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J.R.R.T相关的其他同人,原创etc.
主博客在这里:
http://evagreenlabyrin.lofter.com/

【盾冬】螺旋契机17

性质:原创《美国队长》同人,遵循MCU

声明:贯穿 First Avenger, Agent Carter, Winter Soldier和Civil War情节,有Avengers和Spiderman-Homecoming的其他人物客串,时光交错
配对:Stucky
本章级别:PG


17. When life was slow and oh, so mellow

Steve凌晨三点收到一条消息:她情况不太好,说想见你。

这让美国队长立刻从复仇者联盟大楼里冲了出去,没知会任何人他去做什么。

自从华盛顿的公寓没有了,Steve更多的时间待在纽约,他想过要不要在布鲁克林安个家,但因为各种事忙乱而一再耽搁。那天他赶往医院的时候又想起了原本的这个打算。

看来暂时不行,华盛顿毕竟还另外有个牵挂。

从停车场他非常熟悉的那个最近的电梯通道快步走过,Steve没想到会遇到13号特工,而跟他打了个照面,她表情看起来也有点出乎意料。

“邻……”Steve把半个词吞了下去,“Kate,你怎么在这里?”

她居然还是穿着护士的制服。

“执行任务吗?”

“不……我……”她闪烁其词,“已经辞职了。”

“我本想给你打电话的,结果发现号码被注销了。”美国队长说。假如他真是一个试图追求女孩结果遭遇这种境况的现代青年,他会知道这其实非常难堪,但此时他的态度沉着冷静。“原来是辞职的关系。”

“嗯……对。”她点点头,“你找我有事吗Rogers队长?”

“哦,其实没什么大事。”Steve说,“是Romanoff特工告诉我,你那里有我的一些东西。”

“我已经寄给你了。”前特工回答,“我知道你在纽约。你没收到吗?”

Steve想起复仇者联盟大楼里每天被Jarvis进行RNA扫描“分割处理”的几千个邮包,心里有点担忧包裹的去处。

“是吗,那真是太麻烦你了。”他有点失望的说。

"别担心,要是找不到,我会以复仇者联盟的名义状告中情局办事不利。“

“你加入了CIA?”

姑娘神秘的笑了笑,伸手跟他告别。“祝你好运,队长。”

"也祝你一切顺利。我还没跟你道谢,你在‘三曲翼’的时候帮了我们的大忙,Kate。”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样对他保持距离,Steve Rogers一向尊重姑娘们的决定。

“我叫Sharon, Sharon……Sousa。”她说,”后会有期。队长。“

假名字,假电话号码,假身份。我这辈子的女人缘真是特别,Steve想。

到了二十楼的病房,Steve被告知Peggy刚刚从急救室出来,呼吸衰竭被控制住了,但目前还在昏睡。

他松了口气,暂且她还在。其他的,他不想多问。

Steve在罩着呼吸器的Peggy床边坐下来,确保她醒来第一眼就可以看见自己。他静静的看她熟睡中平和的脸庞。自从他七十年后找到她,他们见面的一半时间他都是这么看着她睡。他不得不承认她苍老了,老得他都已经快认不得她,没办法从她脸上找到当年那个美丽不可方物的Carter特工的样子。可是Peggy身上还有种坚韧的特质,是他不曾忘记,也绝不会感到陌生的。这份固执甚至让时光在她面前低头,将岁月最残忍的一面以安详的方式展现他的面前。

Steve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笔和一张纸巾,开始做一件很久不曾有时间和心情做的事。

他想把Peggy熟睡的样子画下来。

好像自他从冰冻中复苏就没好好画过什么人了。不错,当他百无聊赖的迷失在光怪陆离的纽约街头,他曾经借画画的方法寻找心理安抚。也许他应该向Stark和Banner建议这个“情绪控制模式”,不过有些画是带情绪的,比如人的面孔。

