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凡尔赛】骑士回忆录23:面具(中)

看前文,请点击tag:骑士回忆录

23. 面具(中)

奥尔良公爵怒气冲冲的离开了选购衣料的展会,他走得飞快,一阵风似得穿过走廊,惹得许多在官员和贵族们转头看。

从王宫正面回公爵自己位于西厢的套间需要经过弥撒堂。出于虔诚的王室传统,无论是谁在路过时都应该放慢脚步,可是殿下正在气头上,走过去的时候连头也没有抬一下,而不巧的是波绪埃神父正走从弥撒堂走出来,差一点没被连人带香油灯一起撞倒,幸好他后面有一位神父伸手扶住了他。

“殿下是否应当稍作歇息,聆听主的教诲?”那位神父居然不识好歹的开口说话。

公爵站住了脚,慢慢转过身。

洛林觉得这下有好戏看了,连忙往后退开几步,还伸手让他身后的侍从们站开成一平排,飞快的腾出老大一块地方。

可是谁知殿下并没有发怒,反而上上下下的打量对方,仿佛在努力回忆他是谁。

“您是科斯纳神父吗?”他终于开口了,“天哪,您来巴黎为什么不找人通知我?”

“我刚刚到,殿下。好久不见了您了,您长大了。”科斯纳神父回答,“可我见您风风火火的样子,跟小时候没有两样,我是怎么告诫您的,您还记得吗?”

“做一个安静的王子好过一个暴躁的国王。”殿下说着,笑了一笑,朝科斯纳神父走了过去,顺便轻拍了一下波绪埃神父的肩膀,算是对他道歉了。波绪埃神父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是太后陛下命令我从南部调任来巴黎的,本来在见过波绪埃神父之后我就要去求见您,可是主眷顾我,让我幸运的在这里就遇上了您,不知道我是否有荣幸占用您一点时间?”

“当然。”殿下回答,“我随时愿意为您——当然还有主——效劳。”他准备跟着神父进弥撒堂前,朝洛林眨了眨眼睛,“你先走吧,我不会很久的。”他说。

洛林还没能从莫名其妙的心情中缓和过来,科斯纳神父居然朝他迎了上去。

“这一位是太后跟我提过的洛林骑士吗?我久仰您的大名。”他朝他伸手,洛林只好装作虔诚的样子,吻了吻他手上的戒指。“等我跟殿下谈过之后,主也会聆听您的忏悔。”

洛林只觉得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发毛,他清了清喉咙,没好气的开口:“神父您瞧,我忏悔起来废话很多,长的足以耽误您明天十一点钟的弥撒……不信您可以问问波绪埃神父,我是不是专门请教他一堆道德方面的问题,他到现在都还没把那些问题都回答完呢。我担心如果我再跟你重复一遍的话,他就白为我操心了……”

听了他这东拉西扯的推搪借口,公爵在一边忍不住要笑出来,可是科斯纳神父朝殿下看了一眼,殿下立刻板起了脸。

“你不应当放弃任何洗脱罪孽的机会,骑士大人。”公爵一本正经的对洛林说,“但是既然我在这里跟神父说话,就不能去赴安德烈·勒诺特先生的约了。他还在等我决定关于旧王宫整修的方案,你替我去见他,把他的图纸留下来,我晚上再细细看。”

“遵命,殿下。”洛林鞠了一躬,心里禁不住想:宝贝你可真好,我就是因为这才爱你的。

*******

虽然跟安德烈·勒诺特的约会是子虚乌有的事,但洛林确实也没闲着。趁殿下不在,他写了一封信,嘱咐仆人偷偷的交给卡特琳·德·佳门,还从桌上的花瓶里抽了一朵百合花塞进了信封。

可是仆人出门的时候,洛林吃惊的发现亚历山大·邦当站在门口。

“您……您找殿下吗?”洛林也不知道自己在第一侍从面前为什么总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他已经知道错了,正在跟神父忏悔呢。”

“不,我是来找您的,国王要见您。”邦当淡淡的说,“马上。”

“见我?陛下要见我做什么?”洛林问,“等殿下回来我就……”

“马上。”邦当重复了一遍,皱起了眉。

洛林预感到不妙,但是他明白多问也是白搭,只好乖乖跟在邦当后面走进了国王的办公厅,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个地方与国王面对面。

房间里除了门口的瑞士卫兵之外只有国王一个人,他背对着门站着。邦当退了出去,在洛林身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您传召我吗,陛下?”就像每次跟国王单独在一起时一样,洛林开口说话时,声音听着都有点不像自己的了。

国王依旧不回头,他只能看见下午的阳光勾勒出他的背影,他身上依旧穿着衣料展厅里的那身外套。

他的一只手慢慢的沿着桌上一叠信件的划来划去,半天也不说话,直到洛林开始觉得背上冒冷汗了,国王突然抽出一封信,“啪”的一声,放在面前。

“谁是科斯纳神父?!”他大声问,“为什么他突然被提名当我弟弟的忏悔神父?”

