骑士自然要开始一场争执。洛林说:你开玩笑,你跟女人圆房?以前跟亨利埃塔是你故意跟你哥过不去,现在呢?

王弟解释说这是他的责任。虽然宫廷政治离开他很远,但显然他并没有忘记身为王子的必要职责。这大概是他骨子里自带的底线,他知道在这件事上,他哥是只能指望他的。

然而明白归明白,让他完全顺从十四明摆着的找茬,又似乎不甘心,加上洛林挑拨,才有了女装出席圆房夜舞会的场面。

舞会上的兄弟对话保留了第一季的风格。王弟在用叛逆的方式表达他对哥哥的各种不赞成,而十四从头到尾是一个“我忍,我忍,我忍忍忍”的态度,不断提醒他“我需要你当我弟弟”。他的这个隐忍态度是在告诉弟弟,只要你把该做的做了,其他我全都OK。这至少没有让王弟更大程度的发作。并且末了洛林发酒疯(或是药物过量)试图抓王弟的时候,他态度很坚决的阻止洛林,继续履行职责。

 

(洛林:你别忘了你是我的!)

 

这就是第二季的王弟和第一季的王弟差别最大的地方。第一季他会当着人面吼十四,完全不顾十四的面子,可是他现在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适可而止。

十四更是从头到尾盯着弟弟,站在弟弟婚床边还不忘说“你没忘了应该怎么做吧?”

 

(十四:送佛送到西,管事管到底,为兄憔悴啊)

 

EP4:对于王弟来说,这个“圆房仪式”虽然没有肉体上的意义(他直接拒绝了二夫人),但这对他的精神层面的改变却是出乎意料的巨大。

从潜意识上来讲,可能是哥哥的态度让他意识到了自己肩膀上的责任,他完全忘记了他之前跟蒙夫人说的话。圆房第二天一大早,他把一张账单放在洛林面前说:你是我的小苹果,但你不许再这么挥霍我的钱了。

这虽然是奥尔良夫夫家常争吵,但是不论洛林还是王弟自己都明白这里有个更深层面的意义。用洛林后来在ep6里的台词表达:“我们本是活在此时此刻的人,但是你却渐渐改变了。” 改变王弟的不仅是二夫人,最重要的当然是十四。

还记得EW在采访中分析Monchevy关系的矛盾,在于他俩相爱,关系却不平等。他们的关系无时无刻不被操纵,而操纵他们的人是路易十四。这句话真的半点不假。十四是Monchevy所有冲突的根本制造者。

十四和蒙夫人的女儿得了麻疹,而十四遭到某不知天高地厚的神父威胁“你女儿是非婚出生,所以遭到天谴”,这意味着假如他女儿死了,教廷会找到新的借口跟他过不去。他只能嘱咐小御医“这个孩子不能死,不能死!”

不仅他女儿不能死,还有他弟弟必须能生。

他于是分别问弟弟和弟媳妇床上怎样了。王弟回答:“我军大炮已攻陷敌军阵营。”二夫人回答:“可以的。” 

然而十四依旧觉得怀疑。不因为别的,纯粹就是他洞察一切的能力(他天生缺乏安全感)所致。

 

(路易十四敲章:撒谎!)

 

(路易十四敲章:撒谎!)

 

更惨的是,他在跟二夫人打猎的时候发现园丁杰克被杀了,而他的女儿最后也没能活下来。

他不得不昧着良心把小御医辞退了,因为如果他不把错推到小御医头上,就得承认神父们说的关于他的生活受上帝诅咒的话。

园丁的死亡让他意识到敌人又在身边出现了。而贵族投毒案还没有水落石出。这些事统统加起来的危机感让十四开始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怀疑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对。从第一季开始他身上就有的某种不自信开始展现了出来。他常做噩梦,有时还梦游,担心自己被操纵,担心自己在别人眼里不是国王,梦境又一次开始折磨他,而他没有了什么可靠的人来缓解这种紧张。他周围的人都只会给他增加负担,terrible things happen to Kings.这句可怕的警告又在他脑中回响起来。

下面这个场景,属于S2兄弟第一次发糖,到底是什么促使王弟突然走到壁炉边上去扶王兄的肩膀的?很难尽述。就像你说不清王弟怎么会知道十四一直睡不好觉一样。

 

(场景熟悉吗?)

 

编剧在这里玩了一个游戏,那就是他们显然是借用了S1Ep10的“hold on to this moment,never to forget”的桥段,但是让兄弟俩互换了位置。这个巧妙的安排,让王弟给十四的精神支持有一种特别的"回馈“的感觉。

王弟说: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是你登基典礼纪念日。你还记得你当天晚上跟我说了什么吗?(注:路易十四1654年正式加冕,年方15岁),你说关键不是当国王,而是看起来像个国王。

 

(王弟杀手锏就是“你还记得……吗?”)

 

你没有忘记我们该怎么做吧?你现在只是把那身衣服脱下来了,但我建议你重新穿上它。

 

(我建议你重新穿上它!不要光着嘛)

 

为了理解这句话,请回到S2Ep1的剧院重逢场景,

 

(这件大披风确实很土豪)

 

 

当时疑似Effiat的男宠看见十四穿的大披风评论道:哟,这身衣服,他是要自己上台去表演啊?

王弟回答:相信我,他从没走下舞台过。Believe me he's never off it

当国王就是一种演戏,掩饰一切人性和自我质疑。王弟曾经非常反感十四这一点,然而他现在显然理解并且接受了他国王哥哥的舞台剧人生。

至此,第二季的兄弟关系在3-4集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他们是继续互相找麻烦,却早就互相谅解了的一对兄弟。

他们俩谁都没忘记应该做什么。


TBC,顺便贴一下EP3最爱的一段Monchevy打架结果:

王弟:妈妈他输了我们家一半财产。(你刚才不还说是1/3吗?)

骑士:妈妈他风流的像只四只脚的羊!

二夫人:你俩智商连火鸡都不如!

 

 

评论(27)
热度(56)
  1. 松本清闲evageen其他同人 转载了此文字
    二夫人这是买一送一收了俩儿子😂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