他不敢画某个人的脸,即使记忆里一清二楚也不行。

Steve的目光扫了扫Peggy床头放着的两张她家人的照片,上面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但她丈夫却不见踪影。他记得自己问过Peggy,那个她在电视里提到的“严寒冬季”里,美国队长在德意前线救下来的一千多人里面到底哪一个才是她嫁的人,可她却笑而不答,问他是不是吃醋了。

好像美国队长连吃醋的权利都没有。

“Peggy,你知道吗,1944年的冬天真的很难熬。“他一边在纸上勾勒出她发卷的弧度,一边开始对熟睡的她自说自话起来。由于她睡的时间总是太长,他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

“跟阿尔卑斯山的鹅毛大雪比起来,纽约的冬天算什么?”他笑,“我小时候身体那么差也不是一样十二月份跑去134大街西198号门口站了一个通宵?不,我当然不是跑去跳舞。往事不堪回首啊,Peggy。我站在西北风里画的手都冻僵了,不过我发誓我画的好极了,美术系的教授二话不说就收我入学了。”

在柔软的纸巾上面,他轻轻的勾勒她低垂的眼睑,她的眼睛曾经如此明艳照人。

然后,他的手慢慢离开了纸巾。

“后来,我醒过来总觉得应该再到那里去一次。”他说,“我对Fury说,我有个约会还没赴约呢,我就是指那里。可我跑去那个地方,俱乐部却已经没有了。“

“我们约的明明是斯多克俱乐部啊,Steve。”Peggy突然回答Steve。

Steve一惊,纸巾掉在了地上。

“你怎么装睡?”他责备Peggy, "太狡猾了。”

“闭着眼睛往往可以听到更多故事,Steve。”Peggy疲惫的微笑。“他们是不是又吓坏你了?”

“吓得我差点没命。”他靠近她,把手放在她脸上。“还以为我的姑娘不要我了。”

Peggy的脸摩擦着他的手心。他发现她眼睛里有眼泪,十分内疚的替她去擦。“抱歉,Peggy,我没想惹你伤心。”

“不,Steve,是我要说抱歉。”Peggy说,“我太想让你醒过来了,太想在有生之年重新见到你了。”

“你说什么啊,Peggy,这有什么可道歉的?”

“人生总有许多艰难选择。”Peggy说,“你试图为别人去做,而不是自己;你试图做到最好,可这很难。Steve,你会后悔在七十年后醒来吗?”

“当然不会,Peggy, 绝不会。”Steve说,“我是多么幸运还能看到你,还能找回……过去。”

“那就好,Steve,”她安心的闭起眼睛,“你要勇敢,即使我不在了,你也要勇敢。”

“Peggy?"他慌张的摇了摇她的肩膀。

"我很好,Steve,只是有点累。你走之前可以拿走我枕头底下的东西吗?搞得我睡不好。“她说。

Steve伸手到她枕下,抽出一本厚厚的书。《美国队长传记》作者Emily Barnes Carter。

“哦,我忘了,”Peggy说,“原来是这东西。你把它拿走吧,送给你了。”

Steve手里拿着书,看到书页中间印着好几幅炭笔画,1935年的布鲁克林街道,汉密尔顿大街的王后电车,南街的麦哈顿桥。

“你丈夫有没有告诉你,说你送情人礼物的方法很独特?”Steve吻她额头。

“他说我是天下最浪漫的姑娘。”Peggy轻声说。

Steve将他给Peggy画了一半的画夹进书中间,冷不防在扉页上看到了一副肖像。他很少很少画人物肖像,这一副他更是不会忘记。

原画只有一稿,他曾经卷起来装进一个盒子,再用彩色的纸张包起来,那个时候在布鲁克林,这样的包装化了他这穷小子半个月的薪水。他还在盒子外面仔细镶嵌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我认识你整整十七年。”

盒子的收件人是107兵团伦敦驻扎营地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

Steve望着肖像里那个目光闪烁、帅气英挺的穿军装的少年,若有所思。

“Peggy,你刚才说闭着眼睛可以听到很多故事。所以这一定不是你第一次装睡偷听我对你说话,对吧?”