洛林吓了一跳,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变哑巴了?”国王又问。

“我我我……陛下,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第一次看见他的,我真的不知道。”他慌忙回答。

国王猛的回头,眼睛里冒着刺目的光,吓得洛林倒退了两步。

“你待在宫廷里的唯一理由,是你能回答我提出的所有关于我弟弟的问题。”他冷冷的说,“而我已经渐渐开始对你的无所作为感到不耐烦了。”

洛林慌忙回答:“我只知道他是太后下令调到巴黎来的。其他的,其他的我真的没来得及搞清楚……您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

没等他把话说完,国王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他眼前,嘴唇紧紧的抿着。这是一个威胁的手势。

“当心,”他说,“你现在说的是我的母亲。”

“我说的全是实话,陛下,我今天早上亲耳听见那个科斯纳神父对殿下说的。”洛林战战兢兢的回答。

路易的眼睛在他脸上细细扫了一遍,“我弟弟最近常跟我母亲见面吗?”

“是的。”洛林回答,“他们现在差不多每天都要一起待上几小时。”

“他们在一起都谈论些什么?”路易又问。

“谈论什么?当然是殿下月底的婚事。英国王后来信说了什么,亨利埃塔公主兄弟姐妹的病什么时候好,她的行程,还有衣服啦裙子啦……再有就是……”洛林突然顿住没往下说。

“就是什么?!”国王不耐烦的问。

“他们也常常谈论过世的主教大人。太后有的时候会伤心,殿下就陪她一起哭一会儿。”

洛林注意到国王的脸色有点阴沉。“他们提到过朗格多克吗?”

“什么朗格多克?是个地方吗?我从没听过。”洛林问。

国王鄙夷的冷笑了一声,放松了紧锁在洛林脸上的目光,重新踱步到书桌前。

“我需要知道是谁出的主意,让这个科斯纳神父在上任前就替我弟弟申请朗格多克地区的管辖权,而这事对那个人又有什么好处。”他说,“你听明白了吗?”

洛林愣了一愣,刚准备弯腰行礼说遵命,谁知国王又突然冷不防转过身来面对他,他整个人猛地一僵,腰差点没给闪着。

“这事真的跟你没关系吗?”他缓慢的一字一句的问,“不是你给我弟弟出的这种馊主意吧,就像你怂恿他来威胁我那样?”

洛林慌忙一弯膝盖跪下来。“我发誓!陛下,以我父亲的生命起誓!我从来不敢跟您撒谎!我今天第一天听说朗格多克这个地方……还有,上回殿下跟您赛马时他对您说的那些话,真的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怂恿殿下跟您交涉的人是吉什伯爵!我……我偷听了他们的谈话,我还想来报告您来着!您不信的话可以问问邦当,那天是他拦着我才没能见着您……这全是真的,您要不相信我,总相信邦当吧!”

国王默然的听完他的唠叨,轻轻哼了一声,把桌上科斯纳神父的信收起来,重新插在一叠信的中间。

“邦当!”他大声喊。

卫兵打开了门,邦当走了进来。

“洛林骑士对我说,他求见我被你挡住了。有这种事吗?”

“是的陛下,”邦当回答,“那是太后陛下晕倒那天的事。我在门口挡住了他们两个,因为您吩咐过我不准任何人打扰您跟柯尔贝尔先生的会面。”

“明白了。”国王清晰的回答,“下次假如洛林骑士再有事求见,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让他见我。”

“无论什么时候,陛下?”邦当无法掩饰惊讶。

“是的。我对此不再重复。你们都退下吧。”国王说。

*****

洛林走出国王办公厅的时候感觉腿都软了,背后凉凉的,早已出了一身冷汗,简直比当初在仪仗队骑一整天马都累。他好容易走回殿下的套间,解开领巾,蹬掉鞋子,往殿下床上一躺,一动都动不了了。

“你跑哪里去了?”殿下从椅子背后露出脑袋。

“打仗。”洛林小声回答。

“嗯?”殿下没听明白,“我还以为你趁我忏悔的时候会把早晨本该置办的东西准备好,可是结果你什么都没干,你太无所事事了。”

洛林突然感觉一股怒气涌上心头。“那你又干了什么,跟那个科斯纳神父一起,神神秘秘的?”

“跟神父一起能干什么,当然是忏悔了。”殿下回答,“科斯纳神父现在被任命为我的忏悔神父了。”

“你为什么突然需要忏悔神父,你有我就够了。”洛林说。

殿下笑了起来,“你?代替神父?你开玩笑吗?我们两在一起做的事……只能增添罪孽……”话说了一半,他不小心被自己的话搞得脸都红了。

没想到,这却换来洛林嘲讽的轻哼。“我以前可从没听你这么说过。怎么来了个忏悔神父,我们在一起就变成罪孽了?”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殿下有点急了,丢下书,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莫名其妙!”

“谁给你出的主意,找这个科斯纳神父来当忏悔牧师?还有他为什么一来就对你指指点点,一副多管闲事的样子?你又为什么这么听他的话?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洛林飞快的一连串发问,声音急促而恼怒。

“你疯了!”殿下也火了,“科斯纳神父是上帝的仆人,不许你这么胡说八道!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我,以前还在我跟哥哥闹别扭伤心的时候安慰过我,我听他的话有什么奇怪的?他就像我的老师一样!”

“安慰过你是吗?”洛林讥讽的问,“哪种安慰?是把你放在膝盖上抚摸你,然后告诉你什么是应该忏悔的罪孽?”

殿下差点没失控,他的手已经扬起来,差不多要对准洛林的脸刮下来了,可是结果他的拳头停在半空中,身体有些颤抖。

“你根本不知道我那时候是怎么过来的。”他说,洛林注意到他胸膛慢慢的起伏着,“我还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我还以为你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可是结果……你太令我失望了!”

他说完一把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夺门而出。

TBC

 

评论(9)
热度(54)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