然而Peggy深深陷在枕头里,已经睡得很香了。


*******

Steve重新回到复仇者联盟大楼,时间是早上11点。他跨进10楼Tony的工作区域,突然发现实验室竟然面目全非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继续往里走,还是退出去比较合适。

原来偌大的实验室,变成了一间起居室,中间摆放着一架雪白的钢琴。一个女子坐在钢琴前面,轻柔的弹奏着音乐。

她边弹边唱: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life was slow and oh, so me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grass was green and grain was yellow

Steve随即注意到不远的窗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男子,穿着西装,背对着他。

"对不起,您是?”他朝着他走了两步,然后惊讶的站住脚。

那个男子竟然是Howard Stark,但比起他所认识的Howard,眼前这个显然一下子老了十几年,都已经白发苍苍了。

Steve很快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没能第一眼认出老年版Howard,这不仅是因为年纪的关系。他所认识的Howard是个神采飞扬、活力四射的人,可眼前这一个却紧锁着眉头、眼神里带着一份沉重的悲伤和压抑,好像把整个世界的重担都扛在了肩膀上。

“抱歉,队长,”Tony的声音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过来。“能麻烦你帮我把蜡烛熄灭吗?”

Steve朝四周望了望,钢琴上放着一支白色的蜡烛。

他走过去,钢琴边的女子依旧在唱歌,仿佛完全看不见他走来。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you were a tender and callow fellow

Try to remember and if you remember then follow, follow

Steve在火焰上方吹了一口气,蜡烛变成一道蓝光,随后光芒化开来,钢琴消失了,钢琴边的女子也消失了。Steve一转头,发现窗边的Howard同样慢慢不见。整个实验室恢复了原有的样子。

“那是什么?”他问正缓缓走过来的Tony。

“你指这个?没什么。”从Tony的语气里,他听不出任何异样。“小实验,情绪控制测试。你觉得有趣吗?”

“我从没见过Howard那样的表情。”Steve皱着眉说。

“哦,是啊,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你好像认识我老爸。"Tony说,”别紧张,队长,我记忆里他也不是这样子。这叫什么呢,可能是深层记忆时间性误差。一会儿让Jarvis分析一下时间与面部印象变化率的线性关系。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维罗妮卡'与安眠曲计划可以利用音乐因素。当然选择什么音乐还需要继续探讨,我听说Banner爱听歌剧。”

“Tony,你确定你还好吗?”

“为什么这么问?哦对了!”Tony突然像是有什么灵感袭来,“你不是说你想尽可能多做点什么吗?我在想,我们为什么不试试用你的深层记忆来测试音乐种类,亲爱的参照物先生?”

Steve叹了口气:“我觉得这种实验还是等Banner博士……“

“不不不,Banner博士要做的实验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这一项的基本参数还没有。Jarvis,你准备好了吗?”Tony已经不去理会Steve的反抗了。

“先生,恕我提醒,针对Rogers队长的数据分析出现了一些问题。”Jarvis说。

“问题?什么问题?”

“海马区的一小部分数据混乱,分析图谱严重报错。”

“哦,我的天,”Tony恐吓似的看着Steve,“《凶心人》看过吗?队长你应该好好让Jarvis做个检查, 排除一下顺进性失忆症的可能性。“

Steve有些受够了。

“我今天只是来找我的一个包裹,拿了就得走。”

“请问是寄件人姓名。”Jarvis询问。

“Sharon Sousa" 队长报了名字, "不,等等!“

他思索了片刻:”先试试Sharon Carter。“

“Sharon Barnes Carter。”Jarvis很快从RNA扫描库里找到了名字。

一个Dummy机器手臂从楼底下升起,把一个小包裹送到Steve手中。

“老天,那是什么?”Tony好奇的盯着队长打开包裹,拿出半截生锈的钥匙。

“我觉得……,”Steve也无比困惑的看着它,“它可能跟134大街西198号的俱乐部有点关联。”


TBC


评论(7)
热度(148)
© evageen其他同人 | Powered by LOFTER